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一年收购 61 家公司还不被撑死

下一篇文章

移动应用 pplkpr:可确定哪些朋友对你的身心健康更有益

玛丽莎·梅耶尔执掌的雅虎可以总结为“吸引了很多眼球,只实现了一丁点增长”。在 2012 年执掌雅虎后,梅耶尔迅速进行了一系列收购,从 花费 11 亿美元收购 Tumblr 到 3000 万美元收购 Summly

这一策略的效果乏善可陈。 尽管雅虎在梅耶尔执掌期间收购了近 50 家公司 ,其财务表现却很难说服投资者说 找到了增长的途径

这使得人们开始怀疑应用工作室模式的可行性。与 Facebook 等平台产品公司不同,应用工作室依靠的是变现产品组合。在移动应用公司中,这一业务结构最常见于游戏行业,好莱坞电影工作室有时在娱乐特许经营产品上也采用这一结构。

不过有一家创业公司证明了应用工作室模式可以存在于纯娱乐领域外,而且它以每个月近 5 家公司的惊人速度收购创业公司。

创立于 2012 年的 Yello Mobile 现在已经将 74 款应用收归旗下,其中有 61 款应用是在去年一年收购的。而且 Yello Mobile 收购创业公司的速度并没有减缓的迹象,希望能在 2015 年取得 2014 年一样的收购成绩。

Yello Mobile 抓住了其总部首尔和亚洲的特殊市场形势。这一地区的移动使用率飙升,其中 韩国的智能手机渗透率已达 75%,而且 韩国已经部署了 5G 技术

不过,韩国顶级技术和服务提供商们并未跟上韩国人对移动技术的快速采用步伐。在用户的需求和大象公司们提供的服务之间存在巨大的鸿沟。Yello Mobile 首席执行官 Lee Sang-hyuck 表示:“除了游戏和消息应用外,亚洲还有很多服务不周及不发达的小众市场。我们非常积极地针对这些市场,支持每个垂直领域中的明星创业公司,帮助它们开发这些机会。”

Yello Mobile 针对的是成立 2 年到 3 年,获得了市场关注却苦于增长的创业公司。Yello 的关键技能是帮助这些公司更快速地增长。比如,Coocha 从多个电子商务商家处收集数据,并在其应用中展示这些信息。在 Yello 于 2013 年 5 月收购 Coocha 时,Coocha 拥有 85 万月活跃用户,现在这一数字变成了 300 万。更重要的是,Coocha 的销售收入从 16 万美元增长到了 81 万美元。

尽管各个应用的营收模式存在一些不同,但广告仍然是大部分应用营收模式的核心,Yello 在收购时会优先打造广告能力。Yello 拥有韩国第二大移动广告网络 Cauly(亦称 Future Stream Networks),目前有 1.2 万个应用使用这一广告网络。Yello 在 2014 年早些时候以 2700 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 Cauly,并将其月利润从 10 万美元提高到了 120 万美元。

随着 Yello 组建起自己的资产组合,它在运营上就能实现协同效应,也可以在应用中进行跨应用品牌促销。随着 Yello 的工作室模式继续壮大,其营销和分发成本将继续下降,从而进一步提高每一笔收购的潜在价值。

未获满足的消费者需求只是这一机会窗口的一半。另一半是韩国和亚洲大部分地区规模超小的并购市场。尽管韩国在过去几年间诞生了数千家创业公司,但每年的并购交易依然少得可怜。MergerMarket 估计 韩国每季度的并购数不超过 80 起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有两个。三星等大企业对于收购自己不开发的技术几乎不感兴趣。事实上,三星只进行过几次收购, 去年夏天收购 SmartThings 更是出乎人意料。另外,韩国资本市场也不像美国一样发达,因此很难促成这类收购交易完成。

这意味着 Yello 可以以极低的成本收购应用,尤其是和美国市场类似的应用收购案相比时。Yello 收购一家创业公司的平均成本为 360 万美元,其在 2014 年收购的 61 家创业公司只用了 1.11 亿美元。

也许更令人震惊的是应用投资人获得回报。韩国并购市场对于收购退出的低预期估值也影响到了寻找风投时的估值。韩国创始人们发现,以十倍估值来融资都极具挑战性。Yello 表示,这些应用的投资者从收购中获得了 2 倍的回报。

Yello 的策略除了要盈利以外,对于本土创业公司生态系统的发展也很重要。2 倍的回报可吸引不了风险基金,这些并购可以极大地改变韩国风险资本家们的风险结构(在韩国,破产会很致命)。通过建立一个让创业公司退出的通道,风投活动也会开始在韩国进行积极地循环。

虽然消费者对移动应用的热求需求和便宜的收购价格让 Yello 的模式变得非常有价值,但 Yello 收购应用也必然用到了风险资本。Yello 已经获得了 1.61 亿美元投资, 最近的 1 亿美元融资由 Formation8 领投 。这一轮融资对 Yello 的估值为 10 亿美元。不过,Yello 的估值可能很快就会变。Lee Sang-hyuck 正计划在 2016 年去纳斯达克上市,与投资者们共享亚洲巨大的技术增长。

话说回来,我们又不得不谈一下雅虎的应用工作室模式。对于 Yello 来说,它必须要说服投资者们,Yello 不会向雅虎一样,而且要强调旗下应用间的协同效应,以及在亚洲生态系统中把握的独特市场机会。

如果 Yello 大量收购创业公司的模式可以组建成一个可持续的资产组合,Yello 就完成了雅虎到目前还无法完成的事情:打造一个高增长的移动媒体业务。

翻译:1thinc0

How Yello Mobile Ate 61 Startups In One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