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也抛弃了苹果手表

下一篇文章

雅虎 CEO 称公司仍在剥离阿里巴巴股份

699-140910095139-50

若干天前,我看到了纽约时报的这篇文章《我为什么抛弃了苹果手表》,那是苹果 WWDC 开始后的几天,苹果刚刚为自家还没在全球全面铺货的智能手表推出了“激动人心”的新功能,如充电时显示闹钟。

我当时对那篇文章不以为然,因为通篇都是“表盘太大了”、“炫富的风险”、“尴尬的操作”、“要低调不要华丽”。数千字汇成一篇感性的离别,就像情侣分手时列出的无数条“为什么我不爱你了”罪状一样滑稽。不过前人总结说强扭的瓜不甜,应该有他的道理。

我同意文章里说的,苹果手表优秀的原因只是因为其他手表太糟了,以至于连 Fitbit 这种过几年就可能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的垂直手环商,都能大大咧咧的进行 IPO,可见这个市场有多么渴求一只好的腕上智能设备。

苹果手表在硬件这个环节做得很优秀,(说了无数次还要重复的)表冠阻尼恰到好处,橡胶表带非常舒服(后来发现春水堂送的自慰棒也是那种感觉)。在软件上,至少可以说它提供的功能都能做到最好,这就足够了。我戴着它经历了 CES Asia、TC 上海大会,创造了连续 20 天 300%的燃脂纪录,顺便一抬头就能潇洒地看一条微信,如此这般。

“别指望一见钟情,感情是需要时间慢慢培养的。”在这个时间节点,我把现在的状态称为异地冷却期。

原因都怪我手贱升级了 watchOS 2.0。为了外滩的延时摄影和充电时的闹钟显示,我又一次把开发版和发行版的区别抛在脑后,换回了一只电量如大小便失禁一般倾泻的残疾手表,而且我最钟爱的记卡路里功能居然无法正常显示。

结果就是,在大部分时间里它都成了真正的饰品,可作为饰品它又是明显不合格的。毕竟苹果手表在社会属性里还有一层炫耀的成分,如果我每天手腕上都戴着一只无法点亮的苹果表,呵呵,我知道我的脸是怎么肿的。

我当然试图回退到 1.0,不过失败了。首先 苹果手表不能降级 ,然后,无法降级的 2.0 版必须配合 iOS 9 使用 。准备等 8.4 越狱出了就老老实实呆在花园之外的我,只能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苹果手表……至少三个月内别想用了。

这是我离开苹果手表的第三天,生活仍然在继续。我手上已经没有了手表的痕迹。确实,那些抬手看微信,免提接电话甚至记步功能都是可有可无的,如果你觉得无用那就是无用,它什么都没有改变。我甚至还唤醒了第一次一边洗漱一边在手表上叫 Uber,最后司机在两个街区之外等我十几分钟的痛苦回忆。

那个眼尖的司机小伙看见了我的手表,哼嗤了一下说:

“看来你是苹果的忠实小白鼠。”

我是小白鼠?拜托!我所有的苹果产品都是在它最成熟的迭代才购入的!可这手表……手表……

我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魔了!

也许我听到过苹果在短期内不会更新手表?噢我想起来了,我觉得手表就和它家的数据线一样,再更新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总归就是推送、记步、刷卡,一定是这个原因。想起我在 TC 上海上写的一篇“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没错,我就是接受了那种设定,才上了道的。

无论如何,我又回到了没有苹果手表的日子,没有卡路里检测,没有邮件推送。不过我刚好进入了一个断舍离的状态,一部手机就能完成我的写稿工作,电脑无论是 MacBook 还是 Surface Pro 我都不想碰了。

一句话,科技写手不需要苹果手表,苹果手表也不会像 iPhone 一样改变世界。经历过苹果手表,我最大的收获就是能看着全世界的投机犯,拿着自家号称风华绝代的智能手表招摇过市时,都抱有一颗冷眼旁观的心。别折腾可,那块小屏幕真的改变不了什么。

其实说到最后,最可怜的还是我的这款 38mm 白色运动款苹果手表了,这是它短期内第二次被抛弃。它的第一次失恋来自我的女友,理由是和她衣服不搭,那次失恋要详细研究下来,可就是另一个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