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传统电视服务,我的“掐线族”日记(第一季)

下一篇文章

Anki 推出自制赛道套装 Anki Overdrive

2015 年新年愿望:“掐线”。

我知道,按照某些人的说法,我是姗姗来迟。

早期的“掐线族”(即不再交纳有线电视费,转而观看互联网视频的人)几年前就挣脱了这种束缚,也再未“ 吃回头草”。就我个人来说,脑海中也经常浮现 停掉有线电视 的念头,但出于某些原因,我最后还是续交了有线电视费。

不过,现在也许是最终断绝与大型有线电视台及其昂贵的电视服务包联系的最佳时机了。以前,你要为数百个频道付费,但真正会看的频道只有那么十几个——其中许多你还可以在 Netflix 或亚马逊上面观看。

我知道,不少人也有这种想法。对于 2015 年“掐线”现象会有哪些新的变化,下面完全是我个人的主观看法:我对自己在今年加入“掐线族”大家庭后写的日记。这本日记的核心内容都与电视有关,虽然也提到体育和电影,但并不是重点。

对于不再续交有线电视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但我做出“掐线”的决定,既源于对自身经济状况的考虑,也与常识有关。除了一些最受欢迎的电视剧集,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间已经少于上网观看视频内容的时间。现如今,大量高品质电视内容正被制作出来,对于新的电视剧集,我面临着大量的选择,因此在看完一个剧集后,可以轻松找到新的观看。

*在这本日记中,我会谈到几部我看过的几部电视剧集。大家可以在下面随意发表意见,说我没品位。谢谢。

掐线第一天:我真的掐线了

在“掐线”之前,Verizon 是我的电视服务提供商。但在优惠期到期后,Verizon 的 服务包价格上涨至 189 美元,其中包括手机、电视和互联网的费用。这并不是一笔小数目,特别是我现在主要上网观看娱乐节目,很少在晚上坐在电视机前看什么节目。

既然不再经常看电视,也就没有必要续费了。看起来,这是一个让我 下定决心的合适时间。

但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我不得不拒绝有生以来遇到的最优秀电话销售人员之一的卖力推销。看起来,Verizon 公司特意招募了一个专业人士,专门与“掐线族”进行协商。也许,正是由于我还没有完全下决心“掐线”,他才会利用这一点向我展开心理攻势。但是,无论他怎么劝说,我都没动摇,最终还是婉拒了这位优秀的推销人员:“不了,我现在只需要互联网服务。谢谢。”

我做到了,我自由啦!

今天,我以每个月 65 美元的价格,订阅了 FiOS 互联网服务。我又以每年 99 美元订阅了 Amazon Prime(当然,我不仅仅只使用 Prime Instant Video)。此外,我还购买了 Netflix 和 Hulu Plus 的服务,每个月的价格分别为 8.37 美元和 7.99 美元。

这三项服务(亚马逊、Netflix 和 Hulu)加起来的费用每个月只有 24.61 美元,老实说,就我看的电影和电视剧集的数量而言,花这些钱绝对是物有所值。

netflix-devices

掐线第一周的决定:选择合适的客厅设备

我现在花钱购买的所有服务都在网上和移动设备上。但有时你可能仍然需要坐在大屏幕前欣赏节目的美好体验。我知道自己偶尔也渴望这种体验。在这种情况下,你就需要购买机顶盒或流媒体电视棒。

选择什么样的机顶盒或流媒体设备,主要与你的个人偏好有关。对于身在苹果生态系统的人来说,Apple TV 或许更能派上用场,特别是在你已从 iTunes 上面下载了大量内容的情况下。对于偏爱谷歌服务的用户,他们可以选择更新的 Android TV。对于亚马逊服务的订阅用户——他们可能已有多张“季票”(seasonpass)或其他已购买的内容,Amazon Fire TV 和 FireTV 电视棒也是不错的选择。更廉价的选择则是谷歌 Chromecast 电视棒——很显然,人们都喜欢物美价廉的服务。 谷歌称 ,Chromecast 电视棒是 2014 年美国销量最高的流媒体设备。

在上述产品中,有些价格高一些,有些价格低一些,但在功能、应用和所支持的服务等方面,它们都有各自的优势和劣势。所以,大家根本没必要在这个方面做无谓的重复劳动,如果你依旧犹豫不决,可以点击 这个链接 ,里面是我对这些设备优劣的详细比较。

