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哪儿创始人:未来会有更多以小胜大的创业新兴者出现

下一篇文章

明机器人让你体验一把谢尔顿

中国的这批创业热潮带动了不少优质且有志青年的加入,那么他们如何规避创业先辈们犯下的过错重复走他们走过的老路,有没有好的一些建议可以帮助他们避免创业初期的热血气盛而在后面能产生更多的机会呢?在 2015TechCrunch 国际创新峰会上海站上,我们特邀来自 TechCrunch 的记者 Catherine  Shu 和去哪儿的联合创始人 Frederick  Demopoulos,他们为我们带来主题是“创业新生代的机会”。

Fritz 在科技行业浸淫多年,他在网易和新闻集团都担任过要职,更重要的是他现在的标签是去哪儿的合伙创始人。  Frederick  Demopoulos 说他一开始在新闻集团的时候发现自己不是一个好员工,但可能是一个好的创业家。所以后来见到搜狐的发起人张朝阳,那时候觉得他也可以做这个,所以就决定辞职,找了一个小小的团队,就是去哪儿。

 

Catherine  Shu:你们团队第一个项目是什么呢?

Frederick  Demopoulos:我们第一个项目是鲨威(音),我在新闻集团的时候,默多克曾经跟我提过,电视行业只有三个方法可以赚钱:新闻、娱乐、体育。新闻,这里面受到一些限制,特别是外国企业你在中国。我们的团队,我们同一天辞职,打造了我们这个产品 1.0 的版本。

Catherine  Shu:这个核心团队一直都在,一直到去哪儿,都是这些人。您当然找到一个好的团队成员,这样团队的人,您是怎样见到他们、怎样知道他们会成为你好的合作伙伴?

Frederick  Demopoulos:我觉得你说得特别的对,打造一个团队其实对于创业的成功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所以说怎么样去打造这支团队呢?这里面有各种各样的战略、战术。对我来说,关键是时间,你要花足够的时间去了解他们。在硅谷有这么一个理论,就是你投不投企业家,如果花了 20 小时以上的时间,这个投资赚钱的机会就有 5 倍以上的成功率。我觉得也是,找团队成员至少得花 20 小时,甚至更多的时间跟他们在一起,当然这确实需要花很多时间。比如说团队 50 个人,每个人 20 个小时,就是说要几个月的时间,所以说这是要花时间的。

在中国,我们在 90 年代晚期来到中国,我们也有这样的优势,我们花了这么多的时间了解各式各样的人,激励他们去做这样的创业。

 

论一个好的生态环境重要性

Catherine  Shu:每个人花 20 个小时,你做一些什么呢?观察一些什么呢?Frederick  Demopoulos:我希望这方面有系统性的做法,但实际上我并没有。实际上我们做的事情什么都有,理解他的个性、工作的习惯,他们是不是有共同的目标,跟你是不是有共同的目标。有时候也要知道,你开始了解这些人以后,有一些时候信任比能力更重要。

所以说,李教授之前也谈到了,就是说有一些时候,有一些系统很重要,有一些生态系统很重要。在中国目前这个生态系统变化非常的快,不确定性很强,法律法规也有很多的不确定性,商业模式有很多变化。所以说,你要了解。你得靠人,你必须要依靠人,你必须要有信任的关系,有一些时候在这种环境当中,我们必须依赖于人,不仅仅是依赖于环境,因为在其他一些环境当中,在美国、欧洲你可能更多依赖一些环境系统。

Catherine  Shu:对,您提到这里生态环境变化非常的快,在过去 15 年间,您觉得您看到的最重要的一些变化是一些什么?在创业方面有什么最多的变化?

Frederick  Demopoulos:实际上我刚来中国的时候,你可能很容易成功。现在你创业,可能会打落尘埃,因为现在竞争太激烈了。以前你有一些知识,比别人多一点,就是很大的优势。但现在有一些知识不是优势了,因为所有的教材是英文的,所有的中国的工程师他们学这个技术跟世界上面其他任何地方学的技术都是一样的,而且一切都是开源的了。所以如果仅仅有一些知识是不够的。甚至我们大陆的企业家,他们在中国出生,他们完全理解中国的市场,也知道北美的情况。所以说中国其实有很大的优势了。反而反过来,美国,多北美的人,只知道北美发生的事情,现在这个竞争更难了。

Catherine  Shu:外国的企业要来到中国,是不是越来越难了?对他们来说这个市场是不是越来越重要?怎么样进入中国?

