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 2014 年让妈妈们挠头的科技产品:谷歌 Chromecast 上榜

下一篇文章

Facebook 索引万亿贴子带来的巨大影响

人类学是对人类的研究,这门科学最令我感兴趣的莫过于近距离观察人类与科技的互动。我们在使用电子设备时,会表达出各种各样的情感,从对美妙的用户体验的兴奋,到对错误屏幕和数据丢失后的愤怒。更形象地说, 这就好像是猴子使用工具打开坚果的过程

一个更令人感兴趣的问题是,我们的父母如何与科技产品进行互动?正如我之前对专门提供极客上门维修服务的第三方市场 Geekatoo 的 调侃 ,假期其实就是家人团聚,孩子们回家给父母提供免费技术支持的时刻。今年与往年没有什么不同之处,我就回到密歇根州的父母家,将过去几个月收到的所有高科技礼物都安装好。

在我们家里,数字鸿沟虽然已不像过去那么明显,但不同的产品肯定会带来不同的结果。很显然,“用户体验革命”并未均等地惠及每一款产品,尤其是在设置设备或是旧款产品向新款产品过渡的问题上。以下即是一份圣诞节过后来自中西部地区的报告,那里可生活着真正的科技用户。

谷歌 Chromecast

从理论上讲, 谷歌 Chromecast 是电视观赏体验的一次革命,这种价格低廉的小型“接收器”设备可以插入电视机背面的 HDMI 接口,把电脑或其他设备上的流媒体内容无线传送到电视机上。Chromecast 的安装过程不仅极为简单,而且还相当直观,我父母根本不用看说明书也知道如何使用。

安装 Chromecast 虽轻而易举,但用起来却相当复杂。谷歌专门针对 iPad 用户提供了一款应用,问题在于该应用除了能处理基本的配置外,其他什么也做不了。相反,用户需要打开 YouTube 和 Netflix 等应用,然后通过一个流媒体按键将 Chromecast 选为目的地。能从我们已用的应用上传输内容当然感觉很爽,但这种模式其实并不直观。

我母亲担心的一个问题是,没有办法将 iPad 与 Chromecast“断开”。例如,一旦 Netflix 上面的电影播放完了,应用仍然会停留在 Chromecast 屏幕上。我母亲担心 iPad 上的电池会因此耗尽,我们在用了 Netflix 大概 30 分钟后,发现即便你什么也不做,它在一段时间以后也会自动消失。虽然这个自动完成的步骤也很不错,但向用户做出详细解释应该更有帮助。

Dropbox

随着 Dropbox 的到来,我父母家终于在今年体验到云端的便利了。由于每过一个假期或生日,家里的设备数量都会增多,所以将文件保存于一个可以集中分享的地方就变得越来越有必要。

安装 Dropbox 是比较棘手的一件事。果不其然,我父母对他们的文件被移来移去非常担心,因为以前他们曾经有过丢失数据的经历。在此过程中,Dropbox 就面临着严重的信任问题,实际上,只要在安装和设置过程中,让他们觉得这项技术很好用,那么他们自然会打消疑虑。在我的点拨下,他们终于能明白 Dropbox 的工作机制了,他们现在至少已在 Dropbox 上面保存了一些数据。

Dropbox 早期使用过程中出现的一个问题(连我都很难处理)是,将 Dropbox 当作存储引擎(storage engine)的应用往往要求系统准许它们访问用户完整的 Dropbox 库。尽管我明白笔记本电脑上的应用应该具有对硬盘的完整访问权,Dropbox 在安全性上并未有任何的退步,但 Dropbox 本应该有更好的选择,可以让我和我父母将财务文件转移到云端,同时又不允许其他任何应用访问。

TiVo Roamio

我父母使用 TiVo 已有 12 年之久,在购买了新的 Roamio 机顶盒 以后,这一点可能也不会发生改变。我母亲在前一代 TiVo 上面保存了数十个节目和录像,如今希望将这些内容转移到新的 Roamio 上面。

首先,我们发现当我们按照 TiV 客服提示在手机上对上一款机顶盒进行设置时,客服人员已经创建了多个 TiVo 计费帐户。奇怪的是,TiVo 仅允许用户在同一计费帐户上的不同 TiVo 设备之间转移设置,所以,我们不得不将这两个账户合并。

合并就合并吧,但为了将数据转移到新的 TiVo 上面,你必须将它激活,然后才能提供相关服务。TiVo 的客服人员在我们两台 TiVo 之间转换了服务。不过,我们发现合并后的新服务让我们无法从之前的机顶盒转移设置,但客服人员从未向我们提到这一点。更为糟糕的是,当我们与新的客服人员取得联系时,我们被告知要重新输入所有的设置。我母亲几乎快哭出来了,因为她在 TiVo 上面保存了大量电视剧集,用遥控器来回输入这些剧集的名称,恐怕要花费几个小时。

我们再次给 TiVo 打去电话,另一个客服人员称,他们会通过别的途径将该服务重新分离,这样我们就能转移设置了。这是两天前的事情,直到现在我们的账户还没有被分离。将用户从之前的产品平稳过渡到新产品,本应该是一个绝对无缝的过程。在这个方面,TiVo 的表现真是不及格。

无人机

我送给父母的礼物是一架无人机,具体来说就是 UDI U818A Quadcopter。这种无人机绝对不是当前市面上对用户最友好的无人机产品,但我们仍然成功让它绕着房间飞了几圈,直至撞到墙上,使得墙皮涂料还脱落了。包装盒附带的使用手册中的说明翻译绝对属于粗制滥造(“当你累了或是不舒服的时候,就请别玩这个 UFO,否则会增加发生危险的可能性,比如控制不当等”)。我们还没有让摄像头发挥正常功能,但我父亲似乎跟它较上了劲,不将它弄好不罢休。

对于我来说,这也是在中西部地区短暂的休息期间吸取的最重要的一个教训。当人们都对设备的功能充满兴奋时,他们真的可以做到愈挫愈勇,最终将这款设备鼓捣好。在两种设备之间进行过渡,从来就没有这种让人兴奋的地方,因此更有可能会令人越来越沮丧。对于寻求不断发展的创业公司来说,让产品简单易用是一个重要的技能组合,如果他们想让自己的产品轻易被所有消费者接受,那么这些技能便需要由硬件厂商来开发。

题图来源: 杰里米·基思(Jeremy Keith)/Flickr,根据 CC BY 2.0 协议授权

翻译:皓岳

What 2014 Tech Products Made The Mom Cut?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