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媒体直播中的世界

下一篇文章

阿里巴巴与 BMG 达成合作协议,将在中国市场分销数字音乐

电影、金融市场和时尚潮流都会经历被热捧到热情衰退再到无人问津这样的过程。消费者应用也差不多是这样。

无论是图片分享应用,还是匿名抑或流媒体直播应用,一系列的移动应用都在同一时间内经历着类似的事情,似乎这个过程也是理所当然。

视频应用 MeerkatPeriscope 是当下移动应用时代潮流的排头兵,就在 前者推出 的前几个月,Periscope 被 Twitter 所收购 。这些应用利用当今更高质量的手机摄像头和更快捷的移动互联网服务,完成了前人尝试多次都没能做好的事情:打造更好的流媒体直播应用。

现在我们有了许多这类前景看好的应用:Meerkat, YouNowUpClose 以及今天我们要说的 Periscope。

开始播放

2009 年,Periscope 的联合创始人凯文·贝克浦 (Kayvon Beykpour) 在 将他的初创公司 Terriblyclever 卖给了 Blackboard 公司之后,他开始感到心情烦躁。2013 年他辞掉了 Blackboard 的全职工作,决定出门旅行。最后他来到了土耳其的塔克西姆广场。

那正好是在 土耳其反政府抗议活动 之后,作为伊朗人的贝克浦还记得在酒店房间里希望能够看一看外面的世界,或者直接到所住酒店外面的街道上去。“每一天,都有人带着手机、相机走过那条街。”

他一直想着这件事,而当他回到家中,他便与 Terriblyclever 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约瑟夫·伯恩斯坦(JosephBernstein)讨论起这个。他告诉约瑟夫,“你应该可以将你的手机用作一个观察世界的潜望镜。”

大约一年后,在密苏里州的弗格森市,Twitter 的联合创始人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置身于 另一场抗议示威 中。他将骚乱的视频上传到 Vine 和 Twitter 上。而我们听说的版本是多尔西想要表达比 Twitter 的文本和六秒的 Vine 视频内容更多的东西,他想要捕捉身边所发生的全部。Twitter 和 Vine 显然无法像直播视频那样传达一种“身处其中”的感觉。

在旧金山这边,贝克浦和伯恩斯坦决定动手开发贝克浦在塔克西姆广场的构想。2014 年 4 月,他们从 Founder Collective、斯科特·贝尔斯基(Scott Belsky)、Maveron、谷歌风投、 Menlo Ventures、 Bessemer、Stanford-StartX 和山姆·肖克(Sam Shank)那里 获得了 150 万美元的资金

有了新的资金投入,他们将目标设定为打造一款可以录制和直播视频的应用,在任何地方只要拿起手机就可以。贝克浦和伯恩斯坦聘请了更多的工程师,搬进旧金山 5th and Folsom 的一间办公室并开始工作。他们只与几个朋友分享了他们的应用。

2014 年 11 月,凯文正与他的朋友(也是 Twitter 的企业发展总监)杰西卡·韦里利(Jessica Verrilli)一起喝咖啡。他告诉了她关于 Periscope 或者说 Scope(一些用户是这么叫它)的事。

“你介意我把你介绍给 Twitter 的一些人认识吗?”杰西卡问。“Twitter 的哪些人?”凯文反问。“就是迪克·科斯特洛(Dick Costolo)、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

periscope2

缓冲

贝克浦答应了。而在与多尔西的另一次咖啡会谈中,他看到了两家在产品核心任务上的有不谋而合的地方。

在位于旧金山 SOMA 区兰登街崭新的多层办公室里,凯文说 “我们的愿景与 Twitter 的类似,我们正在努力打造一种媒介,它能让你了解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情。归根结底,这是 Twitter 的本质,也是 Periscope 的目标。”

最终双方讨论了联姻与合作的可能,最后决定采取联姻的方式,并于 2015 年 1 月完成了收购交易,也就是我们报 道这两家公司在谈判 的一个月前。(消息来源告诉了我们两个结果,一是该交易已经完成,还有一个是还没有完成,因此我们在报道中用了“会谈”这个字眼。我们听说这笔交易高达 1 亿美元,也听说这笔交易价格中的“一小部分”是 Twitter 的一大笔股票。)

periscope1

现在这个 Periscope 的 10 人团队是 Twitter 的一部分,他们计划在三月推出 iOS 版本,这也是在凯文和他的联合创始人开始启动这一项目的短短一年后。Twitter 的收购并没有影响到他们的时间表。