如果你最在乎的是价格,亚马逊电视棒或谷歌 Chromecast 将是你最理想的选择,但它们的功能偶尔会让人很抓狂。购买一款有遥控器的产品(或可以与遥控器一起使用的产品,比如亚马逊电视棒),能够更平稳地完成过渡。

我很喜欢 Roku 3 的遥控器。深夜在看题材劲爆的电影时,我可以将耳机插入 Roku 3 遥控器,不会打扰孩子们的休息。

但我之所以对 Roku 3 青睐有加,最主要是它在易用性、内容数量和功能等方面都胜出竞争对手。

当然,购买 Roku 3 而非 Roku 其他产品, 还有技术方面的几个考虑 ,比如说它提供的端口或速度。如果你感觉 Roku3 有点贵,完全可以选择 Roku 2。

不过,Roku 3 真正让人称道的是,它并不偏爱自家内容。亚马逊、苹果和谷歌均有自己的影视剧生态系统,所以他们会通过自家设备来扩大这些影视生态系统的影响力,有时会存在“排外”的现象。Roku 则是一视同仁。

我可以在 Roku 3 上面观看 Netflix、亚马逊和 Hulu 的内容。当我跟别人要了 HBO GO 的密码以后,同样能在 Roku 3 上面观看节目。实际上,Roku 提供超过 2000 个频道,所以你根本无需为内容资源不足而担心。你可以观看新闻,播放音乐和视频,甚至是观看小众和独立的影视制作。另外它还有一些免费频道,比如 PBS、Crackle 和 Smithsonian,还有针对体育迷的付费增值服务,例如足球、NHL 和 NBA 等节目。

另一方面,使用谷歌产品之所以让人沮丧,是因为我不能从电脑上将之前从亚马逊购买的电影轻松传送至 Chromecast。有一天,我将 Chromecast 放在女儿的游戏室,那简直就是一个噩梦。每隔几分钟,她就会跑出来,试图抢过我手中的手机,更换她之前选好的 Netflix 节目。“我想看别的东西!”说着,她从我手里一把抢走了 iPhone。

这几天,我不得不走到办公室电脑旁边,将从 Amazon.com 购买的《冰雪奇缘》和《奇妙仙子》(Tinker Bell)传输到 Chromecast,这样的经历究竟发生过多少次,连我自己都记不起来了。

chromecast

后来,我给女儿购买了更新的 Android TV,主要是因为它有遥控器。尽管如此,由于没有真正的“儿童”模式,我其实并不喜欢这款流媒体设备。有了 Android TV,她能看主屏幕上朋友推荐的成年人节目,所以你得处处小心。(你不能看《恶搞之家》,它不是针对儿童的节目。是的,我知道它是卡通片。)

同 Amazon Fire TV 一样,Android TV 也提供语音搜索功能。这据说是 Android TV 的一个卖点,但我并不常用这项功能,我觉得与电视对话很奇怪。这么多年来,我仍然在试图习惯 Siri。我想你得给我更多时间适应。

接下来的几天,我没有再使用登录了 Netflix 账户的 Android TV,这样,它就不会向我女儿显示我的“推荐”了。后来,我彻底关了电视电源。

我心里想,或许也应该给女儿的游戏室配备 Roku 设备。

roku3

掐线第一周到第二周:适应新的用户界面

在试用各类机顶盒设备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最喜欢 Roku,原因有如下几点。

以流媒体形式从 Roku 上面传输内容很简单,仅需在遥控器上按几下按钮,就可以获得你想要的内容。如果你喜欢从手机上“ 投射 ”节目,你可以选择 Netflix 和 YouTube 这样的应用来完成。

Roku 还推出了自有智能手机应用,但我承认我永远都不会使用。

依我看,Roku 的用户界面是最直观的,当你在查找具体的内容时,你可以按照“音乐”、“体育”、“新闻”等类别进行搜索,整个过程相当容易。Roku 的“Channel Store”还可以让对设备进行定制,令其只将你最常用的应用(如 Netflix 和 Hulu)显示在主屏幕。

但无论你最终使用哪款设备,在从传统电视向流媒体内容转变过程中,一开始最棘手的事情是每款应用或服务的用户界面截然不同。

每一款应用在内容搜索、界面推荐、访问已存或收藏节目,以及打开或关闭隐藏字幕的方式上都具有其独特性。当你在不同的应用之间转换时,你不得不适应一系列全新的行为——传统有线电视服务便不存在这种问题。对于不太熟悉技术的用户来说,这或许会带来一些问题,但并不是一个无法克服的挑战。

在适应了使用软件和应用本身的复杂性以后,你最终就需要勇敢面对“掐线”的现实了。

掐线第二周:上帝啊,我都干了什么啊?

