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net

普林斯顿在校生创立只供大学生使用的 Friendsy

下一篇文章

Romain Jerome 推出看似电子表的机械表 Subcraft

迈克尔·平斯基(Michael Pinsky)在普林斯顿上大一的时候,有一次去学生休息室看洋基队的比赛。他知道学校里有很多洋基队的球迷,所以他以为休息室里肯定挤满了人。

但休息室里只有 瓦迪亚·穆提(Vaidhy Murti)一人坐在相邻的沙发上。他也是洋基队的球迷。于是两人就聊了起来,并很快成了朋友。

但两人发现,人们并不总有这样的交友机会。

平斯基说:“走在校园里,你会遇见上百个熟人,你跟他们打招呼说‘嘿,啥时候一起吃个饭吧’,但你从来没机会和他们吃饭。”

所以这两个现在上大四的学生决定改变这一状况,他们创立了一个名为 Friendsy 的应用程序。这个应用程序于本月初在全美国推出,旨在方便大学生互相联系,不管是交友、约会、还是勾搭。Friendsy 在全美推出前,已在约 40 个校园中推出。在全美推出两周后,用户数已经翻了一番,达到超过 45000 人。

Friendsy 实际是 Tinder 和传统的 Facebook 的结合体。你需要一个.edu 结尾的邮箱用于注册。穆提说:“就像一个有兴趣投资的风险投资人说的,我们对 Tinder 的改进正是 Facebook 对 Myspace 的改进,也就是要让 Tinder 更加专有和清爽。”

用户可以在这个应用程序中左右滑动来查看每个人的简介,向左滑为删去某人。但与简单的向右滑为与某人配对不同,用户可以选择和另一个大学生交友、约会、还是勾搭。如果另一个大学生也有同样的想法,那你们才算配对成功。

平斯基和穆提说,只对拥有有效.edu 邮箱的学生开放使这个应用程序与众不同。即使是 YikYak 这样的 应用程序也只能按不同的学校分类,而不是只对学校中的学生开放。学校范围内的任何人都可以在上面发消息。

Friendsy 在吸引大学生方面对 Tinder 真是个挑战,而且 Friendsy 还逐渐增加了很多 Tinder 没 mutual有的功能。

你可以用学校、性别、入校时间、专业、组这些关键词过滤个人简介。登陆后,你可以选择只在你自己的学校内可见还是在其他学校内也可见。因此与 Tinder 中可以看见设置的范围内的所有人不同,Friendsy 中可以非常精确地更改筛选方法,甚至能精确到搜索某一个人的程度。

Friendsy 还有一个“暗示”功能,用户可以给配对目标发暗示来增加配对成功的机率。用户会收到暗示通知,通知可以是笼统的“你们学校的某人想和你约会”,也可以是更加明确的“你们学校一个 2016 级机械工程专业的男生想和你约会”。如果你收到一条笼统的暗示,你可以请求一条更明确的暗示。.

这个应用程序还有一个恭维功能,和 YikYak 上的信息流很相似。用户可以匿名发布关于某人的信息,其他人可以收藏它。不过平斯基说,这个功能与 YikYak 的不同之处在于,这些信息会被密切监控,只保留对个人的正面评价。尽管有密切监控,它似乎依然是最有风险的一个功能,因为很可能会有关于某个人的错误信息被发布出来,而且随着用户群的不断增长,密切监控将变得越来越难。

此外,这个应用程序有一个叫 ChitChat 的功能,可以把你与任意一个在线的学生配对,然后你们可以在线聊天。

Friendsy 最早是在 2013 年春天作为一个网站在普林斯顿推出的,随后演变为一款移动应用,在达特茅斯大学等其他学校中推出。

到了九月底,这个应用程序又 在我的学校西北大学中推出 。据 一个学生出版物报道 ,应用程序发布仅一周就有 1700 多名学生注册,这对一个有约 8000 名本科生的学校来说可是个不小的数字。它在密歇根大学、西北大学、达特茅斯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及詹姆斯·麦迪逊大学中最受欢迎。

我进入大学后仅四年间,从 Tinder 到 Hinge 的种种交友应用已经使学生间见面、勾搭、甚至约会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的很多朋友都经常使用多个交友应用,以至于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当某个朋友和 Hinge 的一个人交谈,另一个朋友发现这个人与她在 CoffeeMeets Bagel 上遇到的是同一个人。

选择已经这么多了,一款新的交友应用似乎是大学生最不需要的东西。但在大学城中,许多学生给 Tinder 设置了一个很小的范围,这样 Tinder 上只有同学。像 Hinge 之类的应用只会把你限制在与 inside_chitchat别人共同的朋友的范围内。而在 Friendsy 上,你可以确切地知道和你互动的这个人确实是你们学校的学生。

据创始人介绍,Friendsy 现在在 70 多个美国大学中有超过 50000 名用户,在某一给定会话中,用户平均花在 Friendsy 上的时间为 26 分钟。应用已经为几千人成功配对。

在我们学校里,给朋友发匿名邀请的功能使 Friendsy 迅速壮大。这样学生不用直接走上前也能勾搭别人,而且匿名带来的神秘感使学生迫切地想注册使用。

尽管自前年秋天在西北大学推出以来,学生对 Friendsy 的热情已经有所减退,但我有些正在约会的朋友依然在使用它。我还听到一些朋友像去年谈论 Tinder 时那样谈论使用它结交新朋友或勾搭别人。

有了配对为朋友的选项,Friendsy 除了勾搭还有别的用处。在它刚推出时,我用它与很久没碰面的朋友重新取得了联系。

应用的创始人告诉我,如果对用户进行分类,每类用户的人数基本相同,但看起来这个应用对刚进入大学校园的学生结识新朋友更有帮助。

由于平斯基和穆提即将毕业,他们下一步将考虑 Friendsy 的用户毕业后将会怎样。他们可能会给 Friendsy 添加一个校友网络,在其中用户可以结识其他处在同一城市中的刚毕业的人;或者也可以继续留在学校的交友网中,结识其他在校生。

Friendsy 由一个普林斯顿大学加速器项目提供支持。它在推出时从纽约的天使投资人手中筹集了超过 20 万美元。

Friendsy Is Tinder For College Students Only, Created By Two Princeton Student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