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RAR 的创始人 Burak Canboy:重视产品质量和用户反馈才是延续传奇的动力

下一篇文章

观点:创业者切记勿让投资者掌握所有的牌

屏幕快照 2015-06-08 下午8.29.15

说 WinRAR 袭卷占有了全世界用户相信一点也不为过,恰好在今天上海的 TechCrunch 国际创新峰会上,WinRAR 的创始人 Burak Canboy 对中国用户表达了他的一些观点,而且不难看出他对中国用户的喜爱。WinRAR 推出免费模式是势在必行还是在中国市场上独有的战略,Burak Canboy 进行了很细致的分享,同时对正在创业的人给出了自己的建议和看法,下面是全程的整理:

Cate Cadell:WinRAR 的创始人 Burak Canboy 在 02 年的时候建立了 WinRAR,也在这个时候来到中国。后来这个公司成了世界领先的压缩公司。请 Burak Canboy 跟我们介绍一下 WinRAR 和你们来中国开展业务之旅。

Burak Canboy:谢谢!今天我想给大家分享一下我们过去十多年在中国进行开展业务的一些经验。我们大多数的用户来自于中国,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觉得我和我的家人愿意搬来中国,甚至把公司的主业搬向中国的主要原因。

另外一个原因是我们觉得中国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市场,尤其在长期的战略角度来看。2002 年我刚刚建立 WinRAR,4 月份的时候签署了这样一个分销和经销的网络,后来很快决定在中国寻找当地的合作伙伴。其实大家也知道当时在中国的业务还不是很成熟,而且我们确定在中国有一段时间没有业务,不过我们还是决定让中国成为我们一块重要的市场。08 年压缩软件还有其他相关的软件在中国销售得非常好,中国也不负众望成为我们世界上面最重要的市场。所以能够借此机会向他们表示感激、感谢。

Cate Cadell:那你觉得一个 PC 端的压缩软件,到底有多重要呢?基于消费者使用的瓶颈,觉得现在的作用是什么呢?

Burak Canboy: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在我建立 WinRAR 之前,这种压缩的软件于 2002 年的时候已经开始有雏形,而 WinRAR 使得这样的压缩软件在全世界范围内开展的使用频率更高。WinRAR 也可以在不同存储的介质当中可以进行压缩文件,比如在你的硬盘开始之前,你可以很快速的进行压缩,然后存储你这样一个文件,而且这样一个稳健的存储和压缩,安全性是非常高,可以保存很多年,不会很受你这个硬盘的限制。

现在,很多大家用的东西已经不是文件了,比如说在网上看电影、听音乐、在网上玩游戏,等等,基本上所有网上的这些大家常用的东西都已经不是台式机、桌面上面存储的一些文件了。在机器上有 CD 的存储器,还有你下载的游戏,你必须要下载到你的机器当中存储起来,这是以前的模式。当时你在机器上面用文件的过程现在是在网上即时消费的过程,你不用担心这个文件会不会存坏了等等。

但我还是看到一个很大的变化,大家会意识到如果可以存储压缩一些文档的话,也没有什么坏事。大家知道云端的存储很重要,但还是有一些文件我们需要确保它的安全性和它存储的可靠性的。有一些人可能打包几个文件,用我的密码把它放好再上传到我的云文档,这使得 WinRAR 有存在的必要性空间。

Cate Cadell:现在看到有无数的基于云端的服务,你们说现在中国是最大的市场,为什么你们觉得它是最好的一个市场?

Burak Canboy:我们翻译成中文,对 WinRAR 来说是非常大的一步。把 WinRAR 翻译成中文以后,再翻译成其他的文字就更容易了,比如阿拉伯语、泰语等等。另外,我们知道有很多盗版的软件很多人在下载,还有跟其他二三十个软件捆绑起来在盗版市场里面卖。这对我们也是非常重要的信号。总的来说,也说明我们的软件受到的欢迎程度。

其实我们这种被复制、被盗版,不一定觉得是一种威胁,我们倒是觉得以后人家软件都是这样来的。所以很早以前人们没有开始考虑录音的版权、数字版权管理的时候,我们已经看到网上有这么多人在帮忙传播 WinRAR。也许你把这些人看成是盗版商,也可以把这些人看作是在帮你做营销的工作,对我们来说也是大开眼界。所以我们也不要过多的关心中国版权受到了侵害、损失了多少,而是换一个角度,我们得到了更多的用户、更多的品牌的建设,我们却不用花一分钱的广告。

Cate Cadell:你们刚刚在中国推出了一个 WinRAR 的免费版,是吗?

Burak Canboy:是的,我们发现这个时机已经到了,可以让用户免费的升级到我们最新的版本,而不要去购买。我们在中国大陆推出了免费的个人版。同时也在这里找到了一些广告的合作伙伴、赞助商,我们可以让用户免费使用。

Cate Cadell:你们觉得复制、盗版不是风险?你们觉得更多的是机会?