没有直播赛事!必须等很久才能看那台节目?

我这个人不会撒谎,在决定“掐线”后(从技术上讲,发生在 12 月份中下旬),我也曾疑虑过,也曾后悔过。你可能也有过相同的经历。我每年必看迪克·克拉克(Dick Clark)新年 Rockin’ Eve 节目的习惯戛然而止。金球奖?我也不得不与它说再见了。朋友来家做客时一起看比赛?对不起了!(天线接收信号很差。)

那部你每周必看、扣人心弦的电视剧的新一集有什么精彩的内容?那部让你感觉等待度日如年、迫切想知道最终结局的电视剧的新一集何时播出?你不得不至少等待一天时间,即便你订阅了亚马逊的“季票”或是已经在 Hulu 上面进行了收藏。这的确是一种煎熬。

注意:我发现可以通过别的途径来解决这个问题,你需要登录几家非法网站,由于担心它们有一天会被关闭,不到万不得已,我一般不会用这种方法。有一家网站甚至多次解了我燃眉之急,甚至在云端给了我“DVR 空间”。上帝保佑你。

如果你是体育迷,“掐线”带来的不便更为严重。我个人对此倒是不太在乎,但可能你们很在乎。要想说清楚这个问题,还需要写另一篇完整的文章。不过鉴于涉及到法律问题,我不能详细描述如何通过不太合法的手段来观看现场体育比赛的窍门。

但至少你可以看“ 超级碗 ”,对吧?也许我应该建议你与付费订阅有线电视的人交朋友?或者应该去酒吧?要不在 Sling TV 试试运气,有时它上面会播出一些 ESPN 节目。

万一你错过了最新赛事,Sling TV 的服务可以减轻你“掐线之痛”,它上面不仅有体育节目,还提供了许多你想要观看但又不想付费订阅的频道,比如说 TBS、TNT 或迪士尼,根据你选择的内容范围,这些频道每个月的订阅费在 20 美元至 25 美元之间。但我自己倒是觉得没有为了这些外来频道而将“电视费”翻倍的必要,尤其是我并不需要体育报道。

掐线第三周:学会放弃

作为“掐线族”的一员,另外一个有趣的事情是,知道没了哪些东西,你自己照样过日子。虽然我很遗憾错过一些现场直播节目,但我并不会错过本地新闻和一大堆高品质电视剧。

毕竟,网上和社交媒体上到处都是新闻。

至于那些你不得不放弃的“不过如此”的节目,有大量更优质的节目可以填补它们的空白。对于那些必看但订阅价格偏高的电视剧集…嗯,你还有别的办法。

例如,CBS 自作多情地认为 ,他们的节目品质非常好,观众选择其推出的独立订阅服务绝对是物有所值。呵呵,其实不然。

CBS 会将一部电视剧的五集放到旗下网站免费播出,至于订阅用户,他们则可以观看热播剧集的最新 7 集内容,但不是全部内容,而且你还必须忍受广告的煎熬。

cbs-all-access

我的意思是说,我有时很讨厌看什么《生活大爆炸》(The Big Bang Theory),但会通过别的途径去看 Hulu 上面还没有更新的新一季内容吗?不会。(有一次,我无聊极了,就从亚马逊上购买了一集。这样的事情再不会发生了。)

更为重要的是,对于错过一些自己不太爱看的节目,我真的很无所谓。我不可能对 CBS 上面的新剧集上瘾,除非他们制作出堪比《权力的游戏》(Games ofThrones)那样的精品剧集。

