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直播视频是新的点击诱饵

下一篇文章

应用开发价格上涨背后的秘密

抢夺网络用户关注的军备竞赛又增加了一种武器:Meerkat 和 Periscope 这样的直播视频。

这种内容天生就具有转瞬即逝的特性,眨下眼都会错过画面。直播视频要求用户全神贯注地观看。由于直播视频存在的短暂性,它会独占用户的注意力。

而且,你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必须观看才知道。这是直播视频通过害怕错过的威力进行的社会工程。

哪怕你知道可以在以后观看 直播录像 ,但观看录播和直接参与直播的体验不一样。这就是戏剧和视频的区别。戏剧是实时共享的集体体验;视频则可以暂停。

当然,直播视频服务并不新鲜,但属于直播视频的时刻到来了。现在能拍摄直播视频的移动设备无处不在,高速网络能应付直播,我们也已经准备好且愿意观看直播视频。

庞大的社交服务已经让其用户极度渴求内容,并对内容进行实时回应,直播视频对于这些用户而言无异于一大块鲜肉。滤镜增强的照片分享让我们长时间地关注自拍照。但用户生成的直播视频要更加撩人、更加生动。能通过其他人的视角实时观看世界让人兴奋和感觉亲密。

直播视频是新的点击诱饵(clickbait),不用夸张的标题就可以吸引到足够的关注。这些实时窥视孔的前景远大。

Twitter 旗下的 Periscope 甚至还具备直播代理的前景,即观看者可以实时公开评论直播,从而有机会影响直播者重新调整摄像头,以便更好地满足观众的好奇心。在这种情况下,观众不再是被动观看,而是有机会影响到观看的内容。这会极大地激发观众的参与,而不是让观众躺着消费视频。

点击诱饵一直都是纯粹的商业产物。点击诱饵的动机只有一个:获得流量以产生营收。我们想知道点击诱饵下隐藏的是什么东西;我们点击,(暂时)对结果感到满足。然后这一循环再次开始。内容本身基本不重要,用户也极少注册。

但点击诱饵就那么多,用久了就不奏效了。花招都用了,诱惑也不再吸引人。于是现在就有了自由形式的直播视频来撩拨我们的胃口。新鲜的好奇感驱使着我们再次点击。

更妙的是,这是由众人创作的点击诱饵,花最小的力气就能创造出好奇感,而且不依赖于固定模式。因为创造点击诱饵的任务已经众包给了任何可以下载应用并按下按钮的人。任何拥有智能手机和数据套餐的人都可以直播视频。

这些观众中的任何一个都有能力生产这种病毒式内容,并获得大量观众观看。他们要做的就是举着手机按下按钮。想的没有自拍那么多;花的精力也不像给照片加滤镜那么大。

这就是无需创作任何内容的内容创作。无需想出病毒式传播点子的点击诱饵。无需拥有一丁点原创想法的创新。

的确,一些直播视频中有深刻的见解或令人印象深刻的景象。但由于直播视频的门槛只需要按下按钮,许多直播视频将不可避免地缺少先见或包含任何价值、意义或意图。

它们在语义上空洞无物,就是表明时间正在流逝的像素和音频流。但观众在一开始并不知道接下来会不会看到什么。因此他们就有动力去点击,观看并发现答案。

就像无线电天然恐惧停播时间一样,网络社交领域也厌恶静止不变。这种静止意味着服务死亡。因此,直播视频就是填补这种静止的理想选择。这也很必要,如果没有什么东西在这些社交平台上流动,娱乐上面的用户,这些社交平台就什么都不是了。

内容必须流动。因此,直播视频也是满足人们贪婪的数字社交需求自然而然的一步。

通过让直播者和观众的身份交织在一起,直播视频反映出了我们自己的本性。直播视频是我们好奇心的镜头,也是倒映出我们空虚的镜子。直播视频能向我们展示些东西或者什么都展示不了。不管怎样,对于这些一键直播应用依托的社交服务而言,直播视频展现出了光明钱景。

翻译:1thinc0

Live Video Is The New Clickbait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