用新思维解读“图灵测试”:人类怎样才能不被机器替代?

下一篇文章

3D 打印机的非理性价格战

本文作者 David Nordfors 是 i4j Innovation 的联合总裁和联合创始人。另一位联合创始人是 Vint Cerf。

最近一段时间人们都在担心,如果机器真的通过了图灵测试,人类就会被机器人所替代。我要说现在才开始忧虑这些问题可能已经有点晚了,因为我们已经有了这样的例子。

如果你还有印象的话,图灵测试是这样进行的——在两个互相密闭的房间里,其中一个房间里有人类,另外一个房间里有机器。面试者询问一些问题,如果无法区分被面试的对象是人还是机器,无法获得回答之间的差异,那么机器就可以被判定是通过了图灵测试。而如果这样的话, 机器人就会取代你的工作

现在,假设一位餐馆的老板坐在面试官的位子上,在第一个密闭的房间当中有一个人在洗碗,在第二个房间当中有一个洗碗机。老板给房间当中发送的是脏盘子,而在两个房间当中出来的都是干净的盘子。此时,洗碗机通过了图灵测试!

你可能会抗议——这根本就不是“图灵测试”,老板根本就没有问任何问题。请不要跟我吵架。你去跟老板吵架。我会祝你好运。老板有可能会说,“洗碗机本来就是用来洗碗的,又不是用来说话的。”

他说的对。洗碗的动作需要用最便宜和最好的方式来完成就够了。这指向的就是我们今天赖以生存的,“以任务为中心”的经济。在以任务为中心的经济当中,洗碗机能够通过图灵测试。而机器也替代了人类。事情可以更廉价的方式来做成。然而这种情况下,人们不能够赚到钱,也不能花钱,所以经济面临紧缩。

在不远的将来,一种“以人为中心”的经济,而不是“以任务为中心”的经济,将可以最大限度地发挥一个人的价值,所以可能把后者取而代之。在人类历史上,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我们拥有工具,可以对于每一个人本人的技巧,才能和激情,量身定制适合他的工作。我们可以拥有一个长尾的劳动力经济,在这里,求职版淘宝和求职版世纪佳缘,可以替代现在的招聘网站。

在以人为中心的经济当中,一个图灵测试就是大家理想当中那样的图灵测试。餐馆的老板会向人交谈,询问一些问题。他会很快就告诉你一个人类和一个洗碗机之间的不同。机器可以洗碗,而老板会跟人来聊天,来问他们可以做什么事情,对餐馆贡献最大的价值。这就要使用人类才有的那些独特性质。用于发现这种人类特质的技术工具,将会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就像我和 Vint Cerf 我们两个正在做的“Jobly”—— 如何能够颠覆现在大批失业的现状?

所谓以人为中心的经济,是我在早期专栏《揭开高达 140 万亿的职位创新市场》这篇文章当中的内容。价值的创造和生产力的发展将会以飞快的速度向上攀升。经济将会以指数级别增长。将会有更多的创新形式帮助人们赚到更多钱,同时也会有一些创新的形式鼓励人们花钱。赚的越多,也就意味着花的越多,这将会造就一个繁荣的中产阶层。

如果你问我的话,所有关于技术所带来的失业浪潮给人们造成的困惑,都在告诉我们这一点——以任务为中心的经济模式将会衰落。很快我们就将会创造一些机器人做我们的工作,创造机器人来进行本来应该由我们来做的消费,接下来我们就可以把所有人类——包括我们自己——都扔下悬崖,而以任务为中心的整个经济系统,将会在不需要我们人类的世界当中继续运行。

所以让我们来讨论一个有意义的经济形态,并且让我们回到图灵测试的本意当中。现在,让我们把洗碗机替换成最终的,具有人工智能,就像一个人类一样可以做任何事情的机器。

老板无法判断出人类和机器之间的任何区别,不管他问什么样的问题。事实上他还觉得机器比人类选手还富有人情味儿,并且觉得在图灵测试之后他们应该出去喝一杯。于是这时,机器为了通过考试就说:“那真是太好了,我也喜欢喝酒!”老板迫不及待地打开了门——然后他心碎了。

