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人说] 工作与家庭的不平衡

下一篇文章

按需遛狗服务 Wag 登陆旧金山

编者按: 阿南德·艾耶(Anand Iyer )曾担任 Threadflip的首席产品官。此前,他是 Hitpost 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该公司后被雅虎收购。他还曾担任 IGN Entertainment 和微软的产品经理。

最近,我辞去了工作,主要是为了花更多的时间陪伴我的两岁女儿。我不希望自己太迟才意识到陪伴她的时间寥寥无几。我已经开始出现一些并不让我感到自豪的行为模式,而这是源于我无法很好地平衡工作与家庭。

根据 皮尤研究中心(Pew)提供的数据,46%的父亲表示他们陪伴孩子的时间不够多,母亲中的这个比例是 23%。比之母亲,父亲投入照顾孩子的时间要明显少得多(父亲每周平均花费 7 小时在这上面,而母亲为 14 小时)。在母亲当中,68%的人表示,她们陪伴孩子的时间刚刚好,而父亲的这个比例只有一半。

现实情况是,工作场所的在职父母拥有不同的期待。我们越多地检验这些假设和期待,就能够越多地解决这些问题。作为在职父母,我们需要主动和先发制人地解决这些问题,以建立工作与生活的平衡。

尽早建立你的平衡

传统观念认为,父亲跟孩子天然不好相处,或者是父亲不想陪伴孩子。不过,根据一份对 1000 名父亲进行的“ 职场为人父 ”调查研究,在典型工作日,父亲陪伴孩子的平均时间是 2.65 小时(我估计,自己陪伴女儿的这个时间 大约为 2 小时)。这项研究的发现非常有意思:当父亲花更多的时间陪伴孩子时,他们实际上变得更加快乐。

金钱无法为我们买到时间。我们需要建立起平衡,并搞清楚自己努力生活和工作是为了什么。Bleacher Report 前任首席执行官 布莱恩·格雷(Brian Grey)告诉我,他会尽早建立起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布莱恩会早起工作,或者是把周末早晨的时间用来工作,孩子们在这些时候一般还在睡觉。

Mayfield 合伙人兼 StorSimple 联合创始人 乌谢特·帕里克(Ursheet Parikh)则向员工发出建议,让他们在下午 6 点的时候就下班回家,这样他们就能陪在家人身边——然后,很多人会在夜间重新上线工作。当我在 Threadflip 工作时,我也会早回家陪伴自己的女儿,然后在她上床睡觉后再上线工作。我发现,这种平衡对我来说非常好,因为我能够在她醒着的时候花更多时间陪她。我的妻子在 Splunk 工作,她也是这样做的。

而且,毫不令人意外的是,有研究表明,花更多时间陪孩子有利于孩子的成长。举例来说,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 一项研究 发现,有父亲更多陪伴的孩子在认知测试中取得了更好的表现。

我在这里看到了共赢的局面:当花更多时间陪伴孩子时,父亲会更加快乐,这必然导致父亲在工作中更有效率,从而让雇主更加高兴,而孩子也能从更多的父母陪伴中受益。

顺便说一句,Facebook 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虽说算是全世界最繁忙的人之一,但她会努力做到 在下午 5 点半时下班

关于陪产假和产假

全球仅有四个国家不提供带薪产假,美国便是其中之一。在新父母获得的受政府支持的休息时间上面,美国 排名倒数第一 。我几乎是在把艾娃(Ava)从医院接回家的同一天就回去工作了,而我的妻子则只休了 3 个月的产假。

带薪产假对为人父母者来说是件好事,看起来对雇主也有实在的好处。根据 一项研究 提供的数据,在加利福尼亚州,休产假的母亲在一年后继续留任的机率要比不休产假的人高出 6%。不仅如此,在孩子出生后,那些休产假的母亲更有可能比那些不休产假的人多工作两年时间。

我知道,奥巴马政府正在做一些非常有趣的事情,让 联邦政府雇员 在生育孩子时能够享受到带薪休假。Facebook 向员工提供了为期 4 个月的带薪产假(包括一份“婴儿津贴”),这种做法值得称道。我清楚,科技公司在向员工提供这种“福利”方面要比非科技公司做得更好一些。让我们使用这种福利,让我们停下来,享受跟亲人在一起的时间。

