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女性如何看待《新闻周刊》争议封面

下一篇文章

2014 年是女性创业者大展宏图的一年

我对《新闻周刊》(Newsweek)发表的这篇文章有些想法。

screen-shot-2015-01-29-at-6-58-29-pm

科技行业存在一些问题。你经常可以看到 关于性骚扰和侵犯指控的媒体报道 ,简直达到了荒谬的地步。《新闻周刊》——他们刚刚发现科技行业只有少数女性从业者——派出了多才多艺的作者 尼娜·伯利(Nina Burleigh),来调查科技行业的性别政治。在题为《硅谷如何看待女性》的文章中,伯利称职地完成了任务。

这篇文章附和了 《纽约时报》的长篇报道 以及 针对硅谷多样性的公开调查 ,其中包含了必不可少的科技行业 性别歧视案例 ,以及女性因为自身性别无法获得资金支持的 陈词滥调 ,不过文章也有一些洞见:“在男性主导的系统中,一个问题在于顶层人士几乎从未跟作为专业同行的女性进行接触。他们跟女性的互动仅限于跟自己的妻子和女儿,也许还包括助理。”

这是正确的:科技行业的性别歧视基本上是一种文化冲击(cultureshock)。

不过,这篇报道的封面却着实让人肠胃不适。它描绘了一个没有眼睛的女性,穿着短裙,身后被一个巨大的黑色光标点中。

作为一种性别,女性历来遭到 物化(objectified),这很不光彩。如果你是一名女性的话,那你很难成为一种多元化的复杂存在。

举例来说,当科技行业的男性成为“富有远见的创始人”或“明星程序员”或“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时,科技行业的女性却只能是“受害者”或“食人花”。如果我们只说雅虎(Yahoo)的首席执行官,例子就有玛丽莎·梅耶尔(Marissa Mayer)或卡罗尔·巴茨(Carol Bartz)。这危险地反映了流行文化,很多叙述 要么把我们描绘成“圣母”,要么描绘成“妓女”。没错,像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那样的复杂女性在令人窒息的科技行业找到了一条出路,她的办法是抓住每一个机会“ 向前一步 ”,但我们大部分人仍然身陷其中。或许, 谢丽尔也是一样

不仅是这种物化、这种非人化糟糕透顶,它也违反了基本的道德准则:具体来说,就是把主体(人,女性)当成物品来对待。

硅谷有很多女性用自己的脚来投票,她们展示自己的主体性,向世界表明自己拒绝被放到盒子里(译注:比喻被归类),或者是被套入一种过时的角色。我们正在取得进展,比如将 Houzz 打造成数十亿美元公司的 阿迪·塔塔科(Adi Tartako),在硅谷工程技术界闯出名堂的特蕾西·周(Tracy Chou), 不惧失败 的吉娜·比安基尼(Gina Bianchini),Model View Culture 的联合创始人阿梅利亚·霍尔(Amelia Hall)和尚利·凯恩(Shanley Kane),或者是创建了 Black Girls Code 的金柏莉·布莱恩特(Kimberly Bryant)……

《新闻周刊》把科技行业女性描绘成无个性和情色化的符号,这对上述女性和其他很多人来说是一种伤害。我们辛辛苦苦拓宽了女性在硅谷和在这个世界上所能成就的范围,而《新闻周刊》就用这么一张图片把我们放回到盒子里,它直白、粗暴地贬低了我们取得这些进展的努力。正如作家卡梅尔·德亚米契斯(Carmel DeAmicis)向一位记者解释的(后者不明白人们为什么会感到被这张图片冒犯),“想象一下,你被恐怖分子杀死了,而媒体用这张图片来为报道配图。不合适,不是吗?”

我知道,图片的本意是戏谑,模仿 男性的视角 :“不,不,这是硅谷男性对女性做的事!不是我们,我们是在批判。”

我理解讽刺艺术,拥护宪法第一修正案(译注:言论和新闻自由),也明白“ 我是查理 ”活动(Je Suis Charlie)是怎么回事。

不过,就像《新闻周刊》(他们现在又 重返印刷版 了)将在潜意识里对一些孩子造成影响,我要说这张图片正在存续它所声称谴责的东西——它让女性感到被排斥,被情色化以及被贬抑,因为它指出了女性被排斥、被情色化和被贬抑的结果有多糟糕。它是无自主意识的,即便创造它的平面设计师 罗伯特·普里斯特(Robert Priest)和格蕾丝·李(Grace Lee) 有这种意识。

我不在乎你们是在尝试变得有挑逗性,做所谓的元新闻(meta-journalism),你们的努力失败了(看看人家是 怎么做的)。

媒体业务讲究引人关注,因此会追求轰动效应。在某些情况下,我并不反对 噱头新闻元新闻 。不过,在科技行业性别偏见这样复杂的话题上,你们不能抛出这样的诱饵。对于这样一个影响到数百万人工作和生活的热点问题,你们如此过分简单化和上下其手,这是一种智力和艺术层面的犯罪。

“那是胡说八道。”当我早些时候在电话里向《新闻周刊》总编 吉姆·伊波(Jim Impoco)解释自己的观点时,他如是说,这是他唯一公开发表的评论。这篇文章的作者,尼娜·伯利,拥有一种更细腻的看法,她最终认可了封面上的图片,“我很高兴这张封面引发了这样的反应,希望人们的反感不是冲着杂志封面,而是最终指向那些歧视职业女性的人以及保护他们的那种文化。”

醒醒吧,《新闻周刊》:对科技行业性别歧视的极端反感 早已有之 。早在你们跑过来说三道四并用一张封面让我们感到不舒服之前,它就已经存在好几年了。不过,没错,我们女性还面临着一场更大的战斗。是的,我们应该着眼于文化:这篇 发表于互联网的文章 为了获得更多收益而吸引人来点击,这当然就是所谓文化的一部分。

我的意思是,你们可能已经做了这件事,而这就是问题所在。

newsweek-paper1

插图创作: 布莱斯·德宾(Bryce Durbin)

翻译:王灿均(@何无鱼

What (Some) Silicon Valley Women Think OfNewsweek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