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让老树发新芽

下一篇文章

TechCrunch 首尔见面会参赛创业公司介绍

当你在足够长的时间里考察科技行业,你就会开始看到一些过去的创意被“回收利用”。也许它们第一次出现时未能流行起来,因为它们出现得太早了。或者,如今的一些人认为,自己更加聪明或是能够向那个问题投入更多资金,并在他人未能成功的地方取得成功。

技术的运行往往是周期性的,随着技术的发展,一些早期遭遇失败的尝试可能值得在更加现代化的基础设施情境下进行重新考察。在最近出现的一些事例中——无论是流媒体视频还是食品送货服务——我们看到,老树萌发了新的枝芽。

流媒体视频?至今已觉不新鲜

screen-shot-2015-04-06-at-10-27-20-am

让我们把流媒体视频服务的宠儿 Meerkat 和 Periscope 作为这种现象最主要的例子。这些应用利用到了功能日益复杂的智能手机、更好的移动网络连接以及成像质量更高的摄像头,让你能够实时广播自己眼前的场景。

考虑到这些应用收获的媒体炒作,你可能会认为这是一个新的创意,但其实不是。事实上,诸如 Qik 和 Flixwagon 的一些公司早在 2007 年就进行过这方面的尝试。这些服务的创始人了解在手机上广播视频的力量,只不过他们有些领先于自己的时代了。

事实上,在 2008 年 9 月的时候,我曾 在 Streamingmedia.com 撰写长文 讨论过这些流媒体视频工具:

“手机和廉价的摄像头已经让普通人拥有了拍摄和实时播放视频的手段。当你把它跟那些使得从手机上传和实时播放视频变得极为简单的新在线工具进行组合,那么几乎任何人都能够广播自己的生活,或者是他们眼中的周遭世界。这种服务在新奇感和满足自恋之外是否拥有任何真正的商业潜力,这个问题还值得商榷……”

Skype 在 2011 年以 1.5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 Qik,而 Flixwagon 仍然存活着(不过,其网站上 可供研究的案例 要追溯到 2008 年)。尽管它们才是令人惊讶的原创创意,但给人们留下印象的却是 Meerkat 和 Periscope。Qik 和 Flixwagon 的创始人可以被称为智能手机视频服务的先行者,只不过他们的创意来得为时过早。

信息权限管理(IRM)卷土重来

早在 2008 年,当人们刚刚开始知道有云计算这回事的时候,有些公司试图使用一种名为信息权限管理的概念来保护在移动当中的文档(在当时,那通常意味着电子邮件)。它本质上是一种数字版权管理,只不过不是试图保护歌曲或电影那样的数字内容,而是试图在网络防火墙以外保护移动当中的文档。

这个创意非常不错,但在当时的现实情况中,它要求存储文档的手机连接到一台服务器来检查状态:文档是否仍然有效,或者权限是否已被撤销?正如 2008 年 5 月我在发表于 EContent 的 一篇文章 中所说的:

“信息权限管理让组织机构能够围绕文档类型和用户组制定政策,并适用一套规则来确保在员工分享文档时掌握一定的控制权。例如,这保证了一份文档可以在特定日期过期,或者只有受到信任的用户组才能打开特定的文档。而且,由于文档的控制权一直掌握在服务器级别,这意味着你总是可以在必要的时候撤销权限。”我当时写道。

如今,一家名为 Veradocs 的创业公司希望应用相同类型的保护措施,不过他们不是通过防火墙背后的服务器,而是通过云端,这让事情变得更加简单而且更加实用。这就是使用了信息权限管理的老概念,并在更加现代化的情境下进行了应用。

把食品送到我的家门……再一次

instacart-bags

曾经的笑柄可能很快就要成为如今的热门产品。WebVan 常被视为上世纪 90 年代科技繁荣过热的象征,一家提供按需杂货送货上门服务的创业公司?真是太堕落了!

正如 2013 年时彼得·瑞兰(Peter Relan)在 TechCrunch 撰文 写道的:

“在导致 2000年科技市场大崩溃的互联网泡沫中,Webvan 是这种‘过热’的典型代表。该公司着急要进行硅谷规模最大 IPO 这一过度膨胀的雄心壮志如今已经被全美各地的商学院当成教学案例,成为在扩大公司规模同时要避免做哪些事情的前车之鉴。”瑞兰写道。

现在呢,数年之后,Instacart 以数十亿美元的估值完成了上亿美元的融资 。这家公司成立于 2012 年,距今还不到三年时间。这意味着,Instacart 自诞生以来每天增值超过 200 万美元。可以这样说,凭借着更智能的手机、更好的网络连接以及更廉价的云计算服务,如今为这样一种解决方案提供支持的技术已经到位了。而在上世纪 90 年代,你必须拿起电话或是通过网站进行下单(在当时堪称非常激进的想法)。

