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环保科技死了,环保科技万岁

下一篇文章

为什么好莱坞需要优先考虑科技元素

编者按: 作者 Rob Day 是一位风险投资人和计划金融投资者,他是在美国波士顿的私募基金 Black Coral Capital 的投资人。

我已经很老了,老的可以记得很多往事。比如沙丘路最聪明的那些小伙子们开始考虑环保科技(Cleantech)是未来潮流的那个古老年代。那时,投资都进入了这一“领域”(当然,这是不同的市场和技术的一个松散的集合,这么合在一起称呼只是为了方便而已),年复一年的经过各种不同的融资和跨越式发展。我还记得纽约时报以羞死人的摇尾乞怜式语句,宣布清洁能源为“资本主义救世之星(Capitalism to the Rescue)”。我还记得 VantagePoint 的 Alan Salzman 断言环保科技创业公司将会比谷歌、思科和安进制药厂(Amgen)都要大规模的时候。当然我还记得 CalPERS 发起的“绿色浪潮(Green Wave)”行动。

今天,当然了,“环保科技”基本上成为了沙丘路上的禁忌语言,只有一些非常固执的专业投资人,可能会想要尝试一下进入环保科技领域。这跟 2008 年的巅峰状态时相比,基本上只剩下当时的三分之一还要少。Bloomberg 的新能源数据显示了这一点。环保科技的专业投资者正逐渐退出,而一般投资者通常拒绝和环保科技方面的创业者开会讨论。

我们到底是如何把那么一个富有希望的概念弄到今天这般田地的?

这是巨大的“环保科技大溃败”的必然结果吗,就像六十分钟(60 Minutes)一年之前曾经显示的那样?这怎么可能说得通呢?因为环保市场实际上确实是在发展的。根据绿色科技媒体(Greentech Media)的报道,美国的太阳能电池板安装率从 2009 年到 2014 年的增长率超过了 60%,这个产业比十年前的规模增长了 108 倍还要多。根据某些专家的估计,节能灯具的市场有可能会在 2015 年增长到超过 500 亿美元,而电动汽车的销售——多亏了特斯拉——也正在成长之中。

是的,确实有一个“环保科技大溃败”,但是这只限于一些特定的上游商品市场,就像是面板制造和生物能源方面。而这种股价倒塌似的崩盘,让包括太阳能屋顶面板方面的整个产业,都遭遇了一个下行的市场。此外,对于新资源解决方案的需求,实际上任何时候都没有减少——毕竟就在加州,人们还正因为大旱渴的要命。因为市场需求明确,和越来越吸引人的经济体,全球进阶能源方面的营收,去年已经达到接近 1300 亿美元。

所以换句话说,我们可不可以这么讲?投资者发现——就像 CalPERS 公司原来的 CIO 曾经公开在去年讲过的——环保科技“是一种有逼格的烧钱办法”?也就是说,不管市场如何,即使是聪明的投资者,也不可能在这个领域得到回报?好吧,CalPERS 公司自己的经历可能符合这种负面的看法。

但是来自康桥汇世(Cambridge Associates,成立于 1973 年,旨在协助非盈利机构进行捐赠资产投资)的数据看起来可以超越战略撤退的 CalPERS 公司:从更广义的投资产业世界看,投资者确实在环保科技领域是赚钱的。不过,并不是那种驱动沙丘路十年前的增长那样,立竿见影,立等可取的主流回报形式,当然也不是当年蔚然成风的那种上游的,资本敏感性的,商品制造领域的手法。

康桥汇世发现,在这个领域的投资若佐以其他策略,那么总体上与在同一时期投资其它领域的资本回报持平。

总体上来讲,我们并没有直接经验证明,通过环保科技投资无法获得回报。我们的经验是,如果我们投资者无法明确如何在这些市场目前的增长中获得吸引人的回报的话,我们需要反思的是投资者和我们所选择的策略,而不要老是谴责市场气候。

既然这样,是不是问题只在于环保科技的投资者无法建立一个退出机制呢?好吧,成功退出的量确实是比我们所希望的要低,但是这并不像是一些可以载入史册的大型退出事件,类似特斯拉,被谷歌收购的 Nest,以及 SolarCity 这种也算。而且,投资者对于这些市场缺乏兴趣,可是通用电气和谷歌等大公司都已经急于在这个市场有所斩获。此外,有证据证明其他方面都欣欣向荣,仅仅是因为缺乏退出机制,所以才浇灭了创投人士的热情吗?

环保科技应该正在淡出投资人士的考虑范围,因为它已经发展到过于夸大了,简直到了令人糟糕的程度。而在这个浮夸状态当中的典型投资策略并不起效,加之从 08 年开始直至今日的经济总体下行,投资者就把整个领域看作是失败的尝试。后来这观点也在合伙人当中慢慢传开,现在轮到他们口耳相传“不要投那一块”了。这就使得环保科技专业的投资人无法融到新的资金,一般的投资者甚至面对他们最忠诚的金主,都不敢主动提及进入这些市场,除非有很明确的回报的支持。

然而今年毕竟已经是 2015 年,并不是金融危机出现的 2008 年。目前这一领域是非常不同的。创业者已经经历了艰难的教训,一个新时代的投资者已经建立起新的策略,这个策略有可能正在收获果实。

