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促的合作会让可穿戴技术的发展误入歧途

下一篇文章

WordPress 在巴基斯坦遭到封杀

今早的世界顶级奢侈品手表展——巴塞尔世界钟表珠宝博览会(Baselworld)上,可穿戴设备的新闻比比皆是。这表明可穿戴技术在某种程度上正在长大成人,但现在尚处在别扭的青春期,而不是已经成年。此次博览会上的各种消息让人觉得商家们只是想抢占商机,而不是实现了一个目标明确的计划。

可穿戴技术对硬件和软件来说都是一个极有发展前景的领域,但也有太多错误的发展方向。许多厂商模仿漫画中神探迪克·特雷西(Dick Tracy)的对讲机手表,设计出了多款腕上电话,有的甚至出现在 iPhone 诞生之前。专用活动跟踪器也曾在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但终因受众较少而失败,既与功能太少有一定关系,也归因于消费者对设计和品味的追求。

无论如何,这种技术依然不是面向大众市场的,不过它还是需要一次商业上的成功让它变得更流行,同时也让世界了解可穿戴技术在与周围的世界互动上有更多实实在在的好处。从广泛而正面地影响可穿戴技术的现状这个角度看,Apple Watch 是目前最有前景的产品,但一窝蜂地利用或仿效 Apple Watch 的成功则可能对整个可穿戴技术产生绝对负面的影响。Gucci Timepieces at Baselworld 2015

今早的其中一则消息是, 英特尔、豪雅(Tag Heuer)和谷歌 联合宣布将共同打造搭载 Android Wear 系统的智能手表。价格虽未公布,但很可能在五千到一万美元之间(顺便一提,当我点进豪雅的新闻网站时 看到的是这个)。在电子产品上屡次失败的企业家 will.i.am 也宣布与 Gucci Timepieces 合作推出一款外形时尚的智能腕带,新闻稿里居然正面地用了“时尚的科技(fashionology)”一词。

这说明各家公司都急于寻找让他们的产品变得更易于接受的合作伙伴,他们肯定认为这样能让产品更快为更多人接受。可穿戴产品一般是戴在身上的,因此应该找产品市场的领导者——比如时尚和高端手表——来解决接受度的问题,这样还能反过来帮助解决软件问题,还能解决使可穿戴技术与这个相连的世界巧妙地融为一体这个更大的问题。

但毕竟,合作伙伴需要有足够的说服力让他们为可穿戴设备打造一整套服务网和销售对策。如果消费者反应平平,再想让他们涉足可穿戴就非常难了。

问题是,简单的相加并不能解决可穿戴面临的深层次问题:不能只把“科技(technology)”和“时尚(fashion)”简单相加,也不能期待“时尚的科技”能获得成功。仓促的联合只会更有害而不是有利,因为对这些设备不满意的购买者会对其中的每个元素产生怀疑,今后更会对任何可穿戴设备心存顾忌。

img_8964

苹果的智能手表策略的确是唯一有前景的,不仅因为像有些人说的,苹果有卖出任何硬件的号召力,还因为它连贯而综合地处理可穿戴设备的问题,而不是像其他厂商那样草草签下合作协议,然后双方各自处理各自面临的问题。

可穿戴设备的未来潜力所在是无缝集成,即你穿戴的技术能与你周围的任何事物进行互动,显著减少你与环境的冲突,最终定制你周围的环境,并预测你的需求。要实现这一目标,我们需要让消费者不对任何可穿戴技术产生疑虑,也就是说不要让不太可能成功的联合制造尚未完全成形的设备。

The Rush To Find A Dance Partner Is Causing A Wearables Misstep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