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畅想:社会的最终希望仍在于科技行业

下一篇文章

2015 年软件将吞噬可穿戴设备市场

在 2014 年的所有新闻事件中,旧金山居民与创业公司工程师和创业者之间的紧张关系受到了媒体的密切关注。科技行业从业者将旧金山视为自己的家园,但当地居民认为这一人群导致了 房租上涨公共交通的拥堵 。本地人谴责,来自科技行业的新移民享受着城市的便利,但 并未真正融入这座城市的文化和社会

这一冲突有着很深的根源。我们的编辑金麦·卡特勒(Kim-Mai Cutler)在她关于该问题的社会伦理报告中 指出,旧金山住房危机有着长期、复杂、互不关联、根深蒂固的政策原因。旧金山的问题并不是在一日之间形成的,也无法在短期内得到解决。在旧金山,由于住房和办公楼始终都存在供小于求现象,因此即使 市场南区和其他社区一直在进行建设 ,也无法撼动住房价格的坚挺。

因此今年,旧金山房屋的平均售价 首次突破了 100 万美元大关 。作为对比,一架不错的单引擎飞机,例如塞斯纳 400, 售价仅约为 62 万美元 。因此你可以理解,为何许多人不遗余力地谴责科技行业。如果再来几次创业公司的 IPO(首次公开招股),那么旧金山本地居民与其寻找价格适中的住房选择,还不如买一架私人飞机住在天上。

回顾过去一年的事件,可以假定,旧金山房价的高涨,以及房价与豪华飞机价格的对比是科技行业引起争议的原因。不过,如果说我们可以从旧金山过去一年发生的事情中学到一些什么,那么这就是,在科技行业及其与整个社会的互动过程中,房价仅仅只是问题的一小部分。

确实,在近 1 年前我在 TechCrunch 上发表的第一篇文章中,我探讨了 为何硅谷及其从业者在突然之间招来了如此大的仇恨 。我的观点很简单:“今天的企业正越来越多地摧毁传统企业的价值,从而创造新一代的产品和服务。我们可以认为,最终结果将对社会有利,但我们无法避免,短期内我们的工作将对国家的其他领域产生不利影响。”

我并不认为,2014 年,科技行业与生活在这一国家的其他人群之间正形成一场严重的灾难。

随着科技行业迅速吞噬经济的其他领域,威胁到更多劳动者的生活,刺耳的批评声也越来越大。例如,凯文·鲁斯(Kevin Roose)批评称 ,提供按需服务的创业公司使用了临时工,这些工作者无法享受到全职员工的种种福利,但公司仍制定了多种规章去约束他们。

尽管这样的对话意义重大,但目前还没有任何实际工作正在推进,以公开的方式解决创业公司给社会造成的问题。由于 Uber 和 Airbnb 等公司估值的膨胀,科技行业正越来越傲慢自大,进一步拉远了我们工作与我们对社会上普通人以及整个世界的影响的距离。

如果我们分裂成为服务的需求者和提供者,那么对美国社会来说将意味着什么?这是一个基础性的问题,尤其考虑到,为了实现当前的成果,我们开发了如此多的技术。我们是否期望这样的两级结构?或者,我们是否有办法开发其他技术,减轻,甚至消除这样的结构?

目前,科技行业创业公司遭到的尖刻批评令人觉得难以接受,但我们仍需要找出其根源。我们必须这样做。人们不满的并不是创业公司和科技,但是在过去 30 年美国社会越来越严重的分配不公之中,创业公司和科技已成为最显眼的标志。

随着我们进入新的一年,以及 21 世纪 10 年代的后半段,我们应当评估这些问题,重新找回硅谷赖以发展的乐观精神。如果我们能设计出正确的经济结构,那么我们可以减慢收入不平衡的扩大,甚至扭转这一趋势。

以教育为例。除了 MOOC 等教育行业创业公司的火爆之外,在解决 美国社会教育成果的差距 方面,我们实际上并没有取得太大进展。然而在工作岗位持续自动化的情况下,教育非常重要。尽管受到了各方面的监管,但互联网仍在继续定义着未来。因此,对于创造一个更优雅、更公平的社会而言,科技是我们最大的希望。

对于我们能取得的成果,我感到非常乐观。我坚定地认为,在 21 世纪里,相对于工会, 计算机算法对劳工权益的帮助将会更大 。这是由于,在一种算法的设计过程中,一个简单的决定就能立即改善数千人的生活质量。 这样的场景正在星巴克发生 。星巴克调整了员工调度算法,通过更具一致性的工作安排帮助有孩子的父母更方便地工作。这些政策仍有其政治原因,但解决这些问题将会比以往更简单。

10 年代才刚刚进行了一半,但我们已经看到了创业企业给劳动者带来的负面影响。不过,由于科技有着巨大的潜力,因此未来 5 年没有任何理由仍维持现状。这一领域一定会有更好的方式,找出这样的方式也正是我的新年愿望。

翻译:维金(@Li Wei

Actually, Our Greatest Hopes Lie With Techie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