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在风投行业:隐形障碍重重(1)

下一篇文章

智能水瓶千千万,会发光的 HidrateMe 为何脱颖而出?

提要:鲍康如起诉凯鹏华盈性别歧视案,让当今硅谷风投行业关于性别多样性的讨论再度成为焦点。

本文由 Monica Leas 和 Julie Oberweis 两位 Crunch Network 专栏作者撰写。

Monica Leas 是斯坦福商学院校友,同时是一位数字内容高管。她之前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新闻部(NBC News)和时事电视(Current TV)当中负责数字内容团队。

Julie Oberweis 是斯坦福商学院校友,同时是一位企业家,天使投资人和董事会成员。她之前创办了 Stratigent, LLC 和 Ensighten, Inc 两家公司。

作为斯坦福商学院的两名学生,我们希望能够揭开 今年 3 月份鲍康如诉凯鹏华盈歧视案件 彰显的性别多样性议题的真相。为了验证我们的数据和其后的趋势,我们和超过 20 位风险投资人士和硅谷内幕人士交流。在接下来的几周,我们将会发布我们的数据报告,作为对业界性别偏见深度调查的一部分。

现实情况是,在硅谷所有的有决策能力的风投资本家当中,女性仅占低于 4%的比例。根据某些评估,这个数字并没有改善,而且仅仅一个鲍康如的案子,不足以推动整个改进的进程。

当然,把此事放到聚光灯下,无论如何是重要的。我们已经听闻了一些非常明显的性骚扰案件,我们也看到一些媒体报道点出了某些狂热分子的出格言论。

我们的目标是,在这些已经被重复很多遍的叙述之外点亮一片空间,同时能够更广泛地去评定整个业界缺乏性别多样性的现实——不管是探寻这个复杂问题的起源,还是给出一些可能的解决方案。

而这种缺乏多样性的确是一个问题。投资者并不是在世界当中一个封闭的角落营业,仅仅投资一部分为另外一些极客做事的极客。

科技已经深入了我们生活当中的每个角落,风险投资的影响也是如此。在面对未来和制造未来的投资过程当中,女性正在丧失她们应该发出的声音。

以下是我们的 3 个简要结论:

结论一:在风投董事会当中的性别多样性缺乏,起因比工科女生缺乏要复杂得多。

在投资界,女性的缺乏已经完全是一个问题,根据模型研究正在越变越坏。一个 由 Babson College 进行的研究 发现,女性在风投行业当中的总体比重一直呈下降趋势,从 1999 年的 10%下降到 2014 年的 6%。

2014 年 《财富》杂志进行的调查 显示,有 92 家机构自 2009 年开始提供了超过 2 亿美元的融资。在这 92 家当中,一共有 542 名合伙人级别的风险投资者,在这些人当中只有 23 位是女性,占到 4.2%。

绝大多数我们与之对谈的专家都指出,科技公司的创业经历,作为创业公司实际管理者或 CEO 的过程,应该是一个通向风险投资合伙人的保险路径。经常来讲,投资人士都具有很强的技术背景。

XSeed 一般合伙人 Robert Siegel 表示,

“已经显而易见的事情是,科技行业中很缺乏女性的参与——这是真的;而同时也缺乏在运营层面上成功的女性。在总体科技公司当中,女性高管的比例是比较低的,而管理经历等等都是女性进入投资领域的关键因素。”

业界的某些评估突出了在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领域(STEM)的女性从业者和接受相关科目教育的女性人数的低下,尽管这个没有在创投行业那么夸张,但女性的比率依然不成比例地低。

美国商务部在 2011 年进行的一项研究 展示,在 STEM 领域,女性所获得的学位占到总颁发学位的 24%。

highwayman

“对于那些在权力分布中位于高位的企业家来说,有一个共同元素是,他们愿意在完全未知风险几何的前提下向前迈进。”

当然,工科院校学生直接转化成风险投资从业者的上升路径很窄,这对于男女来说都适用。实际上,在整个上升通道当中的影响因素很多。

一家风险投资团队会对于这种创业上升的管道有更加微妙的理解——这跟女性受 STEM 类教育的经历可能无关,而更有关于那些能够掌管创业全局的 幂法则

这个团队说,男女对于科技创业方面的贡献比例是不同的,他们“成功曲线”的分布是非常不同的。男性拥有一条平滑和快速跃升的曲线,说明他们的成长非常顺利。就自信心,讲话的气势和感染力等方面来看,男性更具优势,而且更有可能成为成功的创业公司 CEO。

这个投资机构当中一位男性的联合创始人的说法是这样的:

“对于那些在权力分布中位于高位的企业家来说,有一个共同元素是,他们愿意在完全未知风险几何的前提下向前迈进。实际上他们非常愿意穿越险境,而且不认为他们自己有可能会失败。他们不计算风险。他们只不过是普通人当中的出格者。我相信男性更愿意去做这样的冒险,不管是好是坏。我见到的情况是比女性来说,愿意冒险的男性要多一点。”

乐观,自信,勇敢,跟爱好冒险的天性相融合——这是在很多成功的创业者身上能够找到的特征。该团队表示,常见情况下,这些特性更容易在男人身上见到。而且这最终可能会导致“不成功便成仁”——大冒险换来巨大的成功,要么是轰轰烈烈的失败。

所以,假设具有 STEM 教育背景的创业者,更有可能会在风投的行业中任职的话,接下来的事情可以用以下公式来总结:

STEM 专业的女性更少 + 女性更不愿意冒险 ⇒ 更少的女性在科技公司担当 CEO ⇒ 更少的女性投资人

看起来这个公式是合乎逻辑的。但是根据我们的调查,它把问题过分简单化了。有些人说,耐心才是通向这个古老问题的答案。如果有更多的女性进入工科,随着时日渐长,性别多样性问题自会迎刃而解。

在上个月的代码大会(Code Conference)当中,鲍康如认为以上说法只是一个蹩脚的借口。她对科技博客 Re/Code 的编辑 Kara Swisher 表示,

“我痛恨所谓‘管道问题’的说法,它允许人们说‘我已经尽力了,这不在我的掌控范围之内,所有的事情需要慢慢来,才能让一切看起来更公平’。”

如果有更多技术背景的女性进入“管道”,当然会对解决问题有帮助,但是,已经有了这个教育背景的女性在硅谷当中,该如何继续自己的上升通道?这件事情显然是更重要的。

“管道问题”是这个涵盖范围广泛的性别多样性谜题的一小部分。

(明日继续)

翻译:dio

原文:Venture Capital’s Next Venture? Women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