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大学还没死?

下一篇文章

Light Phone:一款只能接打电话的“反智能”手机

大学本应该消亡了。在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这些高等教育的堡垒一直是硅谷的摧毁目标。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硅谷瞄准这个行业的颠覆创新“相位武器”(phaser)肯定是被设置在“杀死”模式之上(译注:典出《星际迷航》)。

然而,经过数年的努力,我们已经来到了 2015 年,但我们获得学位的方式,乃至学习课程的方式,几乎都没有发生改变。

MOOC——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被认为是新兴在线教育运动的先锋,它在 2011 年和 2012 年的时候红极一时,一系列媒体报道称我们所知的高等教育将走向终点。在那些讨论之后,MOOC 似乎褪色不少,让我们来看看它们的人气吧:

Coursera和Udacity的谷歌搜索流量

Coursera 和 Udacity 的谷歌搜索流量

如果我们使用谷歌趋势(GoogleTrends)来搜索两大最知名的 MOOC——Coursera 和 Udacity——我们可以看到,它们都出现了搜索流量增长停滞的情况,这是新用户增长疲软的迹象(风险投资者可以通过考察搜索流量来了解一家创业公司的口碑——如果好友提到一家新公司,人们往往会在谷歌或应用商店里进行搜索查询)。

正如任何公司创始人都会试图说服你相信的那样,流量并非衡量一家公司的唯一指标,但它却是最关键的指标之一,尤其是在教育这样公众接受度对成功至关重要的领域。

MOOC 革命出了什么问题?教育可以说是我们社会中最重要的活动,它构成了知识经济的基础,并最终保障了我们在现代化世界的繁荣。在象牙塔内外,一些智力超群的人每天都在思考教育问题,我们为什么会错得如此离谱呢?

我们最终发现,人类终究是人类(我们在创业公司领域似乎有很多这样的发现)。我们未能确保这些新产品当中整合了动机和首要性,而在学习过程中,也未能让成人像传统大学课堂那样跟教育进行互动。

动机的挑战

就说 MOOC 受攻击最多的一个问题:学生的课程完成率低得惊人。一些课程的注册完成率只有区区个位数,这个数字会在开课头几周大幅下降,学生会在这段时间里决定去留。

坦率地说,用这个指标来抨击 MOOC 显得很愚蠢,它本质上是网站的跳出率,谁在乎呢?

然而,动机(以及耐心)是教育成功的关键因素。尽管课程完成率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 MOOC 教育产品的品质,但它们更大的价值在于反映大多数成年人对于持续学习的专注非常有限。

我意识到,软件创业公司这样的产业——其自学成才率可能是大学以外最高的——很难接受这样的现实。不过,高等院校在教学过程中花费大量时间培养学生终身学习的习惯是有原因的,因为大多数人都无法做到。家庭和工作要求(也就是一个人的生活)会很容易阻碍人们持续地把时间投入到教育当中。

不过,除了缺少时间以外,开放式在线教育的主要挑战在于把学习和更多的财务收益连接在一起,也就是工作业绩、职位晋升以及新的工作机会。除了编程以外——编程似乎是一个独特的领域,学习具有较高的投资回报率——似乎很少有课程能够改变成年人的就业前景。

事实上,谷歌趋势和其他媒体来源似乎都证实了一个概念,即 MOOC 在海外更加成功,那里的学生往往拥有提高自身技能的强大财务动机,但却缺乏西方拥有的那种丰富的教育课程。

在没有内部或外部动机的情况下,在线教育产品步履蹒跚。在线课程的效果变得跟读一本书或一篇文章没有多大区别,在教育或经济方面都没有额外的裨益。

缺乏首要性

动机的问题从一开始就很明显。在上一个世纪,图书馆和书籍已经在美国广泛普及。尽管视频讲座相对于书籍来说是一种改进,但多年来也有公司通过在线或邮寄方式销售讲座课程(虽然价格常常非常高)。那些希望接受教育的人总有办法得偿所愿。

在我们关于开放式在线教育的早期实验中,我们还要认识到一个关键因素,那就是首要性的力量。首要性就是把教育当作学生一天中的主要活动,或者更具体地说,学生每天想的事情。

首要性跟学习动机有深层次的关联,因为它让学习成为我们每天的默认活动,而不是需要思考才能做出的决定。此外,首要性也让我们能够深入到知识的学习中去,因为我们能够在事实和理论之间构建联系,这是在另一种情况下我们可能错过的。

当我们到大学念书时,我们会自动给予教育这种首要性。大学校园的设置、课程的安排、四处走动的学生,这些因素会让我们拥有一种学习的心态。

支付高昂的学费也会在财务方面产生首要性。传统形式的在线教育——比如卡普兰大学或凤凰城大学的函授课程——仍然从这种首要性当中受益,因为学生为接受教育支付了可观的钱财。钱会教育我们,尤其是我们的银行账户一下子少了数千美元时(或者是我们的学生贷款又多了一笔时)。

像 MOOC 这样的新型在线教育,它让这种首要性一下子就消失了。由于 MOOC 是免费的,当课程内容变得枯燥或艰深时,学生很容易就会放弃。由于不是现实环境中的课堂,没有所谓的同侪效应鼓励我们按时上课,我们也不会对糟糕的学业感到羞愧。

这些教育产品常常会模拟真实课堂的感觉,其方式是强迫学生同时上课。从表面上看,这种模式的效果不佳(Coursera 就采用了这种模式),同时还损害了在线教育标志性的便捷优点。

开放式教育绝对是必要的,课程内容应该尽可能广泛和便宜地进行分发,知识理应获得自由。但那种开放性也让这些课程内容难以在学生的生活中获得首要地位,他们坐在电脑前浏览课程内容就跟浏览其他网页没什么两样。

就目前的成果来看,我们似乎还没有找到答案。自网络诞生以来,在线交流工具已经变得无处不在,并且得到了显著改善。但我们仍然没有建立起那种高品质和深度知性化的社区,那些社区在分崩离析前能够把数十名成员凝聚在一起。我们需要思考如何让在线教育拥有首要地位,让其能够跟传统大学相媲美。

教育 2.0

如今,很少有创业公司领域像教育科技这样持续让人兴奋不已,但我们不应该操之过急。跟购物或在线社交不同,教育对如今的成年人来说并不是一种自然而然的活动。我们无法假设,如果我们把它打造出来,人们就会来捧场。

相反,我们需要更深入地思考动机和首要性的问题,以建立一个新的组合,利用互联网的最佳优点,同时跟传统大学体验的品质进行对抗。

这样的例子已经比比皆是了。举例来说,多邻国(Duolingo)对间隔重复方法和游戏化元素进行了组合,以鼓励语言学习者留在课程当中。这种模式模拟了实际堂课学习的某些方面,它可能足以在学生当中维持动机水平。我们将需要在几年后看到最终的成果。

教育对我们整个经济的成功至关重要,硅谷投入资源解决这个仍然牵涉甚广的问题是正确的。然而,我们需要看清人性,并找到工具和技术来确保能够帮助所有人实现自己的梦想。

图片来源:SETH SAWYERS/FLICKR

翻译:王灿均(@何无鱼

Why Is The University Still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