对通讯服务平台的再一次尝试

再说到我们如今拥有的 Facebook 通讯服务平台 ,一些人可能认为,这代表着 Facebook 创造性思维的高度,但其实不是。它只不过是即时通讯平台这一创意的变种,而很多公司在本世纪初就已经进行过尝试。

在那个时候,不管你参加什么会议,都有一票即时通讯服务提供商试图说服你相信,即时通讯将成为企业计算机信息处理的中心,你将基于即时通讯平台构建企业的基础设施。当然,那种事情并没有发生。不过,当时有一些公司致力于此类业务,比如 FaceTime Communications,该公司后来成为 Actiance,业务也从即时通讯转向了企业文件归档、治理以及合规性解决方案。

我在 2003 年的时候为 EContent Magazine 撰文探讨过这种现象,题为《收到消息:企业即时通讯走向主流》:

“除了实时进行沟通交流,即时通讯系统提供了一种对所谓‘在线感知’加以利用的能力,即查看某人是否在线和有空的能力。你可以扩展这个概念,这样不仅人们可以看到谁在线,而应用程序也可以做到这一点。据 IBM Lotus软件即时通讯产品经理杰里米·戴斯(Jeremy Dies)称,该公司正开始看到一种动态,即简单的通讯功能向利用到在线感知优势的更复杂用例迁移。”我当时写道。

现在,Facebook 希望在 Messenger 之上构建一个消费平台,这个创意听起来跟本世纪初的那些解决方案非常相近。Facebook 的平台或许是以消费者为导向的(尽管也有 Zendesk 那样为企业提供服务的公司,他们利用 Messenger 让用户直接跟客户进行交谈),不过就在基础通讯平台上构建更复杂的应用而言,它跟之前那些解决方案是类似的。

计算能力何处寻

15180024597_ab37455a25_k

对于科技潮流的潮起潮落,我个人最喜欢的例子是计算能力所处位置的变迁。在个人电脑诞生之前,计算能力被束缚在体积庞大、无法移动的大型计算机。之后,个人电脑走进千家万户,把计算能力分散开来。

接着,互联网让我们得以连接到位于其他地方的计算能力。云计算兴起,并自然地把计算能力集中起来。与此同时,智能手机让我们的口袋或钱包里拥有了一台可以连接到世界大部分地方的强大计算机。

但讽刺意味没有消失:那些智能手机尽管拥有速度越来越快的处理器、网络连接以及不断增大的个头,它们一直需要依赖数据中心进行工作——运行于智能手机的应用常常依靠设备以外的计算能力来处理信息。因此,虽然我们的生活离不开云计算,也离不开智能手机,但计算能力所处位置的跷跷板还在不断来回摆动,我们只不过是在见证和享受其中的平衡。

回收利用的创意能够行得通吗?

仅仅因为一个创意并非原创,这并不意味着它无法获得成功。比之公司在早期第一次把创意付诸实践的时候,这个世界现在可能有了更多的准备。当说到流媒体视频,如今这些公司将如何赚钱,这一点并不比 2007 年的时候更加清晰。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用户、技术以及基础设施都对此类工具的到来有了更多的准备。

在过去 10-15 年之间,科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有了更加聪明的智能手机,它们已经成了我们口袋当中的计算机。我们有了成熟的云计算基础设施,而在 2008 年的时候它才刚刚萌芽。我们有了 3G、4G 和 LTE 这些速度更快的网络连接,由此实现一度不可能的用例,并创造出我们未曾想到过的业务。

此外,我们也不要忘了应用生态系统和社交网络的演进,它们同样扮演着技术驱动者的角色,让人们能够分享自己的想法,把好友聚集在一起——这一切都得到应用简单易用、智能手机得到普及以及连接云计算能力的推动。Meerkat 乘着 Twitter 和 Facebook 这些社交网络病毒式传播的东风,在上个月成为现象级产品。而在 Meerkat 的大部分技术被开发出来时,那些社交网络才刚刚起步,甚或并不存在。

所有这些技术都有一个共同点:人们之前已经进行过尝试,但结果不甚理想。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世界还没有做好准备,而技术基础设施还没有到位。这就会为什么我们会继续看到像这样的老创意得到回收利用,因为当涉及到技术时,老树能够萌发新的枝芽——或许这一次世界已经做好了准备。

图片来源:BENGARNEY/FLICKR

翻译:王灿均(@何无鱼

With Tech, What’s Old Is New Again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