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技术浪潮很可能就要来了

下一篇文章

观点:Under Armour 或成为互联健康市场的最终赢家

最近我在看一部名为《黑色孤儿》(Orphan Black)的电视剧。这部电视剧讲述了一个陷入疯狂状态的克隆计划。一方面是丧失了人性的科学家们,另一方面是憎恨这一技术的宗教狂热分子。

尽管从电视剧或科幻小说中吸取教训很危险,但有迹象表明,随着技术飞速发展,一些人会担心接下来出现的东西,人们也会站队。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因为技术总是领先于社会,而我们连现有的技术都不怎么了解呢。我们甚至还没有就智能手机、分享一切的态度形成合适的社会规范。

我们仍然在车上发短信,边走边低头看手机,还在火车上大声打电话。一些人在开会或看电影时仍然不记得将手机调成静音模式。

还有更不妥当的行为,去年有个男人在波士顿地铁上 偷拍一位女士的裙底 。尽管人们对此深感愤怒,但法庭却无法给此人定罪。因为以前从没有人碰到过这种问题,也就没有法律对付这种行为。不过 马萨诸塞州在此事上行动迅速 ,立刻拟订了一项针对这一问题的法律。

处于中心地位的旧金山

美国科技中心旧金山就发生了一次大的抵制事件,预示了未来的情景。随着 脑力劳动者涌入旧金山 从事硅谷的高薪工作,被高房租和高级餐厅所驱赶的人就不高兴了。 人们攻击了谷歌和 Facebook 的公交 ,对于它们使用市政公交站的行为深感愤怒。

我的同事凯尔·拉塞尔(Kyle Russell)也在去年因为反科技狂热而 摘下了谷歌眼镜

颠覆性行业也并不总是会获得良好反响。在 Uber 获准运营的一些城市中,出租车司机 在抗议 Uber,出租车司机也 时常开车恐吓 Uber 司机一些租客和邻居抱怨 Airbnb 租赁。这种事情还有很多。

上周我在奥斯丁坐出租车时,当司机了解到我是科技记者时,他建议我写一篇有关 Uber 如何毁了他生计的文章。在接下来的整个旅途中,他一直在抱怨 Uber。这是一个被超出他控制范围的技术变化所深深影响的人。

我们害怕自己无法理解的东西

我在上周还 报道 了奥斯丁的反机器人集会。人们对于这一集会的真实目的存在一些疑问,因为这是一次公关秀的一部分。当我和召开集会的团体的发言人聊天时,他承认这是为他的约会应用吸引关注,但表示这一机会背后的情绪是真实的。

他们非常担心科技发展过快以及技术的应用,尤其是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伊隆·马斯克的评论对这类集会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马斯克在 1 月份还向一个组织 捐赠了 1000 万美元以便“让人工智能发挥好的作用”。不管这意味着什么,肯定有一些人对此产生了共鸣。

和 19 世纪捣毁工业设备来抗议失去纺织工作的 卢德分子 一样,也许我们也会在多种技术的发展道路上见到类似的态度。

我们知道而且卢德分子也了解到了,技术进步不会为任何人停下脚步,不管我们说什么或做什么,技术都会发生。的确,技术有时候会超出我们当时的理解范围和合理监管范围。当这一情况发生时,很有可能人们就会反对这些进步。

我们已经看到了这一趋势的迹象,我估计一场更大的反对浪潮即将到来,尤其是在技术颠覆我们生活的更多方面,造成更多失业,变得越发智能时。我们需要针对所有这些新技术来制定法律和规范,而我们也在这一进程中这么做。

我相信,社会最终会适应,但技术的发展会毫不留情,而如果我们没有时间来理解所有这些变化,人们的反对情绪将会以多种方式表现出来,直到我们弄懂它们。

翻译:1thinc0

Anti-Tech Backlash Could Be Coming Soon To A City Near You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