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模式正在成为业界主流

下一篇文章

基因科技需要杀手锏式应用

在 2011 年早些时候,Skype 购买了一个移动视频创业公司 Qik,这家公司开发的应用允许手机用户录制和传送流媒体的视频节目,传送过程是实时完成的,其他人可以获得通知然后观看。如果这看起来跟现在最近火热起来的一些在线直播应用如 Meerkat 和 Periscope 很相似的话,这就对了——那时候的概念跟现在这些新平台比起来其实差不了多少。但是早在那个时候就有的概念,是如何从小到大发展到成为主流的呢?

在线直播的时代总算到来了。

在 Qik 公司被收购的时候,它的用户已经增长到了 500 万人,在移动互联网初期,看起来也不是一个很坏的数字。在当时,智能手机应用只局限于很少一部分高端用户手中,还没有到达最容易产生内容的青少年和老年人,以及在这些人之间的其他用户。Qik 软件为用户提供了及时向全世界分享他们观点的一种方式。但是就像在这个产业当中昙花一现的很多东西一样,这是一个来的太早的概念。

在 Qik 所诞生的那个时代,公司面临一系列的挑战,不仅在于扩大用户基础,还在于要克服一些技术障碍。例如,苹果有一阵子甚至屏蔽了所有进行视频直播的应用。信不信由你,原因很简单,只是因为苹果当时的录像机制受到了严格的限制。同时,移动网络本身对于大量使用数据流量也没有做好准备。iPhone 到来之后他们才开始考虑这个问题。所以在那之前所分享的视频流媒体内容质量都特别差。

科技发展已经解决了大多数的前进路上的障碍,可以按一下按键就开始直播视频并且分享。我们已经看到了这样的结果——人们在各种各样的活动现场,都举起他们的手机向外界做直播。但是 Meerkat 和 Periscope 这些新的在线直播服务将计划又向前推进了一步,而且他们成功的理由,不会仅仅是技术进步——还有人们的心态改变。

我们因为活在公众视线下而感到舒适

更重要的是,公众的文化心态已经发生了改变。我们这个时候可以尽情地拥抱这种公共场合下的表演。而同时作为观众,智能手机的普遍存在,意味着我们有一种轻松的方式,可以从任何地方来收看这些直播过来的视频。

对于作为分享者的我们,社交媒体已经给我们这么多年的训练,不仅仅是看到一些有趣的事情而已,而且也会不由自主地产生将它分享出去的愿望。

不管是美丽的夕阳,还是绚丽的烟火,或者是发生在闹市街头的一起火灾;当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很多人的本能都是拿起他们的手机。并不仅仅是社交网络上的点赞或微博当中的转发导致这种心理上的改变,尽管社交网络对改变产生了催化作用。正是这些应用程序让我们感觉到,在这个世界当中自己不再如此孤独。通过分享我们的一生,我们觉得和其他人更好的连接在了一起。有些人可能会意识到,寻求彼此之间的联系,正是人类赖以生存的一个基础。

事情的另外一面是,我们也许会认为忙着直播让我们在事件发生的当下变得冷漠。我们拿起手机记录这一切,而那个时候我们本来应该伸出援手。我们在作为广播者的同时,也成为了旁观者,我们的摄像机所指向的地方,每一个人都是完全以自我为中心的。视频直播变成主流之后,可能会比现在所体现出来的趋势更加令人担心。这是一种超级自恋的倾向,我们作为社群应该时刻保持警惕。

periscope1

但是 Periscope 和 Meerkat 这样的这些新的应用程序,超出期望地满足了我们及时的分享和录制的愿望。毕竟我们有其他的方式可以实现分享视频,因为已经有 YouTube, Vine 还有 Twitter 和 Facebook 自己。

重构的现场直播活动

随着现场直播活动的出现,人们还引发了一种新的意识:拿起手机回击试图控制信息流的力量,也包括传统的丧事喜报的新闻媒体。他们需要提供七天 24 小时不间断的覆盖新闻,曾经被认为可信可敬的新闻来源转变成权威发布,讨论倾向和误解的平台。

特别是年轻一代,他们会非常自然的选择在晚间电视新闻之外跳到其他的看新闻的方式。他们不仅从自己社交网络的新闻流当中读取内容——通过 NowThisNews 或者 Snapchat Discover 等一些服务将长篇文字缩短成 140 个字左右的短新闻——而且有了 HBO 频道和 Vice 新闻共同签署的协议,一些影视节目当中将会插播即时消息,这样人们完全没有了转到普通电视台去看新闻的需求。

meerkat-home

我们已经为新的新闻形式做好了准备:这就是 Periscope, Meerkat 这些软件和接下来可能出现的其他应用所告诉我们的。新闻将会由第一手的当事人所带来,我所看到的,你现在也能看到。而传统新闻记者的职位将会因此被替代。这是当年微博所引发的信息爆炸之后又一个理所当然的新进步,在传统媒体的报道车到来之前,将会有成千上万个镜头已经架好,做好了准备。

直播应用在被主流接受之后所需要做的改进

这也就意味着现在的平台们,距离完美的状态还差得很远。在很多人所发出的各种各样的直播当中,要想寻找到真正重要的可不容易。这里面有可能只是一个人在直播他吃饭的场景。当初 Twitter 就遇到了这样的麻烦。很多人忙着直播自己的一举一动,真正有价值的信息被淹没在其中。同时 Meerkat 现有的直播软件是没有回放按钮的。你也不可以把视频片段放出来在社交网络给人分享。现在外部分享链接都指向一个页面,人们只能下载客户端来收看。你不可以根据关键词来搜索各种视频流。现在还没有“热门”板块告诉大家哪一个视频正在被很多人观看。推送通知也很糟糕,基本不起作用。

换句话说,当年的视频直播应用面对的技术壁垒更多来自硬件和网络层面,今天的应用则更多出了软件方面的问题。他们需要更好的用户界面,扩展和经过简化的功能,而且不管是在开始直播的过程当中,还是最后的录像回放,内容需要从任何平台上都易于接收。

但是这些设计和技术方面的挑战,都是存在于在线直播只是被熟悉移动生活的新潮使用者所接受的情况下。此类应用终将到达主流人群当中,将会变成一种人们的日常生活状态,就像他们更新社交网络一样简单。现在这段日子,什么都在飞速变化,所以也许很快未来就来到了眼前。

翻译:dio

The Live Stream Goes Mainstream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