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rbot 的悲伤时刻

下一篇文章

一起来拍照吧:Hipstamatic 推出 iOS 社交摄影新应用 DSPO

Makerbot 的悲伤时刻

在成长的过程中,初创公司会发生改变。它们从三个人的小作坊变成了每天都有新员工入职的庞然大物。它们不断疯狂招聘,以至于公司创始人不再认识在他们办公室外面隔间里办公的员工。规模更大的公司——谷歌这种级别的——开始打探它们的情况。而那些变化会积少成多,让初创公司的行动变得缓慢,就像我们很难让制造工厂里的千年隼(Millennium Falcon)从 50 英里/小时加速到光速。这就是 Makerbot 眼下正在发生的事情。

我在 Makerbot 有一些希望保持匿名的联系人,而其中大部分已经离职(该公司的公关主管显然被解雇了)而且不愿意多谈。不过,从 Markerbot 公司内部传出的消息是令人不安的。大规模裁员被归咎为公司营业收入太少,该公司一位前员工写道,“公司正在失败,无法支付供应商的货款,不得不缩小规模。”我认为 Makerbot 会灭亡吗?此时此刻,我没有答案。

最糟糕的事情在于,Markerbot 曾经距离失败很遥远。让我们看看在该公司高奏凯歌的 2014 年消费电子展(当时 Makerbot 看起来一帆风顺)到上周(Markerbot 裁掉了大约 100 名员工 ,并 关闭了大部分旗舰店)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img_2943

首先,我们必须知道,一直以来,Markerbot 在广受称赞的同时也充满了争议。该公司——及其前任首席执行官布雷·佩蒂斯(Bre Pettis)——曾登上数家科技出版物的封面,其中包括《连线》杂志(Wired)以及《大众科学》杂志(PopularScience)。Markerbot 是布鲁克林的宠儿,因敢于在本地制造自己的产品而受到纽约制造爱好者的拥戴。我认为,对于纽约正在发生的制造业复兴,Markerbot 充当了主要增长引擎的作用,而这非常非常重要。Markerbot 改变了布鲁克林的科技行业。

不过,Markerbot 同样丢失了很多商业信誉。由于遭到窃取知识产权的指控—— 佩蒂斯曾对此公开做出回应 ——制造爱好者社区把矛头指向了 Markerbot。如果普通的工程专业学生都可以利用几百美元买到的零部件打造一台 3D 打印机然后花几个月进行调试,他们为什么要向脑满肠肥的资本家付钱购买这样的产品呢?尽管那有些夸张,但却是事实:Makerbot 让拥有一台 3D 打印机变得容易。那并不总是一种无痛体验——我还记得第一台 Replicator 3D 打印机让我经受的挫折——但 Makerbot 开始开发自己的神奇软件,并对挤出机和细丝材料进行了改进,让所有其他 3D 打印机产品相形见拙。即使是 Zortrax,这款我最喜欢的非 Makerbot 打印机,在易用性方面也无法跟 Makerbot 匹敌。

当 Stratasys——该公司在 2013 年的时候还 对家用 3D 打印机市场无感 —— 在 2013 年 6 月以超过 4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 Makerbot 时,大家的看法是,Stratasys 会让 Makerbot 保持独立,他们花钱购买的是后者的酷形象、它的社区以及魅力。Makerbot 品牌是——而且依旧是——3D 打印行业的重要势力。人们并不是在买 3D 打印机,而是在购买 Makerbot(除非他们是前面提到的那些工程专业学生)。

然而,纵观一切,Makerbot 一直是我的首选 3D 打印机。我一直喜爱 Makerbot(简单到足以让我 9 岁孩子使用)的软件,我也喜爱这个品牌所代表的东西。Makerbots 代表着神奇,它们看起来很酷,拥有很好的支持。而当事情出错时,该公司会试图拨乱反正(至少从我的经历来说是这样)。我听说过很多可怕的故事,我也遇到过大量开心的消费者。我购买了 Makerbot 的第五代机型,而且几乎天天用它,没有遇到任何问题。

那都发生了改变。现在,Stratasys 决定掌握主导权,场面并不好看。在 用新任首席执行官珍妮·劳顿(Jenny Lawton)替代佩蒂斯 之后,Stratasys 玩的“抢椅子游戏”也导致 Markerbot 出现轻微的员工外流。然后,在今年 2 月份的时候,Stratasys 把劳顿调到母公司任职,并从内部提拔 乔纳森·加格隆(Jonathan Jaglom)接任。现在,加格隆启动了 Markerbot 的血腥裁员。

Stratasys 为那些预算充裕的客户制造昂贵的 3D 打印机。相比之下,即使最好的 Makerbot 产品也只是一件玩具。然而,用户就是买 Makerbot 玩具的账。在我们讨论的当口,惠普也在寻求进入 3D 打印领域,家用业余级 3D 打印机市场正在蓬勃发展,几乎每天都有一家新公司浮出水面。在 Makerbot 起步的时候,3D 打印还是开源工程极客的领地。现在,它已经被设计师、手工达人、建筑师和业余爱好者占领。也许 Stratasys 终于感受到了在市场上相互蚕食的痛楚,因为该公司的最重要客户已经认定,办公桌上的 3D 打印机要比地下室里的庞然大物更好?也许 Stratasys 在 2 月份遭遇的股灾刺激公司高层决定,要把亲近母公司的人放到 Markerbot 掌门人的位置上?也许 Stratasys 最初的拥抱和拓展战略已经变成了拥抱和扼杀战略?然而,到最后,Makerbot 的漫长轨迹虽还没有触及地面,但也几乎快碰到了。真是太遗憾了。

信息披露:Makerbot 前首席执行官布雷·佩蒂斯投资了本文作者正在从事的一个项目。

图片来源:Adafruit

翻译:王灿均(@何无鱼

Makerbot’s Saddest Hour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