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创业者切记勿让投资者掌握所有的牌

下一篇文章

用户每年花 99 美元可访问 iOS、OS X 和 watchOS 三种开发者工具

编者按: 麦卡·罗森布鲁姆Micah Rosenbloom)是 种子阶段风险投资基金 Founder Collective 的合伙人。

投资者和创业者之间在问题认识上存在着诸多差异,其中最为明显的一个与“可选择权”(optionality)有关。我不是在谈论股票期权,而是说在经营一家创业公司过程中,从不同战略和战术抉择中做出选择的自由度。

我也是费了好大功夫才明白,企业创始人必须打造自己的“可选择权”,否则,你的公司将会 被投资者 玩弄于股掌之间。你射中球门的次数越多,你获得进球的可能性越大。一个看似自相矛盾的说法是,更多的融资意味着更少的射门机会,更少的可选择权。

当你最早创建一家公司的时候,创始人拥有终极的可选择权。你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聘请人员,在发现合适的商业机会之前,无数次调整公司的发展路线。如果你觉得时机不合适,甚至可以决定退避三舍。

作为一个曾经创建过多家公司的人,我注意到在我的公司完成多轮融资以后,投资者们获得了期权,而我的选择却越来越少了。我与投资者之间的平衡开始发生转变。你不能炒掉投资者,但他们却可以炒掉你。创业公司每获得一美元的投资,投资者都是在从你的公司“购买”明确和不明确的选项,有时,看起来投资者掌握了一切的选项。

例如,如果你足够的幸运,以 1 亿美元的估值获得了 2000 万美元的风险投资,你就不能将公司以 8000 万美元的价格出售,即便对于管理层来说这已经大赚一笔了。

可选择权还会以更为平淡无奇的面貌呈现在我们的面前。无论是聘请高管还是重大收购,你的每一个重大举措都需要获得董事会批准。虽然这样做有充分的理由,即实现完善的受托人控制,但整个事情也会因此而变得更加复杂。通常情况下,大多数公司董事会都会依照管理层的建议行事,但你依旧处在必须请求董事会批准而不是自主决定的艰难境地。

手中的牌打完了

当事情进展不顺利时,可选择权就会让你陷入悲惨境地。假设一家企业营收正在增长,但增长速度不是太快,在这种情况下这家企业需要资金以继续保持运营。

除非有新的投资者给一轮融资敲定了价格,否则的话,现有投资方将具有巨大的影响力或者说可选择权。他们可以作出不利于你的投资决定,而且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有些基金会认识到创业公司所取得的进步,上调对它的估值。也有些基金会在企业估值下降或是持平时,乘机在融资中买入更多的股权。或者,他们可能根本不选择跟投,从而向市场发出一个灾难性信号。

如何保证 手中有牌可打?

所以,创业者如何在成功保持可选择权的同时,仍然可以从风险投资市场融资呢?以下即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几种手段:

控制烧钱速度

对于创业者而言,重新获得最大限度可选择权的最终形式无非就是实现盈利。对于早期科技企业来说,虽然这一目标可能距离他们十分遥远,但你可以控制自己的烧钱速度。烧钱速度一般不会呈线性增长,而是以几何形状增长。这是因为,当你请来首位副总裁时,她或他往往想要聘请一位业务主管,而后者又想得到一位分析师的帮助。

随着一家公司的雇员越来越多,预算也水涨船高。管理烧钱速度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在员工人数上设限,节省下来的资金可以在两次融资之间给企业以足够的缓冲。你对资本市场的依赖性越大,你的自由度就越小。

控制董事会和投资者

控制董事会是一件十分棘手的事情,毕竟每个成员的个性都很强。但与董事会每一位成员建立一种密切的个人关系,对企业的成功至关重要。要了解他们的社会关系,当然,在理想的情况下,甚至是了解他们的配偶和家庭情况。他们就是你的合作伙伴,就像是与你一起创建公司的其他人一样。你要经常与他们保持联系,让他们觉得除了财务事务以外,他们还在精神和情感两方面对你的公司进行了投资。