Burak Canboy:当然这对我们来说,比较独特的一点可能是一个不太公平的优势吧。但是我们还要考虑到这种格式,因为外面这种不同的格式越多,就会对我们软件的需求越多,所以其他的软件开发商可能担心复制、免费使用会损失收入。但是我们软件的传播性可能还在,就是说用我们产品的人可能打包以后,传给下一个人,下一个人可能会买这个产品来解压,因此这对其他软件公司来说,这可能是我们不公正的一种竞争优势吧。
但不管怎么说,至少在中国市场里面我们没有觉得复制是一个问题。有时候我们也感到这个很好玩,如果是免费的软件,谁还有兴趣来黑你啊。所以说,我们把要求用户付费的功能去掉了,而大家愿意因此更多下载我们的软件,那太好了。

Cate Cadell:还有软件内的广告方面,你们把它复制到全世界,还是只是中国大陆有这个功能?

Burak Canboy:这个我们肯定会推广,我说了,中国是我们最大的市场。在我们去年推出新版本以后,现在每天有 450 万用户,这个当然很难去说服合作伙伴跟我们合作的,特别是一开始的时候。因为每天如果使用小于 100 万,可能大家没有兴趣跟你谈这个东西。一开始,确实结果很令人失望,但是发现如果靠自己就可以做到 200 万用户,为什么不去找一些合作伙伴呢?

所以,我们现在有跟一个公司成立了合资企业,三月份开始,他们在香港公司,然后准备在上海开一个分支公司,这个合作伙伴也是我们从 02 年一直合作的。我们也找到了一些大的合作伙伴,还有其他一些在线游戏的供应商。我们逐渐开始从无到有建立起一个小的销售团队用于中国之外的市场,去年也跟百度达成了协议,在巴西推广他们的产品。不管在中国有什么样的经验,我们都会尝试复制推广到世界其他地方。

Cate Cadell:今年移动网络的用户超过了台式机的用户,也说明中国的用户很多都是从移动设备上面来获得这些内容。您也推出了安卓的产品,那么移动端你们是怎么看的?

Burak Canboy:移动,这个是大概过去六七年以来我们最大、最头痛的问题。一开始我们高估了这个市场,我们以为口袋电脑,个人电脑会有很大的发展,比手机发展得要快。另外一个问题,我们推出的是一个免费产品,但是也同时没有给相应的支持。所以 WinRAR 虽然可能是用得最多的软件,但却没有找到合作伙伴愿意跟我们合作。我们想合作的硬件供应商、分销商都跟我们说不能够用这种免费软件,没有办法赚钱。因为我们必须要跟硬件供应商保证说我们要支持他们的客户,只能通过卖软件的方式,你这个免费软件又这么好,我们其他的都卖不出去了。

所以当时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也对我们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觉得我们花了这么多精力,这么好的产品,完全是失败的,虽然大家都在用,我们商业上面却失败了。
那在移动市场我们该怎么办呢?我们觉得苹果的理念是我们不能接受的。因为格式营销这一块还是很重要,所以 IOS 我们还要再观望。诺基亚他们没有做好,直到谷歌出现了安卓,并且有了大量的用户。我们发现这个平台非常的开放,你可以上载,可以很容易的发布一些东西,所以说,我们觉得这样就没有什么障碍和壁垒,我们可以积极的进入这个市场。另外可以让我们在这个市场上面保留这个格式,通过我们的解决方案,都可以生成这样格式的文件。

Cate Cadell:当然,我们对在座外国的企业也说一下,我们知道进入中国有很多的障碍,比如说法律、语言等等,那么你过去十几年,是怎样的体验?

Burak Canboy:其实不光是中国,进入全世界的本地市场都一样,你如果说不能够真正的在这个本土上面开展业务,是永远不可能了解那个市场的。我觉得总的来说中国市场并没有那么不同,跟你要进入俄罗斯市场要学俄语,才能跟俄国人打交道是一样的,到中国也是要做这些事情。

真正大的差异,可能是回报。因为一个单一的市场,这么多人用的税法、政治体系都是同一套,所以这是值得你专门花出时间为中国这个市场做事情的。英语,对大家来说是默认的语言,如果你的软件已经有了英语的版本,再加上中文版本,那你基本上就不用担心世界上面其他地方了,这两个已经够大了。

Cate Cadell:WinRAR 的管理其实也很有特点,你和你的开发商有没有面对面地共事?