总体上来讲,我们无法继续将环保科技定义为一种对资本敏感,回报周期长,深度的科技创新活动。取而代之的是,创业者和投资人始终仍然在进入这个领域,他们要遵循的是以下的规章——对于剩下的投资业界来说都是一样有效:

他们把这个市场机会使用互联网和软件即服务(SaaS)的模型来虚拟化。有了新的金融平台,新的服务模型,它们现在正看起来处于下游,距离那些快速增长,非常诱人的市场很接近,有了新的渠道和新的销售市场。甚至在硬件方面,他们已经移到了那种分布式的,小型的,模块化,自动化,甚至智能的硬件上面。总体来说就像 Marc Andreessen 曾经表示的那样,“软件正在吞噬世界”,这个市场也毫无例外。

事实上信息技术和通信领域的商品化,与如太阳能电池板和电池等的环保科技的商品化是不谋而合的,它们正在跟其他相关类似的市场所匹配。而我们当中的某些人已经学到了怎样大规模进行金融计划,而不需要将数亿美元投入系列 E 轮融资。

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因为环保科技投资者如果不能获得融资,那么接下来整个环保科技的创业者都无法得到资金,这个产业就没了。

事实果真如此吗?在创业和创新方面有一个非常基本的真相,那就是通常一个关键的改进起作用的办法,是以颠覆性的新方式替代了建立多年的旧式系统。老旧的,有巨大浪费的网络被充满活力的新网络取而代之。通过这样的方式(也许是一个美丽的意外),自然资源的存量就会被捕捉到。这意味着,也许已被污名化的“环保科技”和目前主流资本感兴趣的地方之间的边界就会不再清晰。

在我们自己的投资名录当中举个例子的话,Digital Lumens 可以销售一个照明系统,比其他的照明系统所使用的能源要节约 90%。他们实现这一特点的方法,是将控制开关和智能设备嵌入进每一个 LED 的设施当中。这是一个针对灯光的操作系统,每一盏灯都是稳定状态的系统中的相对核心。对于他们的客户,比如大型的商业零售场所和制造商而言,有更多的价值将会产生——不仅仅是节约能源。一旦他们开始使用,这些场所当中所产生的设备开关的数据就会开始积累,从而就容易推算出这些单位使用能源用于照明的频次。这些数据有可能会使得公司更好的管理他们的照明系统。正是这种与信息技术相关的改进,和像操作系统一样的网络效应,吸引了我们的联合投资人,共同参与对这家公司的投资。要知道那些人可不会自称投资于所谓“环保科技”公司。

总体来说,创投领域大多数投资者都有一个热门投资领域清单,这里肯定会包括食物/农业技术、交通运输和金融。那么,专注于投资环保科技的投资者的投资清单又如何呢?几乎完全一样。

几个月以前我和几个合伙人共进午餐。当我描述我的主关注焦点是环保科技的时候,每个人都礼貌性的点头,默念着“你做的真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啊”这样的句子,然后顾左右而言他。这个“他”是远比环保科技要兴奋的多的事情,是谷歌以 32 亿美元收购了恒温器 Nest。“你知道,”我对提起这个案例的人说道,“实际上 Nest 就是环保科技领域一个非常大的赢家。”

他傻笑一下回复说:“但是 Nest 并非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环保科技公司,不是吗?”

当然啦,我知道当初 Tony 和他的团队想要制造第一个智能恒温器产品的时候,他们的核心动力绝对不是保护环境。当然,也会有投资者在这家公司当中,对于节约能源的事情毫不关心;他们热爱的是团队和团队的概念。但是同样,也有我知道的一些投资者,对于这家公司真正感兴趣,就是因为从节能效率的角度来考虑。实际上,环保科技投资者确实把 Nest 看做是他们的一项重大胜利。

如果你非要在所谓环保科技和普通的科技公司当中找出区别来,这将是非常滑稽和无聊的。

所以⋯⋯实际上创业者依然对这样的市场感到兴奋。主流的投资者确实仍然在环保科技上投资,尽管他们可能并不以此自夸。他们或者是用某些分类来定义它另外一个名字。实际上,投资人是根据公司在做的具体事情来定义这家公司的。

有一些融资平台可以获得数以亿计的资金支持,帮助商业改进。它们使用物联网和自动化技术来分解旧电力公司的天然垄断。它们建立新的渠道,每年可以获得数以万计的用户,帮助他们把新科技带回家。它们是新的所谓“分享经济”平台,提供针对旅游者的便利以及改进用户体验,而与此同时降低旅馆空置和车辆空转。这些公司,难道不都是环保科技的范本吗?只是我们不叫它们“环保科技”而已。

我们正处在激进演化的一阵迷雾之中。我们的衣食住行,以及能源提供都经历了剧烈的变化。其中的科技从业者在颠覆传统能源巨头的霸主地位的时候,并不在意你到底给他们安上什么样的标签。所以,为什么我们每一个人都要针对贴在彼此身上的不同标签而相互烦扰?而所谓环保科技公司和一般技术公司之间,又为什么非要闹到水火不容?

时代令人兴奋,因为在信息技术和物理创新之间的嫁接已经实现,新的商业模型给我们指出了明路。这个世界上最大和最过时的产业,即将走到被颠覆的边缘。要实现这样的愿景的话,我们叫它什么真是无关紧要。

环保科技死了,环保科技万岁。

翻译:dio

Cleantech Is Dead, Long Live Cleantech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