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k Yak 涉嫌网络霸凌,被移出谷歌应用排行榜

下一篇文章

BuildScience:整合大型办公楼硬件系统的服务

如果说,匿名应用的兴起证明了一些什么的话,那么就是,当社会对人性的束缚被解除,我们被允许分享自己的阴暗面之后,人类实际上会变成非常丑陋的生物。某些时候,人们甚至会因为激起他人的愤怒而感到刺激。最新一个案例:Yik Yak 利用匿名社交功能实现了快速增长,但应用内的“西部拓荒”氛围已导致近期美国多家大学封杀了该应用。

目前看来,对 YikYak 感到不满的并不仅仅是大学。这款应用于 2014 年 10 月被谷歌 Play 应用商店从排行榜中移除。这意味着,安卓用户只能通过搜索来找到该应用,而无法通过 应用商店排行榜 去下载。

在被移出排行榜之前,YikYak 在谷歌 Play 的“社交类”应用中排名第 13,而总排名也达到 149。而第二天,这款应用就从排行榜中完全消失,没有获得任何排名。

yikyak-google-play (1)

来自应用研究机构 AppAnnie 的数据显示了这一点,而该公司也已确认数据是准确的。如果一款应用从 App Annie 的排行榜中消失,那么排名应当已低于 1500 名。如果没有外界干预,那么类似 Yik Yak 的热门社交应用不可能从排行榜前列突然滑出排行榜。

谷歌参与封杀 YikYak

移动应用开发者可以自行下架应用,不过如果这样做,那么用户也将无法通过搜索找到该应用。由于 Yik Yak 应用仍可以通过搜索来找到,因此这意味着,谷歌对 Yik Yak 在排行榜中的表现进行了干预。

谷歌这样做可能是由于,YikYak 违反了谷歌开发者指南中关于“仇恨言论”的条款。根据谷歌的“ 开发者项目政策 ”,该公司不允许 “针对种族、民族、宗教信仰、是否残疾、性别、年龄、是否退伍军人,以及性取向/性别认同” 发表歧视性的言论。

那么,既然有这样的规定,那么这款应用为何还能存在?或许,这是由于谷歌并不想做得太过分,导致一款热门应用完全无法在其应用商店上架。尤其考虑到,苹果并未这样做,尽管后者通常有着更严格的规定。(谷歌和 Yik Yak 均未对此置评。)

我们应当注意到,在 iOS 平台上,Yik Yak 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滑坡。去年秋季,Yik Yak 在 App Store 的排名稳定在前 10、前 20,或是前 30,但随后出现了大幅滑坡。美国科技博客 GigaOm 此前曾指出 ,这一滑坡发生在该公司的融资之后。

不过截至昨天,YikYak 在 App Store“社交类”应用的排名仍达到 20,而总排名为 162。这意味着,苹果并未将这款应用从排行榜中移除,这或许也是谷歌没有将该应用彻底下架的部分原因。或许,谷歌也可能在观望,Yik Yak 的新工具能否完成其平台上内容的优化。

screen-shot-2015-03-10-at-2-55-01-pm (1)

学校的封杀是否导致了 YikYak 的滑坡?

Yik Yak 的经历,以及该平台上内容引起的争议并非新鲜事物。

与此前的 Ask.fm,以及社交网络发展早期的 MySpace 类似,许多人指责,Yik Yak 上存在大量的在线霸凌和骚扰行为。这样的霸凌行为可能会给更年轻的儿童用户造成不利影响。此前,Ask.fm 已经发现,该平台上发生的多起少年自杀事件 使许多初中生和高中生用户感到困扰

Yik Yak 也在阻止少年儿童使用其应用,甚至于去年春季 设置了位置屏蔽机制 ,阻拦校园内用户使用其应用。那么,Yik Yak 这样做原因何在?这款应用原本面向成年人,而十几岁少年对这款应用的滥用损害了 Yik Yak 在家长、教师,以及一些官员中的信誉,导致这款应用遭到了多次封杀。

不幸的是,在获得匿名性带来的便利之后,“成年人”的表现也并不比少年们要好到哪去。

近期,在美国多所大学,包括东密歇根大学、纽约尤蒂卡学院和佛蒙特州诺维奇大学,Yik Yak 都遭到了封杀令。而另一些大学的学生也呼吁学校禁用这款应用,这些学校即将做出回应。

screen-shot-2015-03-10-at-2-51-38-pm (1)

“他们怎么看自己我不知道,反正我觉得他们身上的味道太浓了,真够恶心。如果说真话就等于种族歧视,那我也无所谓了。”

在一些情况下,Yik Yak 被用于发布 大规模暴力威胁 ,例如在北卡罗来纳大学、密歇根周立大学、佐治亚大学和陶森大学。

而更多学校正在研究,如何处理 Yik Yak 上存在争议的仇恨言论。在包括克莱姆森大学、埃默里大学、科尔盖特大学、德州大学、肯尼恩学院和迈阿密大学在内的学校,学生已要求禁用 Yik Yak。不过在很多情况下,学校尚未对此做出回应。

在另一些情况下,学校已经意识到滥用行为的存在,不过选择了不采取应对措施。例如,杜克大学已表示,不会禁用 Yik Yak,因为该校不支持“任何形式的审查”。

在杜克大学学生创办的刊物《The Chronicle》上,学校教务长苏·瓦西奥莱克(Sue Wasiolek)解释,杜克大学无法采取任何措施,阻止有害内容在类似 Yik Yak 的讨论平台上传播,因此即便关闭了 Yik Yak,其他类似应用也会出现。

yik-yak

杜克大学以往也曾遭遇过类似问题。此前,该学校的一名学生开发了一个在线流言讨论版 JuicyCampus。由于网络霸凌问题,JuicyCampus 遭到了封杀,但随后另一个名为 Collegiate ACB 的讨论版再次兴起。而由于负面消息引起了媒体关注,后者也于 2014 年被关闭。(JuicyCampus 创始人马特·伊弗斯特(Matt Ivester)近期对《纽约时报》表示,在 JuicyCampus 兴起时,人们还没有听说过“网络霸凌”一词,但目前 Yik Yak 应该更好地意识到这一问题。)

除了在学校内引起的争议之外,网络上还出现了一些有组织的请愿,呼吁谷歌和苹果将 Yik Yak 从各自的应用商店下架。他们认为,这款应用已成为了网络暴力的“入口”。

尽管有人认为,封杀这款应用将不利于言论自由,但问题并非如此简单。这款应用内的一些内容是有害的,不应受到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保护。不过,另一些内容很有趣,甚至也很有用。粗暴的封杀整个应用将过犹不及。

Yik Yak 则 表示 ,该公司已经设置了内容过滤机制,并有着专门的团队 24 小时对用户发布的内容进行审核。因此,该公司已经看到了应用所面临的问题。或许,该公司提供的系统还不够好,响应速度也不够快,无法对该应用数百万用户发布的内容进行实时审核。

考虑到 Yik Yak 已被移出谷歌 Play 排行榜很长时间,目前并不清楚,该应用能否以及何时重返这些排行榜。目前也不清楚,谷歌这样的举措对该应用的长期增长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毕竟,这款应用的增长主要来自口碑传播。这意味着,用户大多会主动寻找这款应用,而不是通过偶然的发现。

翻译:维金(@Li Wei

Yik Yak Quietly Dropped From Google Play Charts In Octob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