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与出版商的战争中,科技公司们采取了错误的方式

下一篇文章

照片泄露事故未影响 Snapchat 的用户活跃程度

在互联网内容的战争中,出版商们得到的是一个很粗糙的协议。链向其他网站无需付费,出版商和科技公司之间的收入分享协议也为数不多。这一美国内容模式在整个互联网的发展期间获得了雅虎、谷歌和 Facebook 的支持,并在全世界范围内大获全胜。

结果于出版商们而言很惨淡。尽管有几家顶级报纸通过付费墙取得了有限的成功,还出现了两家表现超乎寻常的创业公司,但传统商业模式转化为数字模式在很大程度上都失败了。随着内容呈指数性增长,对读者关注的竞争会越发激烈,加上发达国家互联网用户增长日趋平缓,未来看起来要更具挑战性。

因此出版商们进行反击也就不出人意料了。

到目前为止,出版商们取得的最值得注意的成功是在西班牙,当地出版行业获得了一条新法律的支持, 让新闻出版商可以对谷歌等公司使用的新闻摘要进行收费 。谷歌对这一法律的回应是, 在本周早些时候关闭了西班牙的谷歌新闻服务

读着科技新闻报道,你可能会觉得谷歌是弱势的一方,在与超级有势力和赚钱的出版行业作斗争。当然,实际情况完全相反。

在众多技术主义者们栖身的硅谷看来,这些政策(德国的出版商们也在提倡)看起来很可笑,向内容摘要收费并在科技公司和出版商间设立付费墙是倒退,是想要撑起一个日薄西山的行业。发明新的未经检验的出版技术(比特币微支付!)并从头重建出版行业要好得多。

自然,这些颠覆让科技公司独占了所有权力,并迫使内容收入趋向于零。就拿这个问题的缩影谷歌新闻来说。 谷歌反对西班牙法律的论点之一 是,谷歌没有任何收入,因为其门户页面上没有放置任何广告。

这一推理有两处缺陷。首先,谷歌明显从自己的网站上赚了钱,网页顶部的搜索栏右边就放置了搜索广告(构成了谷歌的大部分收入)。

但对于出版商来说,谷歌新闻等门户导致的机会成本更危险。正如雅虎首席执行官、谷歌搜索前高管玛丽莎·梅耶尔 (Marissa Mayer) 指出的, 消费者有数个“日常习惯”。其中一个日常习惯就是查阅新闻,通常是一天数次。谷歌新闻没有广告,而且免费,通过算法集合来自其他网站的内容摘要,生成了一个几乎没有出版商能与之竞争的头版。谷歌没有雇佣任何作者或编辑,依靠的是出版商们的才华。事实上,谷歌甚至还有勇气 要求出版商们选择“编辑精选”(当然,也没有报酬)。

听众的反应总是一样。“的确,但谷歌新闻给这些出版商带去了读者!”这就是美国模式,避免为内容付费,而是通过引荐流量对网站进行补偿。但我们还不知道这一模式对于出版商们而言是否像 《大富翁》 一样有价值。

和互联网对出版商不起作用的理由一样,引荐流量也没什么用:目前还没有哪种商业模式能覆盖出版商生产高质量内容的成本。这包括广告和订阅等传统模式,也包括众筹记者、原生广告和比特币微支付等硅谷创新。

但更糟糕的是,引荐几乎都不是自愿的。引荐流量是科技公司重要的力量来源之一,它们迫使出版商按规则办事,否则就可能失去巨大流量。出版公司的高管们或许不能变现这一流量,但他们肯定要为流量数字负责。总要有人制作头条新闻让算法来消费,但肯定不是谷歌。常言道, 谷歌给出版商拜年——不安好心

有趣的是,排名第一的流量引荐方 Facebook 对出版商们的态度似乎明显不同。Facebook 一直在强调 对更高质量内容的渴望 ,并 向出版商们提供更好的工具 ,让它们的文章能呈现在合适的读者面前。

尽管与谷歌采取的措施不同,Facebook 也可能直接在 Facebook 应用中托管出版商们的内容,同时提供某种 收入分享协议 。这或许是另一种夺取出版商们权力的方式,但至少看起来 Facebook 愿意承认其读者们欣赏好内容,并愿意提供工具和收入让出版商们生产高质量内容。

随着万维网步入第三十个年头,是时候评估出版行业发生了什么了。出版行业的利润低得可怕,听众拓展却有如天助。领军科技公司们是时候去寻找更好的模式,既能保护好内容,又能很好地维持自身的利润。

翻译:1thinc0

In War With Publishers, Tech Companies Take Wrong Approach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