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 suis charlie

Nous Sommes Charlie

下一篇文章

Misfit 发布 50 美元智能灯泡 Bolt,可用作闹钟

首先,我们是 TechCrunch,一家报道科技玩意和它们背后创造者的新闻媒体。

我们热爱这项工作,这项工作充满了魅力,在这里我们见证了那些改变未来的工具迈出的第一步,也结识了那些让改变发生的魔术师们。

作为 TC 的记者,我为有这样的机会感到非常开心。每次想到这个,我心里都充满了自豪。

昨天,我依然为我的工作感到自豪。但就在这天,10 位法国《查理周刊》的记者和 2 位警察为他们所爱的工作,献出了生命。

记者是文字和符号的玩家,我们竭尽全力运用它们让其他人思考(有时这会激怒一些人)。在文明社会里,记者的幸运就是他们能够不加任何顾虑地进行表达,没有恐惧,没有危险。

《查理周刊》为何成为恐怖分子袭击目标?这 原因 不重要。我们以为,在文明的西方国家,任何一个人都有表达意见的权利,无论何时何地,不管言论激烈与否。但昨天在巴黎响起的枪声(以及此前《采访》造成的风波)让我突然认识到,维护基本自由和言论自由的可贵。

没错,文字、图案是可以让它的创造者困在危险之中。但重要的是,我们有权利去说,去画,去给所有人展示。

这些人用纸和笔展示了那些我们不愿意了解,或者害怕了解的事情,而这恰恰是了解的开始。

在恐怖事件发生后,来自《铁打你》(Titanic),德国最受欢迎的讽刺杂志的编辑说:“ 讽刺也是人权 。”他说的对。

批判性讽刺挑战着人类的思维定式和知识结构。我的同事约翰·比格斯经常说说,讽刺可以“安慰痛苦的人,折磨安逸的人”。

对创业者、投资者、发明家和思考者来说,挑战定式是他们工作的基础。如果没有他们脑海中“为什么不行”的想法,可能就没有 CES 上星辰大海般的电子产品了。

扯的有点远了……面对这些被无情的歹徒夺去生命的同行,我们只想发出自己的声音。这些讽刺家在用自己的方式挑战定式,他们的作品也许是新一代思想家、企业家、作家、漫画家、投资者、发明家……所有人灵感的来源。

这篇文章本来没打算出现在这里,但如果不写点什么似乎也不可能。我问我的同事亚历克西娅,要不要写一下刚刚发生的悲剧,她说:“我们的同行被杀害了,可我们还在大谈那些数码玩意。”

地球上有 12 个人因为他们热爱的东西被杀害了,如果科技媒体不能表达纯粹的愤怒、不安和悲伤,如果科技媒体的每篇文章都要扯上和科技有关的内容,好吧:#jesuischarlie 和 #charliehebdo 都已经登上 Twitter 的热门话题,这没有悬念。

以前,我不知道《查理周刊》,从现在开始,我永远不会忘记。

Nous Sommes Charl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