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赢得百万?首先你得身价十亿

下一篇文章

苹果新专利:用 iPhone 和 iPad 作为桌面创作应用的输入设备

我一直喜欢窥探猎头招聘的世界,作为一名学生兼撰稿人,得知有人追逐人才向他们提供薪酬优渥的工作,这总让我觉得像是一部奇怪科幻电影中赏金猎人的桥段。有时候公司开出的薪酬高达 100 万美元, 有时候那还不够

硅谷的人才竞争已经开始达到一个新的高峰,职位候选人为跳槽开出了各种各样的条件。不过,变得更具挑战性的并不只有招聘。鉴于这种残酷的环境,销售、营销以及公关——基本上是初创公司要做的所有事情——都变得更加艰难了。

为了应对这种更高的门槛,初创公司唯一的办法是比以往筹集更多的资金,而且要尽早行动。如今,我们正在见证“即时独角兽”的崛起(译注:独角兽是指估值达到 10 亿美元级别的初创公司),这些公司在刚刚创立几个月的时间里就能融到数亿美元的资金。那意味着,在这些公司获得首笔 100 万美元营收或首批 100 万名用户之前,他们的估值就已经达到 10 亿美元级别。这是新的常态,公司创始人必须做好准备去适应。

影响每个人的竞争

我跟猎头公司 True 的管理合伙人乔·瑞格恩(Joe Riggione)进行过一番常规交流,来自猎头的故事总是令人着迷。瑞格恩告诉我,“我们经历了一次招聘失败,因为一名候选人住在纽约最昂贵的街区,看到加州的生活成本之后”,在本应入职的三天之前退出了。

在另一次招聘中,True 为一家初创公司请来一名首席营销官候选人,事情到最后关头出了岔子,“我们谈妥了包括薪酬和股权在内的所有事情,但这位候选人希望公司能够帮她的孩子进入一所特定的私立学校。”他解释道。如果你还不知道自己的风险投资者(和他们在私立学校的人脉)有什么用处,这里似乎就有一个机会。

不出所料,基本趋势还是朝着之前已经行进过一段时间的方向在发展。人才市场——尤其是那些拥有公共市场经验的首席营销官和首席财务官——已经收紧到极端的地步。对于竞争对手的业绩表现,公司掌握的信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详尽,他们希望通过招贤纳士迎头赶上。

这其中甚至还有一种元因素。对初创公司来说,招募出色的猎头已经成为最艰难的挑战之一。硅谷顶级猎头的年收入可以轻松超过 100 万美元,即使排名位次稍低的猎头也从风险公司得到令人艳羡的要约,以帮助后者打造他们的“平台”。谁能招聘这些负责招聘的人呢?

所谓的人才争夺战甚至已经影响到了硅谷最知名的企业家。Jet 创始人马克·洛瑞(MarcLore)——他也是前 Quidsi 的创始人(该公司拥有 Diapers.com 和其他一些电商资产)——已经完全改变了自己对于猎头招聘的态度。“在我职业生涯的早期阶段,我觉得请猎头真的很昂贵,我原来认为那是一种奢侈,但(我现在认为)它是必要的。”他向我解释道。Jet 最近延请 True 为其招聘一位首席客户官(CCO)以及一位首席人事官(CPO)。

洛瑞的评论真的让我吃了一惊。洛瑞本人就是一位非常成功的企业家和深思熟虑的人才猎头,甚至连他都要依赖惊人的资源到如今的市场上竞争。

需要即时独角兽

那也许就是为什么 Jet 能够成为这种“即时独角兽”崛起潮流的一部分。根据 Crunchbase 提供的信息,这家公司刚刚在去年成立,而它融到的风险资金已经达到了 2.25 亿美元。Jet 很难说是一枝独秀,Slack 在产品上线不到两年时间里就融资达到 3.4 亿美元。当我们从历史的角度来考察这类公司时,这样的早期成功绝对是惊人的。

而且可以说是绝对必要的。看到风险资金的钱潮在旧金山湾区翻涌,我们很容易认为这只是一堆金融家在乱花钱。毫无疑问,其中的一些钱将会打水漂。

然而,在如今竞争如此激烈的情况下,初创公司的每一步行动几乎都会对自己的成长轨迹起到“惯性阻尼器”的作用。招聘一位市场营销负责人可能需要公司高管给予数周到数月时间的关注,而且还是在有猎头公司相助的前提下。很多快速增长的初创公司不仅需要为数十个普通岗位招聘人员,而且还有一些高级岗位需要人手填充。

具有挑战性的不仅是招聘人才,销售以及把产品推向市场也可能是件累人的事情,如今跟大型公司的首席营销官或首席信息官进行交流,我们会发现,他们被旨在解决公司各种问题(乃至不存在的问题)的新产品和平台给淹没了。对消费产品公司来说,获得应用商店推荐或是在排行榜上位居前列从未变得如此艰难。

然后,你希望自己的初创公司得到科技媒体的关注。如今,记者们也同样被各种各样的产品概念包围着,这意味着获得媒体报道的门槛也变得更高了。顶级的公关公司可以提供帮助,但他们的要价每年至少达到 50 万美元。一位出色的公关总监能够帮助公司讲出吸引人的故事,但回过头来我们又遇到了上述招聘人才的问题。

自下而上的竞争

我一直 认为 ,这种即时独角兽的潮流是导致自上而下竞争的原因。Jet 说到底是跟亚马逊在竞争,这意味着他们需要资源来对抗行业中的真正巨头之一。看看 Meerkat 和 Periscope 吧,他们对抗的是资源充足的 Twitter。毫无疑问,这些创业公司需要尽快获得独角兽的地位来展开竞争。

不过,我可能低估了有多少竞争是自下而上的。如今的初创公司数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这增加了做几乎任何事情的难度。过去初创公司完成 A 轮融资就足以鹤立鸡群,但现在 A 轮融资已经不足为奇,它对任何人的决策都几乎没有影响。如今,独角兽的地位才是让初创公司脱颖而出的唯一分界线。

在当今世界,想赢得第一个百万里程碑,你需要身价十亿。

竞争是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强大力量,是确保资金和人才在经济中得到正确配置的分布机制。要求尚处于婴儿阶段的初创公司像成熟的成年人一样行动,我们仍然差着好远一段距离。我们确实生活在一部奇怪的科幻电影当中,只是尚不清楚它是乌托邦还是反乌托邦。

图片来源:MATT BIDDULPH/FLICKR

翻译:王灿均(@何无鱼

You Need To Be A Billion Just To Make A Mill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