但接着 Meerkat 出现了 。这个流媒体直播应用与 Periscope 惊人相似,就在 Periscope 团队准备进行其最后测试的同一时间段,这款应用获得了病毒式传播,此时 Periscope 还只是在朋友和朋友的朋友之间使用,以及由于某种原因到了泰拉·班克斯(Tyra Banks)手里。Twitter 封杀 Meekat 的新闻出来后 ,紧接着就传出 Twitter 收购了一家与之竞争的流媒体直播产品的消息。

贝克浦告诉我,他对于 Meekat 是当前市场上最火的同类应用这件事并没有很多顾虑。“我们专注于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不过他也确实将这款应用的火爆看作是一个好兆头。“有很多人都在谈论 Meerkat,这也意味着很多人都接受了这一市场。”每个人都是赢家!

tyra-banks-periscope目前的 Periscope 与 Meerkat 相比有着一些明显的不同。在 Periscope 中,用户可以让别人播放自己保存的流媒体内容,用户不能设定播放而且 Periscope 中的聊天评论不会自动同步到 Twitter 上。这也是一款有吸引力的产品。

它也可以让用户自动关注在 Twitter 上的好友,这个功能 Meerkat 在 Twitter 封锁了它的 API 访问权限 之前也是有的。如果关注的人有了流媒体动态,用户会收到消息通知时,被关注的人还可以邀请关注者加入到他们的直播中。这一功能也适用于关注你的人。

为了控制那些在 Twitter 上已经 泛滥成灾 的刷屏狂魔,Periscope 用户可以屏蔽其他用户,如果用户屏蔽了某人,那么他们就不会在系统中看到你。如果情况变得糟糕,用户还可以隐藏聊天。

除了公共广播,您也可以以“现场直播#periscope [你的直播标题]”和一个链接的方式发送到 Twitter 上,通过单击“现在播放”屏幕中的锁定图标,你可以在 Periscope 上进行私人播放设置。你可以在关注你的人中选择你愿意播放的对象。

也许这款应用中最让人欢喜的功能是观看者可以对广播流发送彩色桃心——这些颜色与那些单个用户头像的颜色相对应。 “哦桃心!”会是你在 Periscope 上不断看到的东西。

直播,就现在

世界就好像身处在一个流媒体事件直播的视野中:流媒体视频真的是流动的。现在的流媒体应用比那些最初推出后却失败的应用,比如 Qik 和 Chatroulette 的性能要高出 10 倍。不过鉴于仍然存在的缺陷,比如时间上还是表现不好,对同步性的要求和内容普遍较差的问题,在流媒体直播应用打入主流市场前会必须要提升 100 倍性能吗?

贝克浦承认有这种可能,特别是要解决内容质量和视频延迟,对于这些问题,Periscope 会根据用户的连接性来调整应用本身。

“我们要解决的一系列的延迟问题主要是基于广播的位置。如果你是在基辅,你就无法看到两秒钟的高清视频。我们的目标是连续的视频…… 让视频质量足够高,延迟低到让你察觉不到。”

periscope3

在内容方面,贝克浦接着说,“这说起来有几个方面,有一些明星人物,你会去 Periscope 上面看他们的视频,比如说(意大利歌手)罗萨里奥·费奥拉罗(Rosario Fiorello),这是因为他们都极其有趣而且很有魅力。但不是每个人都像这样。Periscope 的魔力不只是在于播放视频,还在于它的互动性。”在 Periscope 上,观众可以影响播放的视频。

贝克浦实际上喜欢将流媒体直播比喻成一种“远距离传物”,他还举例说他在 Periscope 上看到他的朋友肖恩在一个卡拉 OK 酒吧,贝克浦打赌肖恩不敢到舞台上去,而下一秒肖恩就高歌了一曲。

他还表示,“客观地讲这些内容并不引人注目,这些普通的时刻只是对参与的人来说很特别。”

