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Tinder”的兴起

下一篇文章

联想:Superfish 今年一月就停止预装了

正所谓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但是这句话也适用于不同的应用吗?Tinder 为在线约会带来了近乎无情的高效。然而,正如人们会根据自己的风格选择独特的夜店,我们现在也看到了大批采用 Tinder 模式的小众约会应用。无论你有多么特别,它们都可以帮你找到命中注定的那一位。

现在已经是 JDate 2.0 的时代。当然,专门的约会服务在互联网出现之前就一直存在了,比如专门面向单身的基督徒、忙碌的白领和年长人士的服务。而且这些服务也登陆到了桌面的网页平台上了。

然而,有一些因素导致它们难以成为特别大规模的服务。每一项新服务都需要再次注册账户,建立档案,以及学习新的交互方式。有些服务需要收费,有些服务需要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而且无论是怎样的约会服务,人们通常只会在家中感到寂寞的时候才会使用。

JSwipe,一款专门面向犹太人的交友应用

JSwipe,一款专门面向犹太人的交友应用

“微 Tinder”应用的出现打破了上面提到的交友障碍。Facebook 登录和照片库的授权使得注册流程变得非常简单,而且用户档案的建立几乎是自动完成的。大部分的应用都采用“向右滑动表示感兴趣”的机制。它们通常都是免费的,而且会使用筛选条件和算法来帮你挑选对象。无论你在什么时候需要陪伴,你都可以在互联网这个大型单身酒吧里面碰运气。

约会交友已经变成了一件随意的事情。加入另外一个约会应用几乎不需要额外的“成本”。所以我们有动力加入超过一个约会应用。

于是,雅皮士的 Hinge、精英人士的 TheLeague、害羞男士的 Bumble、语言大师的 The Catch、职场黑人的 Meld,以及适合志趣相投伴侣的 Willow、用于寻找一夜情的 Heavenly Sinful、面向变性人的 Thaijoop、饮食健康爱好者的 SaladMatch、面向军人的 UniformDating 等等一系列的约会应用就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了。我可以肯定以后每个亚文化都会需要一个自己的“微 Tinder”,比如朋克摇滚迷、嬉皮士、宅男、哥特迷,还有各种你不知道的宗教、民族和偶像崇拜。

tinder-filters

Tinder 简单的筛选选项

其实人以群分这种做法本身是有风险的。许多批评者都 对 The League 的排他模式大加攻击 ,他们认为利用人们的职业和毕业院校作为准入标准实际上是在歧视来自较低社会经济阶层的人。不同的种族需要属于自己的交友应用这种想法也是处在种族主义的边缘。难道爱情也不应该拥有流动性吗?

当然,这些应用的出现还是有原因的,因为人们需要它们。传统的交友模式依赖人与人之间在生活中的交集,例如你经常出现的地方,双方的共同的朋友,或者你参与的社区。小众的约会应用相当于建立了各种各样的小型俱乐部,身处其中的人都有着共同的背景,因此他们会感到更加自在。

问题在于 Tinder 有多大的意愿想要占据这些细分的市场,或者它愿意割让多少份额给这些微不足道的竞争对手。

目前,Tinder 似乎仍在坚持“一款应用走天下”的路线,Tinder 的首席执行官肖恩·拉德(Sean Rad)向我表示,它的重点并非满足小众需求。用户在 Tinder 可以选择的筛选条件只有年龄、距离和性别。但这并不意味着 Tinder 没有尝试为你展示合适的人,它会悄悄的记录你的喜好模式,从而找出更多适合你口味的对象。

下面是我在 TechCrunch Disrupt SF 2014 上对拉德的采访内容,我们讨论了专门约会应用和 Tinder 对世界的影响等话题。

不过我个人觉得 Tinder 的母公司 IAC 至少应该考虑一下开发自己的“微 Tinder”应用,为它的主应用增加更多的区分度,或者可以选择收购一些发展良好的专门交友应用。

我听到最多关于 Tinder 的抱怨是,尽管用户可以在这里发现很多看上去很不错的对象,但还是要经过多次糟糕的约会才能找到适合自己的人。更好的筛选机制可以将真正合适的人匹配在一起,无论他们最终走向婚姻还是只进行一次激情的约会都会更容易一些。

能够实现最佳匹配的应用将会脱颖而出。当然,如果要做好红娘的工作,它们还需要在算法、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方面进行大量的工作。不过应用只需要询问用户的喜好就能在这方面做得很好了。

“大约会”时代

如果要在这个“大约会”时代中找到心仪的对象,我们将需要更好的筛选和发现机制。

人们对这种现状有着 不同的定义 ,不过我个人认为这指的是当前全球化的约会现状,互联网向我们展示了太多可以成为未来伴侣的人。从前,我们可以选择的约会对象不多,一般都是在自己所处的地方或者社交圈子里面寻找。现在,包括 Tinder 在内的各种约会应用为我们带来几乎无限的选择。

不过这也可能不是一件好事,因为人们实在有太多的选择了。

the-league-screenshot研究 表明随着选择数量的增加,决策者对于自己选择的满意程度会降低,因为人们更有可能会害怕自己做出了错误的选择。这对于约会来说是严重的问题,因为浪漫和陪伴是决定双方是否快乐的重要因素。然而太多的可选对象会加大进行选择的机会成本,所以如果我们现在的快乐程度可能不如 200 年之前,因为那时候我们只需从镇子上的 20 位合适对象里面选择一个。

还有另外一种观点是,如果有更多的选择,你可以从中更好地了解自己。如果人们接受的“大约会”的概念,并进行大量的约会,最终他们会清楚知道自己想要和怎样的人共度余生(还可以了解他们自己的缺点)。

但无论“大约会”的概念是好是坏,你还是需要筛选约会对象的。哪个应用可以做出能够从沙子里淘出金子的筛子,它将成为这轮爱情淘金热潮当中的赢家。

翻译:关嘉伟(@consideRay

Rise Of The Micro-Tind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