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应用让我们变得更胖

下一篇文章

阿里投资 Snapchat 探因

编者按 尼尔·埃亚勒(Nir Eyal )是《Hooked: How to Build Habit-Forming Products》(成瘾:如何开发能培育用户习惯的产品)一书的作者,他还是产品心理学博客 NirAndFar.com的博主。

健身应用正风行一时。许许多多的新公司和新产品想要追踪你的步数、计算你摄入和消耗的热量,以期甩掉过剩的脂肪。这里面只有一个问题:这些应用大部分都没有用。事实上,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它们正让我们变得更胖。

一项研究揭开了“可穿戴设备的肮脏秘密”,称“这些设备无法推动大部分用户进行长期的持续参与”。市场研究公司 Endeavour Partners 的研究发现,“在拥有一件现代化活动追踪器的美国消费者当中,有超过一半的人已经不再使用,三分之一的人在拿到设备的 6 个月内就停止使用。”

尽管这份研究报告提到人们不坚持使用活动追踪设备有好几种原因,但我自己的看法非常简单:它们会产生事与愿违的效果。以下列出了三个令人惊讶的原因,说明健身应用为什么可能让我们变得更不快乐以及更加肥胖。

体重增减并非摄入和消耗热量那样简单

健身应用会让我们变胖的第一个原因在于,它们几乎全都基于一个普遍流传的误解。这类设备和应用大多试图敦促人们少吃和多运动。它们要求用户追踪自己吃了什么以及做了多少运动,以量化自己一天是否摄入了过剩的热量。这种误解认为,吃了太多或动得太少,你就会发胖,对不对?事实并非如此。

关于摄入和消耗热量理论过于简化的证据是非常充分的。举例来说,医生很久以前就知道, 某些类型的药物 会通过改变人体激素水平而令病人体重出现增加和减少的情况。如果减肥只是“能量平衡”那样简单,那么这些药物就不会让病人变得更胖,但他们确实变胖了。

药物并非唯一会改变人体激素水平的东西。某些食物会通过刺激胰岛素这类激素的分泌,促使身体储存脂肪。Nutrition Science Initiative 联合创始人 彼得·阿提亚(Peter Attia)博士称 ,“所有的热量并非完全平等……食物(热量)当中的能量含量具有重要意义,只不过比之食物对我们身体造成的新陈代谢效应,它的重要性更小一些。”

对大多数健身应用而言,高果糖玉米糖浆中的 1 卡路里热量跟蛋白质中的 1 卡路里热量是相等的,尽管科学研究和我们的身体持有相反的看法。显然,热量不只是热量,而通过延续上述谎言,健身应用是在帮助人们增重而不是减肥。

锻炼不会让你变瘦

锻炼可能对你有害。你的理解对了吗?让我们再深入一些。对很多人来说,锻炼是在浪费时间,如果还算不上有害的话。

让我们从这样一个事实开始说起,根据美国消费品安全委员会(U.S. Consumer Product Safety Commission)提供的信息 ,在 2012 年,“超过 190 万人受到跟运动相关的伤害,在急诊室中接受治疗。”不过,该数据只统计了那些到医院就诊的人。还有另外数以百万计的人遭遇了扭伤、割伤和导致健康并发症的影响,更不用说疼痛和苦楚了。

锻炼会伤害我们,这里面还有其他原因。 科普作家加里·塔贝斯(Gary Taubes)说 ,“说到锻炼,或许可以肯定的一件事情是,它往往会让我们感觉更饥饿。可能不是立竿见影,但最终会那样。”

尽管塔贝斯在他关于这个话题的多部书籍中列举了大量的证据,但我们同样能够直观地理解这种看法。然而,大多数健身应用忽略了锻炼增进人们食欲的事实。

当我们锻炼时,血液中的葡萄糖会被消耗掉,这会促使人体产生不舒服的饥饿感,提醒我们进行补充。这种感觉,或对此的担忧,会推动我们寻找食物。如果你曾经进入过我妻子所谓的“饥愤”状态(饥饿和愤怒的组合),那你就会知道人为了填饱肚子什么事情都能干出来(其中包括吃掉剩下的婴儿食品,但我发誓,我只干过一次)。