性别刻板印象

当我的邻居和亲戚看到我花更多时间陪女儿时,他们就竭力为我叫好,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出于同样的道理,我和妻子都无法理解,为什么晚上需要独自照看孩子会使她成为受害者。我们只是在尽为人父母的职责。

ft_moms-dads-family-roles由于我最近辞职以更多地陪伴女儿,在某些早晨,当我们去公园玩时,一些母亲和保姆会投来奇怪的目光,原因总是我一直是那里唯一的成年男性。不过,根据皮尤研究中心提供的数据,好消息是 母亲和父亲的角色正在相互融合(不过,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如果你去调查居住在旧金山的父母,那么他们很有可能听说过一个名为“ 金门妈妈组织 ”(GGMG)的团体。在旧金山这个被认为是全世界最自由的城市,金门妈妈恰巧是最丰富“多产”的团体了。但同性恋父亲无法加入该组织,并从这个繁荣兴盛的社区中受益。开玩笑吗?

作为初为人父母者,我自己也犯过这种毛病,即认为某些工作是我妻子应该做的,反之亦然。不过,做出这种基于性别角色的假设既不公平也不现实。当我还在做全职工作时,我的妻子也有自己的工作,而她总是那个在下午 5 点半回家接替保姆的人。

从事后来看,我感到把那个责任完全丢给她真是太糟糕了。她的工作同样重要(现在则变得更加重要了),有一些时候她无法离开工作岗位,因而无法及时赶回家。现在由于我已经辞去工作,我看到妻子在新的家庭生活中尽量兼顾很多工作职责,我意识到那有多么困难。我也认识到,我有多么希望成为世界上最好的父亲以及在重新拥有工作后成为世界一流的公司创始人。

你能幸福起来吗?

下列关于婚姻满意度的图表来自于 丹·吉尔伯特(Dan Gilbert)的著作《被幸福绊倒》(Stumbling on Happiness),如果你认为无知是福,那现在就不要往下看了:

marital-happiness-chart

我们的婚姻满意度在头生子念大学之前再也无法达到峰值了?对不起,我不愿意承认,自己要在 16 年的时间里让幸福感一直下滑下去。在生活中,我们可以开始做些事情,我们可以建立起一些行为模式,来保持自己的幸福感。

作为一名软件产品人,我做过不少“回顾”。这里的想法是,我们可以定期召开会议,讨论哪些进展顺利,哪些表现糟糕,以及自上一次会议以来我们在哪些方面可以做得更好。召开这种会议旨在让大家放下戒备,而更重要的是,改进和提升。当妻子告诉我布鲁斯·费勒(Bruce Feiler)在 TED 大会发表的演讲“ 把敏捷开发方法应用在家庭 ”之后,我受到了震撼,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么,你是否会考虑每周花 20 分钟跟家人交流,以搞清楚如何才能变得更幸福一些呢?也许,你可以找到平衡在哪里出了问题,以及如何进行纠正。这里的最终目标在于,搞清楚保持幸福感所需要做的事情。

我不断提醒自己的是,我非常幸运,我需要停下来享受人生旅程。我是一个移民,在上世纪 90 年代的时候,我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居住在硅谷,工作内容是关于前沿科技,并且娶到梦寐以求的女子,跟她生儿育女。幸运的是,我的梦想已经成真。我希望通过工作与生活良好平衡取得的成就其实要远远高于我曾经梦想拥有的东西……已经得到这么多我真是太幸运了。

我没有所有问题的答案——当我跟 Braintree 总经理、同样初为人父的 安库尔·阿里亚(Aunkur Arya)交流时,我们意识到,我们需要开启这种谈话——我希望我们能够找到一种适用于在职父母的做法,让他们能够在一切变得太晚之前在生活中建立起更好的平衡。

以及在工作场所,在职父母能够被给予跟非父母员工一样的尊重。与此同时,我要向那些(以某种方式)搞定一切的人表达敬意。

非常感谢 Exitround @tomiogeron在这篇文章中向我提供的帮助。

图片来源:DMITRY MELNIKOV/SHUTTERSTOCK

翻译:王灿均(@何无鱼

The Work-Family Imbalance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