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erkat 和 Periscope 仍在探索阶段

下一篇文章

科技一周回顾:0321-0327

到底是什么东西让我们用新出的应用做些奇怪的事情?新的流媒体直播应用 Periscope 才推出两天,我们就用它在网上向数以千计的陌生人展示我们的冰箱内部。在 Periscope 上,视频直播期间总会时不时弹出#观看冰箱和#给我们看下你家冰箱的标签。

这个现象在 Periscope 同领域的竞争对手 Meerkat 那里就不存在,但这两款应用都有同样的主题——都是关于普通大众的视频流。在 Meerkat 推出早期(也就是几周前),我在上面看到过一个人炫耀他的菠萝。在这个家伙描述那个菠萝的几分钟里,有超过 700 个人收看了这个视频。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看这个。也许他们跟我一样——他们也在等着看除了菠萝介绍外还有别的什么。

由于这种食物主题变得广受欢迎,Twitter 上也推出了一个类似的主题方向。出于某种奇怪的原因,对于“你在做什么”这种问题的回答,给出的提示会引导人们发布关于 他们的早餐吃了什么 的推文。

以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的那句现在已被唾弃的推文“刚刚设置好我的推儿”为开始,早期的推文 更加地日常 化。早在阿拉伯之春和其他著名的新闻事件之前,我们曾处在试图弄清楚 Twitter 到底怎么用那个阶段。

根据 Meerkat 创始人本·鲁宾(Ben Rubin)的说法,对于流媒体直播应用,我们现在也处于同样的探索阶段。

他说,“在我们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我们有照片,但我们并不知道什么是流媒体生活(他强调他把它称之为“流媒体生活”而非流媒体直播)……因此我们也没有工具能够去了解什么是一个优秀的流媒体。当我们有了直播视频,它仍然处于一个探索阶段。我们在一个探索阶段。”

但为什么要展示我们的冰箱内容?“这一部分可以透露很多关于你的信息,不是吗?”鲁宾这样回答。之后他继续跟我在手机上用 FaceTime 展示了他自己几乎是空的冰箱。那里面有一些果汁,一些像是干酪的东西,半条黄油,然后就没别的什么了。他说,“你可以看得出来我很忙。”

对于鲁宾而言,一场关于菠萝的直播视频也并不一定会是无聊的。他表示,“如果方法得当,也能很有意思。”

Product Hunt 创始人瑞安·胡佛(Ryan Hoover)将人们在 Periscope 的搞怪和 Meerkat 上的大众日常与 Uber Pool 和 Lyft Line 的早期作比。“这里的社交规则还没有建立起来。(用 Uber Pool 拼车时)用户不知道在上车时是否该和车里的另一个人聊天。”

在胡佛看来,我们还在摸索关于流媒体直播的规则。他认为,像你家冰箱内容这种网络迷因是可以用来化解尴尬的一种东西,可以拉近人们的距离。胡佛说,“这整件事,它就好像一种内幕爆料,那些只有某些人能够知道的内幕,它给了我们每个人一种共有的东西。”

当然这不仅仅是关于安然度过与彼此的尴尬社交瞬间。两款应用都具有赋予公民记者权力的潜力并且可以颠覆电视现场直播。我们已经在上周 Periscope 推出的那一天见识过它的直播实力,那时上百名用户在 Periscope 上 直播了纽约东村的一栋大楼爆炸

现在这两款应用推出还没多久,就像 Twitter 早期要告诉人们在 Twitter 上做什么一样,我们还有一段时间要适应。与此同时,关于狗、猫和人们冰箱内容的东西也会没完没了。

翻译: 曹木

Meerkat And Periscope Aren’t Sure What To Do With Their Hand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