CBS 制作不出来这样的精品,因为他们是网络电视台。

换言之,CBS 的贪婪可能会成为衰落的罪魁祸首。由于 “付费墙”的存在,CBS 的内容更难以看到,与此同时,Netflix、Hulu、亚马逊这样的流媒体服务却制作出大量原创聚集,许多还属于精品,甚至捧回过一些奖项

没有《破产姐妹》(2 Broke Girls)的生活仍然在继续,而且还有滋有味。无论如何,这部大戏终将落幕。再见吧,CBS。

掐线一个月:开始厌倦 Hulu

在“掐线”一个月左右,你开始适应了新生活方式的缺憾,同时发现一旦被迫重新回到过去,它们对你神经的刺激甚于以前。

例如,Hulu 就让人变得筋疲力尽。

Hulu 用户界面不错,内容也很丰富,如果你正观看网络电视节目,它的这两个特点应该符合你的要求——作为“掐线族”的新成员,你可能并未彻底做好放弃的准备。

但商业广告让人很抓狂——我的意思是说这感觉就像是在看电视一样,甚至比电视的体验还糟糕!如果你已经在 Netflix 上面观看了整季的《女子监狱》(Orange Is the NewBlack),那么适应 Hulu 的观看体验恐怕就成了痛苦的经历。Netflix 不仅不会通过广告来打扰你,甚至还会给你播放下一集——真是“活雷锋”。

还在没完没了地看吗?它偶尔会停下来问一问。别管它,请继续吧。

是的,Netflix,我仍然在看《老友记》。我不需要你的态度。pic.twitter.com/iZIrV4m54b

—卡西迪雷(@cassy3c3),2015 年 1 月 21 日

在 Hulu 上面,你根本无法摆脱广告的骚扰,有时甚至比观看有线电视还令人沮丧——因为你不能跳过广告,往往在新一集播放之前不得不一遍遍地看相同的广告。

除此之外,你只能有限观看 Hulu 上面的内容,这也让人觉得很苦恼。如果你始终能看“当前”(current)剧集,那也没关系。但问题是,你已经在 Netflix 上面看过第一季了,但在 Hulu 上面你却不能从刚更新的第二季开始观看。你往往不能无缝实现这种过渡。这是因为,Hulu 只保留大量“最近”(most recent)剧集。这是我有生以来遭遇的最愚蠢、最糟糕的事情。

举例说,当我开始在 Netflix 上面观看科幻剧集《地球百子》(The 100)时,我没几天就全看完了。然后我到 Hulu 上面看《地球百子》的第二季,但最前面的几集却不见了。为了看第二季,我决定购买亚马逊的“季票”。既然我已经在亚马逊上看了最新几集,也就没有必要再回到 Hulu 重新观看。(为了省钱,我只是购买了 Hulu 上面没有的几集,但也许我会再看一遍。)

在不同服务间观看同一剧集的不同季的内容,在某种程度上确实不利于用户体验。如果能在一个地方看到一部剧的全部内容,那真是太好了,但通常情况下你根本做不到。

hulu-last-five

我的新规则:不再观看“当前播出”的电视剧

正是由于这种经历,我现在开始学习另一个“掐线”技巧:就别再费心到处寻找正在播出的新剧集了。等到某一流媒体服务将它的全部内容都推上线时,你再看不晚。

使用网络电视台的另一大弊端是,你每年都不得不苦苦等待他们是否会续签某部剧集的消息。即便续签了,由于看不到影评人或是电视观众的评论,你也无法知道观众对这部剧的满意度如何。(如果你知道主角们都死了,你还会像以前一样疯狂地追《迷失》这部剧吗?)

一周周地忍受等待新内容的煎熬,应该是最糟糕的事情了。我个人更喜欢 Netflix 的剧集播出安排:他们一次会将整个一季全部放出来。谁在乎人们何时能看到呢?