Frederick  Demopoulos:到底一个美国公司来到中国能有什么样的价值?你在中国,必须了解中国的市场,必须了解中国的一些情况,才能够提供好的机会。所以我觉得跨国公司首先要自己问自己,我们必须每天来反省、自问,我能够为中国带来什什么样的价值如果我们得到一个答案,有一些领域可能我们真的没有什么附加值提供的

我不太明白什么叫做外国的合作伙伴关系,你必须得有本土市场的专业知识,雇佣本地的人才,有的时候一些团队还有人才的建设才是最重要的,比合作伙伴还要重要,HR、人力资源,在其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等等,这些是本土市场的一些专业知识。是不是还需要一个合资企业呢?那我觉得这也是可供大家讨论的,因为有很多不同组织架构的关系,融资的关系和可能性。

  对于早期的创业家,不能光看到成功

Catherine  Shu:您也说到了融资的问题,很多外国公司在中国有很成功的经验了。对于一些年轻的企业家来说,您觉得在中国融资的背景是什么样的呢?您觉得是越来越难?还是越来越容易?

Frederick  Demopoulos:中国的星巴克的话,大家都在聊创业,差不多一半的星巴克的这些人都在谈创业。另外一半的星巴克的人在聊投资创业。可以看出在中国有这样一个欣欣向荣的趋势,尤其在资本这方面的繁荣程度。比如说在众筹,等等其他一些方向都是一些新兴的筹资的领域。

大家要现实一点,我们可能只看到的是一些成功的融资故事。大家关注的都是一些成功的例子,但对于一些早期的创业家,大家一定要考虑到我们差异化的优势是什么,我们是不是有组建团队的领导力,能不能吸引到最聪明的人,虽然我现在不足够有钱,但能不能用我的愿景、用我实力、用我未来的想法吸引到年轻人,我们必须借助外力、借助其他人的力量,一块来成功。首先你要了解市场、了解市场的需求,了解他们对于产品的一些需求。

我觉得资本,融资只是第一步,把这些产品做好,有资本的支持,但关键是对于市场的了解、对于产品的理解。我主要是研究,比如说软件、比如说后代的软件产品、应用程序的出台,的确是我们关注的重点。

但对于年轻的初创企业家,有三点要牢记:

  • 第一点,你的自我意识,知道你的强势、优势、劣势是什么,要把自己的劣势找出来,和你的强势互补。
  • 第二,每 18 个月需要累积你的知识,累积你对于中国的了解、对于新的技术、对于市场的了解,需要不断的更新以及翻倍你的知识储备。
  • 第三,要把自己的个人生活安排得比较稳当、稳妥。对于这些初创企业家来说,这是幸运的事情,也是一个不幸运的事情。因为在我们现在这样一个准入市场,准入条件变得非常低,门槛非常低。比如说我们的资本或者其他方面的条件都非常的容易取得,所以需要有一个非常好的个人的生活能够平衡。

努力工作努力生活,为世界做出改变不抱怨

Catherine  Shu:的确,在美国也经常说到这一点,工作生活的平衡。比如说你在什么点可能要全身而退,或者不需要永远站站在第一线历亲为,等等。你觉得在中国也一样吗?

Frederick  Demopoulos:这些天才也无所谓,我的朋友就说了,他希望不用吃饭,这样可以省下吃饭的时间做其他的事情。在中国,这些初创企业家很难做到工作和生活的平衡,作为企业家需要全情投入。如果你是一个疯狂的企业家、创业家,一天工作 16、17 个小时,一个星期工作 7 天,你所有的社交生活都需要服从你的工作了,那你的伴侣或者你的妻子、你的丈夫要非常的支持你,还有你的祖父母,或者你的父母亲帮助你承担照顾孩子、家务的一些职责。在一些公司比如说按时体检等等。

在谷歌,在硅谷,都会有滑雪这样的一些渡假期。但是中国很少有企业家能够这样。所以我还是希望,对于初创的企业家可能没有时间,要保证你的私人生活比较稳定的,有强力的后盾能够支持到你。但是你这是为世界做出有意义的贡献,所以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关于去哪儿为什么上市

Catherine  Shu:其实大家也知道您的公司已经做得很好了,为什么还要做 IPO,去做兼并、并购呢?

Frederick  Demopoulos:我们公司的 CEO,我们当时的雄心是成为中国最大的旅游平平台。如说需要百度来进行投资的话,这就是你要成为第一个代价,IPO 同样也是我们想成为中国最大的一个平台,所必须付出的代价和必须要走的一步。你还需要有激励机制,让你的员工乐于为你工作。

其实每一个企业家都要问自己一个问题,我们被很多人在追赶,很多好的公司都会被其他的,比如说 BAT 这样的公司在追赶、追逐。企业家就要问自己,你没有一个可以独立工作的跑道或者说你还是愿意在一个大的降落伞下面飞得更高。我见过一些公司把小公司卖给了大公司,这些公司越做越大,做大做强,也是发展得非常好。其实每个企业家都要问自己同样的问题,是否有独立发展的空间或者是卖给大公司做。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