Drama LIama

克里斯·萨卡(Chris Sacca)的鱼 Drama LIama 就是一个例子,周六晚上它还没什么异样,结果周日就去见了上帝。萨卡在 Periscope 上征求意见,关于他是否应该告诉他的孩子鱼死亡的真相,在和大部分支持告知真相的人聊天之后,萨卡和他的家人在海边为 Drama LIama 举行了一场非常感人的葬礼。他很严肃地告诉我,“那些带有评论和桃心的视频现在是我们珍视的财富。”

也许是因为这种亲切感和 促进同情 的用户界面,内容质量在 Periscope 上似乎不是一个什么大不了的问题。自打下载它以来,我一直在收看各种内容:宇航员克里斯·哈特菲尔德(Chris Hatfield)以针织太空娃娃为背景演唱《太空怪人》;一小段关于德鲁·奥拉夫(Drew Olanoff)房间的视频,而他在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接受化疗;一群老男人在意大利喝着咖啡唱着歌;泰拉·班克斯(Tyra Banks)的“ 微笑眼(smizing)”;索菲亚·布什(Sophia Bush)和她的表妹讨论《The Jinx》;某人在“史诗级别”的狗狗公园里;大卫·布莱恩(David Blaine)在变魔术;马里奥·巴塔利(Mario Batali)在烹饪;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在 SXSW 音乐节观看乐队演出(“Pappys 直播”);诸如此类。

当然,这些都是新闻推送,但确实很少有哪一款应用能给你的生活带去如此全新的视角。Periscope 做到了。

如果将这款应用开放给 Twitter 上 2.88 亿月活跃用户,这样做是否会降低视频质量,又或者可以进一步丰富和改善视频内容,还有待观察。

当然,创建一个成功的流媒体直播应用很不容易,尤其是如果你不是这一领域的先行者。Periscope 为了推出这一刻等待了足够长的时间,而 Meerkat 则在此期间吸引到了吉米·法伦(Jimmy Fallon)、凯文·罗斯(Kevin Rose)、元老级风投公司 Greylock Partners 和很多其他的知名用户。

借用 Twitter 的规模和共生环境是否足以帮助 Periscope 吸引到社会各界的注意?Periscope 的回放选项在这里可帮上大忙,因为当新用户登陆该应用时,上面已经满是可以观看的视频。Meerkat 上就不是这样。

在任何情况下,Periscope 都潜力巨大:有聊天翻译的它可以作为语言学习工具,可以作为新闻机构报告工具,当然,它也可以让人们都变身记者来报道另一次塔克西姆抗议,或是另一场弗格森骚乱。

当然,除了旗下的视频应用 Vine 以外,Twitter 也有它自己的视频工具,多尔西曾经就用 Vine 记录了一些弗格森抗议活动。贝克浦没有打算与这些产品集成或是快速赚钱,不过他倒是不介意与 Vine 的创始人合作。Vine 也是在还未公开发布前就被 Twitter 所收购,但 Twitter 的发言人雷切尔·米尔纳(Rachel Millner)却不告诉我这种“秘密收购”是否是 Twitter 并购战略的一部分。

Periscope 在测试阶段的用户只有不到 5000 个,尽管它是一家大型上市公司最新推出的最闪亮的产品,它依然是一个整体斗志都很旺盛的应用。对于 Twitter 的两大问题,增长和活力,Periscope 可能都会有所帮助。

贝克浦告诉我他并不是轻易作出卖掉 Periscope 的决定。“即使是在小范围内进行测试,我们也知道我们有一些特别的东西。我们希望能拥有自主权,我们自己的办公空间以及独立的身份。”

当你对新应用提出一系列功能要求时,这就是考验你是否喜爱它的试金石。我可以告诉你的是 Periscope 绝对还没做好。它需要一个横向视图,需要观看旧的流媒体和访问上传超过 24 小时流媒体——消失视频的残留痕迹——的功能。它还需要一个安卓版本。

“我们有很多未来计划,”贝克浦这么说,然后他又开玩笑道,“[对于新手] 我们会满足你所要求的所有功能。”

但它还有反击的机会。也许对这样机会的最佳注脚是来自 Meerkat 创始人本·鲁宾(Ben Rubin)的反馈:“Periscope 团队干得不错,他们有一个很好的产品,这些运气和成功也是他们应得的。”

信息披露:我自己拥有 Twitter、雅虎和 AOL 每家公司的股票不到 500 股

翻译: 曹木

The World In ‘Scope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