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思考工作与生活的平衡

下一篇文章

僵尸生存游戏《Dying Light》+Oculus Rift 体验手记

我们都知道对于创业公司的成员来说,平衡好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关系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而且我们也听说过很多由于没有平衡好工作和生活而导致工作失败的案例。所以这是我们都应该努力达到的一个目标。

不过我们平时了解到的“平衡工作与生活”概念其实是没有意义的。

我自己读过的所有关于这个主题的内容都对创业公司的创始人和员工毫无帮助,因为这些说法的前提都是你有一个无良的老板,他会一直强迫你超时工作。

如果你确实身处一家创业公司的话,真实的情况通常都不会是这样的。你可能不会有一个“老板”,而且大部分的员工都很热爱他们的工作。就我个人而言,我恨不得可以每天 24 小时都在工作。

另外,我在做任何跟工作无关的事情时都会充满罪恶感(如果你是创始人或者首席执行官的话,这点尤为明显)。很多人(投资人和团队成员等)都将公司成功的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所以每当我不在工作的时候,我都感觉自己在辜负他们的希望。如果放上一周的长假的话,我的焦虑感肯定大到无法想象。每时每刻我都觉得自己完成的事情还不够多。

马克·苏斯特(Mark Suster)曾经写过 潜心工作 对成功的重要性,但是他也以 自己的亲身经历 警告其他人这样做会带来怎样的后果。这么多年以来,我都忽视了生活工作平衡的生活部分,因为我始终不能消除自己的罪恶感。平衡工作与生活的根本问题是,每当我在生活部分耗费了时间,我的压力水平就会迅速飙升。

我跟许多创业者谈论过他们在平衡工作与生活的时候出现的困难,我终于发现了一个事实(其实已经是一个很常见的问题),我们都在尝试解决一个错误的问题。

本·霍洛维茨(Ben Horowitz)之前曾经写过 如何调节自己的心理状态 ,在他的启发之下,我尝试了另外一种适合我的思维方式。真正的问题其实不在于我们没有平衡工作与生活,而是对于我们而言,工作就是生活,

于是我不再寻求传统意义的“工作生活平衡”,而是开始将一般人认为的“生活平衡”看成是我工作的一部分。

我从一个简单的前提开始:在我们的创业公司,我的生产力和效率是公司取得成功的关键。这个前提不存在任何的认知偏差——这是我在开始这个思想改变之前就已经接受的一个前提。

这个前提的推论是这样的:任何降低我的生产力或效率的事情都会威胁到我公司的成功。因此,任何可以提升我的生产力或效率的事情都是我工作的一部分,反之亦然。

下面以压力调节为例。压力是创业过程当中无法避免的问题,你肯定会面对压力,而且是大量的压力。如果调节不当的话,它肯定会损害你的生产力和身体健康。

降低压力可以提升生产力和效率,而大多数人的减压方法其实都是大同小异:多运动、多休息、保持健康的饮食。在形成了这种想法之后,我没有尝试说服自己要为“生活”腾出时间,我只是将压力调节的活动看成是工作的一部分。事实上,我已经将压力调节的活动放到了我的日程表中。

现在我去健身房的时候也不会感到罪恶感了,因为我将锻炼身体看成是工作的一部分,运动可以帮助我减轻压力和提升生产力。由于这两件事情现在已经成为了我的工作,所以运动自然也成为了我必须要做的事情。

在忙碌的工作日当中,我肯定更喜欢将芝士汉堡和薯条作为午餐,因为它们的味道要比任何低蛋白的大碗蔬菜好得多。不过现在我会点更加健康的餐点,因为这是我的工作。如果我在中午吃了芝士汉堡和薯条,那么我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都会变得昏昏欲睡。现在我真的会这么想:“我的工作是吃下这份菠菜沙拉午餐。”

硅谷最具误导性的一个提倡是能够在少量睡眠之下保持工作精力。虽然有时候确实需要连续工作 18 到 20 小时,但是如果你长期保持每天 18 个小时的工作时间,你的效率其实会大幅下降。现在保持充足的睡眠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如果经过长时间熬夜之后,我在第二天的生产力就会大打折扣,而且无法集中精神。当然我偶尔还是可以熬一下夜,但是长期的睡眠不足肯定会摧毁我的生产力,因此我现在的工作还包括长期保持充足的睡眠。

在采用了这种思维模式之后,现在如果我忘记了健身、熬夜工作(除非是紧急情况)或者吃了芝士汉堡之后都会感到极度的罪恶感。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我始终都不能消除自己的罪恶感,但它现在已经成为督促我保持健康和生产力的动力。

我希望这种模式也能适用于我们公司的同时。在接下来的假期当中,我建议大家可以花几天时间好好放松一下——毕竟这也是你工作的一部分。

编者按:布莱克·科马格雷(Blake Commagere)是 MediaSpike 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这是一家面向移动、桌面和增强/虚拟现实游戏的变现平台。

题图来自:FOLLOWTHESEINSTRUCTIONS/FLICKR,根据 CC BY-SA 2.0 协议授权。

翻译:关嘉伟(@consideRay

Rethinking Work-Life Bal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