所以计算机可能已经通过了“图灵测试”,但是它不能够通过我称之为“布伯测试”(Buber test)的考验。这是由马丁·布伯(Martin Buber)所命名,这位哲学家撰写了一本书,名叫《我和你》(I and Thou)。

根据布伯所说,人与其余世间万物的关系只有两种,就是“我与你”以及“我与它”。我与“你”,很显然,是一个人和另外一个活着的人类所交流。这是与一个物件交流完全不同的一种体验。我的“朋友”是一个“你”,我的计算机是一个“它”。布伯测试并不是需要被试完成什么操作以及格;它更多是一种出身决定论,关于一个人,或者一个物体的存在这件事本身而已。

我们生来并不是为了体会孤单。我们如果没有办法和“你”共同生存的话,就不会是我们自己。情感上的孤独,可能——也只能由一个真实的,活灵活现的人来治愈。顺便一说,孤独对你的健康所造成的危害,就像是 每天抽 15 根香烟 那样严重。而在英国所有的老年人当中, 有 2/5 表示电视是他们主要的伙伴 。如果一个经济系统,不把这种孤独感算作“赤字”的话,我们能说这是一个健全的系统吗?

在讨论经济形态的时候,“布伯测试”和图灵测试一样重要。以人为中心的经济形式有其字面意义:促进人际交流,与其他生灵保持密切联系。我们创造这种意义,是把它们指向其他一些事,比如说创意,目标,或者说活动。

有些人觉得经济学需要量化一切东西,而这些指标显得太宽泛了。它能够用一个数字来概括吗?我们不希望用金钱符号来量化友情,爱欲,以及人与人之间的亲密关系。这完全行不通,因为这样的话就把“你”具体化,变成了“它”。

今天人们觉得比较好的一种经济伦理是“选贤任能”,最胜任的候选人能够得到工作。这些工作不应该分给朋友,不能凭感情亲疏决定人事任免。对于这种行为,有非常丑陋的说法,像是“夫妻店”,或者“任人唯亲”。

当然,我们仍然要和我们所喜爱和信任的人工作,因为这能够产生更好的效率。我想,这可能否定了人际情感在经济当中的价值,并不是一个很好的伦理。这是一个令人讨厌的经济伦理。这把我们绑定在了以任务为中心的经济格局,而我们都清楚它终将走向灭亡。

只是给自己的家人或者朋友分配工作,这样做的缺陷其实并不在于所谓任人唯亲本身,它的问题在于这使得我们无法容纳一些新的,可能会让我们跟其一起愉快共事的朋友关系,所以并不具备包容性。

同理心将我们放到了激励性的情绪当中,影响我们的选择和规划,这改善了团队协作和企业文化。

我们需要的经济模式,是那种仅将盈利作为手段,把改善人与人之间关系作为目的的经济模式。

正是这种同理心,可以让我们想象来自多种不同观点的世界,那些来自(现在和将来的)同事,客户,最终用户以及消费者的世界。

当我们考虑一个“以人为先”的工作方式的时候,决策者可以想一些解决方案,这些方案就像是 IDEO 创始人和 CEO 蒂姆·布朗(Tim Brown)所说的那样 :“从内心深处令人满意,并且可以解决或明或暗的需求。”

所以,人道的经济模式将会比其他任何的经济模式都更好。且看——我们需要找到新的方式来衡量经济,而不是沿用我们现在所使用的方式,因为即使是人与人之间的同理心,也有可能会成为一种手段,而依旧把增加收入作为目的。

我们绝对不要掉入那种以人际交流做手段,以公司业绩为目的的陷阱,而应该反其道而行之。

我们要让心理学家参与进来,衡量工作地点,团队组成,而且我想他们会最终确认一种最好的经济组织方式——那就是以最好的方式把人们组织起来。

翻译:dio

原文:Moving The Economy Beyond The Turing Test And Man Vs. Machine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