Burak Canboy:我之前也讲过,两个兄弟在俄罗斯开发了一个软件,但是这两个人不喜欢见外面的生人。我们创立这个公司的时候,当时大家都很激动,我们也不担心要不要见这两个开发者,他们对于我们是什么看法,因为一切都很自然。直到有一次我们的税务咨询师问我,这两个人是不是真人?是不是一个秘密的政府组织雇佣了你们,你得去看一下这两个是不是真人。结果我就写了一个电子邮件,写给他们两个人,我说我的税务顾问跟我说有这个问题,我们给你们送了这么多钱,怎么着,咱们是不是见一见面,看你们是不是真人,我拜访一下怎么样。他说绝对不行,我们不喜欢见人,绝对不要有人到我们这里,我们就喜欢写邮件。所以如果不是一定要来的话,就千万别来。

我说那你们怎么证明你们是真人?大概 5 分钟以后他发给我一个邮件,发了一个照片,拿了一个护照,后面是一个显示器,你可以看到我经常发给他的电子邮件,通过这个方法说希望这样来证明我是一个真人。如果唯一想证明的我是真人,你来拜访,你不用来了。我们之间的关系非常好,互相非常信任。但是这确实是一个我们业务类型很有意思的例子。

也有一位说怎么能够见我们所有五亿用户呢?这是不可能的,也不希望所有五亿的用户给我们打电话、写邮件,只要下载就可以了。大家使用没有任何的问题最好了。除此之外,不要再打电话、写邮件。如果能够做好,那就可以了,你不用见我们这些开发人员了。

Cate Cadell:这很有意思。但在 2015 年,在硅谷、深圳、北京、上海都有大量的创新出现。还有一些专门做人力资源共享的中心,孟加拉、越南,等等,也许以后有越来越多的团队像这样工作,不需要通过电子邮件发照片来证明。

Burak Canboy:是的,我真的是这样相信。在线的协作,确实是非常有意思的一种形式。我觉得不同的市场之间,收入水平不一样,不过现在教育都在不断的提高,现在的生产力也可以通过更多协作的方式来实现。所以你真的不需要一定必须要在一个工厂、车间或者住的地方上班。但是你可以用手机、互联网等都可以做到。

我相信确实有很多的机会让大家可以进一步的提高生产率,比现在更好。比如说你们看到这里的地铁,每个人都在手机上面做一点什么事,一般来说可能是玩游戏或者说聊天、看片子,但是还是有一些工具能够帮助你在手机上面做工作,非常简单的任务已经可以通过手机完成。这里面还是有很多的潜力,有很多公司可以做很多的这种本土化、搜索引擎优化等很多的工作,可以说任何人都可以很容易做完,只要你有一个检查的制度,要有人保证你做的东西的质量。

这方面,其实我觉得我们得准备好,因为未来会变化。这也是为什么我看到现在中国的收入其实比德国低很多,但是他们做出来东西的质量却没有差那么多,而且实际上越来越好。中国人学得非常的快,而且不仅仅只是以前那样做一个简单的复制、山寨。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创新,中国人很努力的在改进他们的产品,所以如果能够做好这样的工作,而且成本又这么有竞争力,那我觉得基本上没有我们其他人什么事了。

Cate Cadell:所以我觉得您对外国人来说,想说他们不要到中国来吗?

Burak Canboy:不是。但是如果不从中国市场入手,如果不利用全世界各种有利的劳动力条件,你肯定是做不下去的。你当然可以找做最好的、质量最高的产品,卖的价格也最高,但是这是很难的。我不认为这是每个人都应该去做,因为你长时间做这个事情是很难的。如果你是一个初创企业而且资源有限,那我觉得就应该去利用世界各地低成本的劳动力。

Cate Cadell:我们还有几分钟的时间,我相信我们在座的很多也是自己创业,那么你想给他们一些什么样的建议?

Burak Canboy:我觉得有一点特别重要,就是产品的质量应该是你能够为之感到自豪的。在 WinRAR 的经验告诉我们,有人会来找我们,虽然没有为你的软件花一分钱,但一直能用,一直很稳定,而且一直做它应该做的事情,做得很好。如果能够开发一个产品,能够做到这几点,尽管会有各种各样的压力,有人逼你做这个事情、那个事情,你可能不愿意做。不过如果能把质量做好,那就很好了。我觉得很可能是最难的一块,但也是让你回报最多的一环。

今天来到 TechCrunch 能够见到这么多人,有人跟我说“我们知道你的产品,我们用你的产品这么多年了,你们怎么可能不收费就做这么好的产品,而且我们非常喜欢你们,我们爱你们。”这样的反馈非常值得我们投入的每一分钱。
第二点是客户支持方面,如果发现你的用户觉得你对他们反映的问题是认真、负责的解决,而不是认为好像只是一些匿名的,不知道什么人给你们发的邮件就不处理。我们必须在处理用户关系的时候,让他们感受到反馈的问题、意见我们是非常重视的。我们在全球,15 年来没有和任何人打过官司,而且我们基本上不会和任何人产生不必要的矛盾,只要我们和他们面对面的商量,交流、沟通,我们就可以解决。

我跟在座的各位、创业家也会说这样的话,可能你已经用 WinRAR 用很久了,但不会觉得我们这个产品对你们不负责任,等等。

Cate Cadell:再次感谢我们 WinRAR 的创始人 Burak Canboy!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