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年软件将吞噬可穿戴设备市场

下一篇文章

发现大数据中难以捉摸的大智慧

编者按艾略特·罗(Elliot Loh)是旧金山创业公司工作室 TheGiant Pixel Corp 的创始人兼合伙人;库纳尔·阿贾瓦尔(Kunal Agarwal)是 The Giant Pixel Corp 的常驻创业者。

2014 年将作为可穿戴设备成为硅谷的主流科技潮流的一年而载入史册。苹果、谷歌、微软、英特尔和高通等科技巨头最终注意到这一潮流,纷纷投入巨资和其他资源来开发自家可穿戴设备。

Fitbit、Jawbone 以及其他更早一步涉足这个领域的公司均推出了多款新产品,而 Athos、Atlas、Misfit 等诸多颇具发展前景的创业公司也纷纷发布了具有创新精神的可穿戴设备。

随着科技巨头和创业公司纷纷对可穿戴进行投资并发布新的产品,多位行业分析师预测可穿戴技术将是“下一个大事件”,也就不足为奇了。据瑞士信贷预测,可穿戴设备市场的规模在 5 年内将达到 500 亿美元,而摩根士丹利则宣称这一市场的规模将最终达到 1.6 万亿美元。

我们这些更接近这一科技潮流的人都很清楚,在目前的发展状况下,可穿戴市场几乎不可能释放行业分析师所预测的潜力。当前可穿戴市场一大丑陋的秘密是,在购买了可穿戴设备的用户当中,超过三分之一 在 6 个月后便不再使用 。诚然,价格和缺乏设计美感是用户严重流失的主要原因之一。不过,最主要的原因却是,虽然厂商宣称这些都是“智能设备”,但大多数可穿戴产品与智能一点儿都不搭边。

当然了,当一部分消费者可以先于他人追踪每天的步幅、睡眠模式及心率的时候,他们肯定会有一定的新鲜感。但在过了一段时间以后,数据如果不能给用户生活带来真正的益处或洞见,那它们不过是一张图表而已。消费者并不需要数据转储——他们需要的是可操作性信息。正因为如此,可穿戴设备不久即沦为另一件放在抽屉里的电子设备。

2015 年,可穿戴市场将进入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届时它将获得大众市场的普及率(到 2015 年年底,接近 20%的成年人将拥有一台可穿戴设备,而截至今年年底,这一比例只有 10%),同时为未来 5 年的大规模高速增长定下基调。这个重要的里程碑并不是过多地依赖硬件创新,而更多地是取决于软件和网络,正是它们的存在,才让可穿戴设备生成的所有数据有意义。若想取得成功,可穿戴设备就必须从单纯的信息反馈向活动推荐和其他可操作性健康知识转变。

到目前为止,平台公司、API 和独立开发者的发展格局渐趋清晰。不出意外的话, 苹果 HealthKit谷歌 Fit 以及 Jawbone 和 Fitbit 发起的类似项目,将推动创新应用的不断进步,最终将个人健康数据与用户在锻炼、营养甚至睡眠等方面的专长结合起来,高效地推动参与者拥有更健康的体魄。如果处理得当,最终结果应该是健康数据的大众化将成为那些有钱到健身房锻炼或聘请私人教练的用户的特权。

可以想象一下具有特定目标的用户,这种目标包括团聚前重温最美好的时光,或是参加某项比赛。借助于可穿戴设备和智能软件,他们可以明白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进行锻炼,采用哪种睡眠方式以获得更好的健康效果,以及营养习惯对锻炼效果的影响等等。我们还可以想象一下,身穿智能服装的运动员可以让教练随时监控他们的疲劳程度和肌肉力量。教练会拥有实时数据,因此可以随时对训练计划做出调整,确保用户锻炼效果达到最佳。

可穿戴设备的应用潜力是无限的,而数据的数量和复杂性会继续增加,专家对这种数据的解读活动也会有增无减。在这个方面,可穿戴设备与其他任何获得智能软件层(smart software layer)后快速扩张的硬件类别没有什么不同之处,这些硬件类别便是网络设备、个人电脑以及手机。

题图来源: 柯欧尼·卡布拉尔(Keoni Cabral)/Flickr,根据 CC BY 2.0 协议授权

翻译:皓岳

In 2015, Software Eats The Wearable World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