我建议,创始人们应该考虑吸纳一位独立的董事会成员,他或她不仅可以对公司做出重大贡献,而且还能成为管理层的朋友和支持者。如果董事会和投资方觉得相互之间的关系比创始人还亲近,那么极有可能会产生集思广益的效果。当你在需要签订协议或是必须做出争议性决策并需要支持时,才需要投资者的介入,这对一家公司来说绝非好事。

与潜在投资者或卖家保持密切

在创业公司的世界里,“ 跟朋友保持亲密,跟敌人更亲密”这句至理名言的确体现得淋漓尽致。给你的公司带来可选择权,就是在与你公司有着直接联系的人之外的圈子,打造一个人际网络或生态系统。

精明的创始人很清楚谁是潜在收购方的重要推手。他们并不主动向对方推销自己的公司,但同融资一样,你必须建立一个宽泛的人脉关系,这样,如果企业的确启动了出售程序,那么就可以更轻松地吸引多家收购方的注意。

我们会告诉我们所投资的大部分企业的创始人,你正在进行融资。与潜在投资方建立良好的关系,绝对是一件好事,因为即便不能从他们中间找到合适的投资方,起码也能增加从他们之外的投资方获得融资的几率。有时,友好的投资方会以更高的估值提供一份投资协议,以示对你的支持,即便他们完全清楚你不可能接受这样的条款。

在我的公司中,我曾给企业新闻量身定制收信人列表。我手里还有一份更大的名单,与上面的人分享企业常见新闻。这份名单上常常有潜在收购方的名字,但我会确保他们了解不到我公司的任何确切细节。

这种新闻还会被发送给我们当前寻求建立合作的风险投资公司,以及我们将来有可能想要接触的其他风险投资公司。这种较为具体的电子邮件更新往往与股东、雇员和重要合作伙伴有关。

借外债

只要得到合理且保守的使用,公司债(venture debt)确实可以提供一种替代性资金来源。虽然部分董事会成员可能认为,债务对企业来说是不利的,但它可以让创始人就股权展开对话。这种债务方式还能起到比较的作用。例如,我听多位创始人说过,“你既是买家也是卖家;如果你不愿意提供股本权益,那么我就会借债。”

即便是不需要,也要进行融资

融资最有效的一个时间点是,你对资金需要最少的时候。不少创始人喜欢在银行现金只够企业勉强维持几个月运营的时候才会选择融资,但这时他们不可避免地发现自己正处于不利地位,可打的牌十分有限。融资的最佳时机应该选择在公司刚刚拿出靓丽的业绩之后,比如说某个销售量抢眼或用户剧增的财季。

懂得宣传自己

同融资过程一样,信心和企业指标对杠杆作用和可选择权的认识,往往起着相同的推动作用。最后,如果一家创业公司的创始人不在了,那么这家公司的价值为零。在合适的时候,要寻找参与有关重启融资或增加期权讨论的时机。

实现这一目标的最佳时机是,企业取得了一定的成功,而创始人接近于期权行权的时候。有时,明智之举就是将争议问题摆在台上,这样,每个人在更大的退出机遇上获得的机会是均等的。管理创业公司是地球上最苦的差事之一,所以,当事情进展顺利时,接受一定的奖励,也是理所当然的,不要感到受之有愧。

最后,大多数投资人都不想在自己的选择上做出过多的评判。他们希望被人领导,而不是自己去领导别人。期权通常被看作是一种下行保护;控制杆只有在迫不得已的紧急情况下才会拿出来。作为企业创始人,千万别忘了你也需要有自己的控制杆。

题图来源: 马丁·克里斯托弗·帕克(MARTIN CHRISTOPHER PARKER)/SHUTTERSTOCK

翻译:皓岳

Don’t Let Your Investors Buy All The Option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