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为 Facebook 在限制言论自由的国家开展业务进行辩护

下一篇文章

伪装成手机充电器的监控装置 KeySweeper:捕捉你在键盘上输入的每一个字

在巴黎讽刺杂志《查理周刊》遇袭事件中,恐怖分子试图压制那些具有不同意见的人的声音,正因为如此,Facebook 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才 公开谴责 实施这起袭击的恐怖分子,而不是发生在世界其他地方的恐怖袭击策划者。在今天的 公开问答活动 上,扎克伯格解释了他对 Facebook 旨在让人们发出自己声音的看法,同时在限制言论自由的国家继续开展业务,是 Facebook 肩负的使命,与商业利益无关。

这也是扎克伯格第三次参加公开问答活动,也是首次远离 Facebook 加州门洛帕克总部参加这种活动。在之前的两次类似活动中,扎克伯格谈到了一系列外界感兴趣的话题,比如说 强制用户向 Messenger 迁移 ,以提升聊天速度;对信息流空间的争夺导致“品牌页面”(Pages)的自然增长放缓;Facebook 希望增加用户分享情绪的方式,但 不会推出“踩”按钮

colombia-newsroom-screenshot

扎克伯格今天出现在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接受了总统总统胡安·桑托斯和电信部长迭戈·莫拉诺(Diego Molano)的会见。扎克伯格此行是为了参加 Facebook 的 Internet.org 应用在哥伦比亚的发布活动 ,而总统会见也与这次活动有关。

Internet.org 应用是 Facebook 携手哥伦比亚电信运营商 Tigo 推出的,可以让当地居民 免费访问 Facebook、Messenger 等服务,以及健康信息和政府资源。到目前为止, 哥伦比亚全国只有 50%的人能上网 。这款应用之前已经在肯尼亚、赞比亚和坦桑尼亚等国发布,也属于 Facebook 与电信运营商巨头合作开展的让世界所有人都能上网的的大型项目的一部分。

让人们发出自己的声音

在本次问答活动一开始,扎克伯格首先重申了他之前做出的几个声明。他解释了 Facebook 如何借助于 Internet.org 的力量让人们免费接入互联网,并向人们现场展示了他们为何想要上网。

随后,现场有人问 Facebook 是否可以推出一个“标记为已读”(mark as read)的按钮,以提醒那些多次没有看到相同帖子的用户。对此,扎克伯格回答说,有时你会看到好友的一个帖子,接着会冒出新的评论,Facebook 将会在信息流中再次显示这条信息。如果你不想要看某些帖子,信息流中每个帖子都有“隐藏”按钮。他还表示,由于对信息流有限空间的争夺加剧,意味着 Facebook 不能将一切内容都显示出来。

在问答活动的后半部分,扎克伯格说智能眼镜或许会成为下一个重要的计算平台。不过,他话锋一转,开始暗讽谷歌眼镜:“智能眼镜是科技的未来…但它们不应该看上去像我们今天佩戴的智能眼镜那般奇怪。”

但此次活动的核心是言论自由。screen-shot-2015-01-14-at-1-41-59-pm

有人问扎克伯格为什么不公开反对其他恐怖袭击,比如说发生在非洲的恐怖袭击,而是单单谴责《查理周刊》遭受的恐怖袭击时,他是这样回答的:

所有这些恐怖袭击都是可怕的。我们确实需要尽全力阻止它们。我谈到的一些话题主要与 Facebook 的努力有关,比如说将每个人都连接起来,让每个人都有话语权。正因为如此,我才认为发生在法国的恐怖袭击值得我重点强调。这是专门针对人们自由表达的一次袭击。

这次攻击旨在让得罪过别人的一些人保持沉默。有许多事情会妨碍你发出自己的声音。政府可以制定法律来封杀自由言论。你或许没有像互联网这样的工具来分享自己的看法。但如果你生活在恐惧中,你将会受到伤害,因为一些极端分子可能不喜欢你说的话,想要杀害你,这不是自由的表达。

我们要行动起来,努力让每个人都 尽可能地发出自己的声音。我个人认为,人们不必公开反对恐怖主义,而是应该共同行动起来,让每个人都尽可能发出自己的声音,尽可能分享自己的看法。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并不在意其他的恐怖袭击。

接下来,又有人问 Facebook 为什么要在相关法律限制言论自由的国家继续开展业务,以及扎克伯格是否认为 Facebook 应该违反这些法律。例如,Facebook 有的时候不得不在印度和土耳其审查内容,将反政府言论过滤掉。

zuckerberg-colombia扎克伯格对此回应称:

这涉及到我们使命的核心内容。我们希望帮助将每一个人连接起来,让人们发出自己的声音。通过禁止民众自由言论法律的政府,并不是阻止人们发出自己声音的障碍。无论我们什么时候被要求对什么内容进行封杀,我们都试图提出反对意见。我们会评审每一个请求,确保它符合法律规定。

一家公司在挑战法律后没有被关闭,在帮助改变这一法律时没有遭禁,我认为这样的例证在历史上屈指可数。但是,继续开展业务则能以其他方式来帮助这个国家,比如说让人们与所爱之人建立联系,互相学习,寻找工作。所以,我完全认为继续开展业务是我们的责任。

有些人说我们这样做只是因为商业利益,但我们在多个国家没有开展业务,财务状况照样很好。如果我们在更多的国家遭到封杀,情况就不是这样了。我们是以使命而非短期商业利益为公司发展导向。我认为,只有继续推动人们尽可能地自由表达,才能最好地服务于这个世界。

扎克伯格的观点基本上是,Facebook 对社会做出的贡献,超过在道义上反对遵守限制言论自由法律带来的益处。Facebook 可以与限制言论自由的国家完全撕破脸,对其进行抨击,最终遭到封杀,但这只能让人们更发不出自己的声音。Facebook 的愿望是,通过在 Facebook 上面与别人接触、参与讨论以及接受教育, 一国的人民将可以改变他们的社会,让它变得更加自由。

翻译:皓岳

Zuck Defends Facebook For Operating In Countries With Free Speech Restriction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