虽然我会尽量观看“当前播出”的剧集,比如说《摩登家庭》(Modern Family)和《为人父母》(Parenthood)等,但为了打发空余时间,我也会寻找已播出好几季的电视剧——或是一次性放出整季的剧集,或是已经播完但我以前没有看过的剧集。

尽管如此,我以前养成的习惯却很难改掉。由于并不总是密切关注这几天电视上有什么节目播出,所以我发现自己无意中将《堕落》(The Fall)传到了 Netflix 上面。我当时正在看第一季,我从网上看到消息说第二季将在那个月晚些时候登陆 Netflix。我心里想,这真是太好了,我感觉自己太幸运了。

当然,沉湎于一个人的世界并不是一件好事。有些时候,看电视已经成为你与周围人聊天内容的一部分。电视剧仍然是饮水机旁的八卦内容,错过了最热门的剧集意味着你根本插不上话,更糟糕的是,你总是那个在他们耳边大叫“不要剧透!不要剧透!”的人。但网上充斥着各种有关热门剧集的剧透。例如,我从未看过《黑道家族》(Sopranos),但我已经知道它的结局了。

掐线第五周:开始变得无聊。请推荐给我一点东西吧。

在“掐线”以后,更大的挑战在于如何找到你真正想看的精品剧。电视并不是那种被动的东西——你打开电视,然后在遥控器上按几下即可。在电视上,我们的目的性更强。我打开电视是为了观看某部电视剧、电影或特别节目。我提前就知道自己会看什么内容,或是很清楚 Hulu 里面应该会有哪些内容更新。

但由于现在我不能用 HGTV 上面的家庭装修节目来随意填补几分钟的空闲时间,我发现自己总在寻找其他能来打发时间的事情做。

screen-shot-2015-02-01-at-1-48-37-pm

《黑道家族》其实并不是我喜欢的那类电视剧,我更喜欢与孩子们一起观看家庭喜剧,以及科幻、冒险等题材的电视剧。我知道自己不太喜欢极度恐怖或具有大量暴力情节的电视剧,这让我错过了电视上播出的有些人认为是更好的电视剧(比如《行尸走肉》和《美国恐怖故事》)——对于我来说,这或许是最糟糕的。

这些天,挑选新剧集都完全成了很随意的事情了。

到目前为止,Netflix 推荐的剧目是最靠谱的,但由于电视剧在增加新人物之前已经在社交网络上到处传播,连 Netflix 的推荐往往也都与我的观看喜好不相关。但我的确很欣赏他们 整合 Facebook 服务 以及剧集推荐推送这样的努力,我至少还能发现新的趋势,获得好友们的推荐。尽管如此,我发现朋友们和我一样,不过是按部就班,没有什么新意。他们不过是再次观看某部电视剧的“朋友”——或是传输了老电影,或是他们正在观看的纪录片和喜剧特辑。

我们肯定并不总是喜欢一成不变的事情。

除了我最喜欢的《太空堡垒卡拉狄加》(Battlestar Galactica)和《X 档案》(X-Files)等少数几部电视剧,别的我从不会看第二遍。我想要新鲜的内容。

这几天我经常会遇到一些很随意的推荐。有朋友提到他们正在追某部剧,然后我便会在各种流媒体服务上寻找,看一看是否已经上传,或是什么时候上传的。

netflix-recommend-this

例如,我听说在《豪斯医生》中扮演<a Divorce)之类的电视剧。我看到一条推文说这部电视剧很不错,过了好几个星期我才想起这一推荐,于是决定四处找一找。在 Bravo 上面吗?你究竟能在 Bravo 上面找到什么样的电视剧呢?它不是《绝望的主妇》的专属频道吗? 如果不是有线电视台的订阅用户 ,你根本不能在它们上面找到免费的电视内容。

当然,亚马逊主动推荐我购买这部电视剧。但我不知道是否喜欢它,更别提付费购买了。于是,我通过别的途径看了这部剧。(你知道什么?一切都没问题,我很庆幸自己省下了这笔钱。)从长期来看,在查找一部新的但还没有立即上传的电视剧时,这种方式更繁琐。

我不得不再次提醒自己记住“掐线”的个人原则:不再看电视。

screen-shot-2014-12-22-at-9-38-01-am

掐线第六周:电影不错,你还在看吗?

是的,我知道自己之前没提过电影,我这样做也有自己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最近也没什么好片。你看过《刺杀金正恩》、《Unwatchable》和《恶老板 2》(Horrible Bosses 2)了吗?这些都是最差劲的新片。《宿醉 3》(The Hangover 3)呢?同样令人不敢恭维。人们抱怨这些电影的方式也与以前一样:电影公司难道就没有什么新的创意了吗?东西不是应该越来越好吗?