人类繁衍生息已经有 20 万年,在其中大约 95%的时间里,食物是比较难以获得的。然而,到了如今,富含糖分的高热量食品已经变得非常廉价、美味,而且随处可得。我们的祖先要用双手和原始工具辛苦地敲开坚果,或是用强有力的颌骨撕碎动物尸体,相比之下,我们在 Jamba Juice 只要动动嘴就能吮吸到经过处理的超级芒果冰沙了(顺便说一句,最小的 16 盎司装含有 52 克的糖分)。

锻炼让我们变胖,因为锻炼会让我们整天感到饥饿,又因为如今的食物中包含了那么多让我们发胖的成分,我们就会更有可能在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摄入过量的食物。午饭时多扒了几口,饭后多吃了一片水果,我们在跑步机上锻炼 30 分钟消耗的 300 卡路里热量就全都回来了。

锻炼会让我们吃掉过量的食物,这还有一个更具颠覆性的原因。锻炼不仅会增加饥饿感,而且还会让我们得到放纵的许可。这种现象被称为“ 道德许可 ”(moral licensing),即当我们在生活中的一个方面表现良好时,我们就会产生在另一个方面挥霍无度的心理倾向。

一项研究 发现,“相较于传统产品,人们更有可能在购买(环保)绿色产品后说谎和偷窃。”道德许可正是背后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其他研究发现,那些相信复合维生素片具有巨大健康好处的被试者会从事更少的体育锻炼、 更不可能选择健康食品 以及 抽更多的香烟

这种现象说明了,为什么很多运动员在为比赛训练时会长胖。他们在训练时会消耗更多的热量,但通过整天放纵自己的嘴巴——比如在训练后喝下会刺激胰岛素分泌的“运动饮料”——他们从锻炼中获得的健康好处都被抵消了。

我们并不是生活在一种行为真空状态当中,锻炼后发胖还存在更深层次的生理和心理影响。不仅因为我们在锻炼后变得更加饥饿,还在于我们更有可能屈服于这样一种想法,即我们在健身房挥洒的汗水已经赎清饕餮之罪了。不幸的是,大多数健身应用延续了那些适得其反的行为,我们甚至注意不到它们反作用的方式,当然这种反作用也不是出于我们的本意。

要让用户想去做,而不是必须做

我要指出,锻炼对每个人来说并非都是一件坏事,只不过是那些讨厌锻炼的人罢了(这差不多就是没在锻炼的所有人)。我对大多数健身应用的抱怨可以归结为这样一个事实,即它们忽略了长期行为变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我研究过这个世界上最成功的一些消费技术公司,我考察了 Facebook、Twitter、Pinterest 以及 iPhone 为什么善于改变用户的行为。我希望自己学到的东西可以被那些寻求培养良好行为习惯的人加以利用。我发现,这些产品和服务拥有数个共同属性,其中就包括它们用起来很有趣。

相比之下,健身应用总的来说是一种拖累。 心理抗拒(reactance)这种现象告诉我们,人们往往不愿意去做自己感觉被迫去做的事情。试图通过让人们去做必须做(而不是想去做)的事情来培养一种行为习惯,这从长期来看是 行不通的 。当然,我们可以忍饥挨饿一段时间,也可以在几周时间里使用椭圆机进行锻炼,不过如果我们无法从中享受到乐趣,最终的结果就是放弃。这就是为什么唯一坚持使用这些追踪服务的人,他们要么早在开始使用应用前就已经在追踪自己的活动和摄入的营养,要么学会了从中找到乐趣(这些人的数量非常少)。

不幸的是,到目前为止,健康追踪这个新兴产业过分依赖于游戏般的激励来诱导用户行为。但是,游戏总会有一个尽头。当积分、排行榜以及步数这样的锻炼奖励失去了新奇感,使用体验会变得单调,用户就会退出。下一代健身应用需要把重点放在帮助用户享受活动本身之上,而不是人为制定常常显得轻率的目标。

虽然我在这里批评了健身追踪器,但健康科技的未来不乏机遇。通过找到办法帮助人们学会爱上体育锻炼,阻止道德许可发挥作用,用户就更有可能继续在未来从事这些活动。此外,能够帮助人们摄入正确食物(而不是更少热量)的产品也是亟需的。

有朝一日,一大批新的技术将最终实现健身应用的承诺,即帮助我们保持理想体重,并活得更好和更长久。我们只是还没有走到那一步。

作者注:我将在今年 3 月 24 日举行的 Habit Summit上发表演讲,TechCrunch 读者可以使用优惠码“ TechCrunch50”获得 50美元的门票优惠。

翻译:王灿均(@何无鱼

Your Fitness App Is Making You F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