这些天我打算观看的新电影倒是有很多,一旦它们上线而且符合我的品味,从网上租一部或许也物有所值。在一些流媒体服务平台上,有许多值得再次欣赏的经典影片,如果它们上面没有你最喜欢的经典影片,也许在网上别的地方有销售。

付费购买电影的渠道不胜枚举,但亚马逊、谷歌和苹果是其中的佼佼者,根据你更喜欢哪个生态系统,你可以做出自己的理想选择。Roku 还有其他几款应用,你可以通过它们购买电影——当你在 Roku 里面进行搜索时,它会显示观看这部电影的现有所有选择,以及每一项选择的具体成本。

roku-movies

偶尔购买一部电影并不会对你看“电视”的预算带来太大影响,因为你在影院看电视的次数可能没有过去那么多了。毕竟,除了新拍的《星球大战》(Star Wars)这样的“大事件”电影,《饥饿游戏》(The Hunger Games)这样的流行三部曲,以及《星际穿越》(Interstellar)这样专门为大屏幕制作的影片,你现在根本没有必要经常去电影院。

至于其他的电影,它们将不得不与下面这些制作精良的电视剧进行较量:

《绝命毒师》(Breaking Bad)、《混乱之子》(Sons of Anarchy)、《国土安全》(Homeland)、《真探》(True Detective)、《广告狂人》(Mad Men)、《黑色寡妇》(Orphan Black)、《女子监狱》(Orange Is The New Black)、《路易不容易》(Louie)、《权力的游戏》(Game of Thrones)、《纸牌屋》(House Of Cards)、《唐顿庄园》(Downton Abbey)、《大西洋帝国》(Boardwalk Empire)、《都市女孩》(Girls)、《发展受阻》(Arrested Development)和《透明家庭》(Transparent)等。

在上面这些电视剧中,我也不过看了一半,我准备在接下来几个月将剩余的看完。

值得注意的是,所谓“精品”电视剧在大多数情况下仍然是“剧情片”,很多仍然出自传统有线电视网。我们还需要更多以流媒体为先、题材更轻松的热播电视剧。我仍然期待着一切专门为流媒体打造的剧集能脱颖而出,成为新的《宋飞正传》(Seinfeld)、新的《迷失》、新的适合主流观众欣赏的悬疑题材剧集,即《海军罪案调查处》(NCIS)、《犯罪现场调查》(CSI)、《识骨寻踪》(Bones)等。

掐线六周后:到目前为止,一切都是值得的

自从我在去年 12 月份“掐线”以来,刚刚过去了一个月——从技术上讲,应该是一个半月。我怀疑我永远都不会再用有线电视了。永远。

无论是价格还是内容,亚马逊、Netflix 和 Hulu 都是我眼下所需要的服务。我希望在未来几年,亚马逊和 Netflix 能不断增加原创内容,直到有一天我不再依赖 Hulu 获取更多的电视内容。我知道自己最终会购买 HBO GO 的订阅服务,所以我也对“电视费”价格上升有些害怕。但我还知道,HBO 具有大量高品质电视内容,这恰恰是我更需要的。

即便随着这种门槛不断提升,整个市场格局也在发生着变化。CBS 的独立流媒体服务只能算是这一市场的“新人”。HBO GO 也是初来乍到,仍然在熟悉环境。儿童电视网络 Nickelodeon 也打算推出付费流媒体订阅服务。制片商们的交易条款始终存在变数。亚马逊不断推出新的测试项目。Sling TV 则在解决体育内容缺乏的问题,进而将 Maker Studios 之类的 YouTube 多频道网络(YouTube Multichannel Networks)融入大屏幕,发掘更多的观众。Hulu 前首席执行官杰森·基拉尔(Jason Kilar)还相信,人们会从 YouTube 和其他网站付费购买视频,正是基于这种想法,他创建了新的 视频网站 Vessel

到今年年底的时候,我的“掐线”经历或许会与现在截然不同。我想这其实是件好事。

*这份日记会在今年晚些时候更新。

想讲述你自己的“掐线”故事吗?你会推荐 Netflix 上面哪些电视剧?请将你的故事或推荐发到这个电子邮箱:sarahp@techcrunch.com

翻译:皓岳

The Diary Of A Cord Cutter In 2015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