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机遇与挑战并存:克服自负心理未来依旧一片坦途

下一篇文章

百度正式宣布对 Uber 进行战略投资

家长在教育孩子时总喜欢说,孩子小,问题不大,要是大了可就麻烦了。随着 Uber 以 400 亿美元的估值成为交通领域的“巨无霸”,它正在汲取同样的教训:企业规模越大、市值越高,面临的问题也就越严重——看起来,Uber 已经麻烦缠身了。

光在这个月,Uber 就因为 司机涉嫌强奸女乘客 在新德里遭到封杀;在西班牙、比利时、法国和荷兰等欧洲国家,Uber 的业务也因法官禁令停止或在有限的范围内展开;在美国本土,旧金山和洛杉矶地方检察官办公室 也对 Uber 提起民事诉讼 。在俄勒冈州的波特兰市,Uber 同样 面临官司 。在马萨诸塞州,该州州长针对出租车和搭车服务提出了更加平衡的监管举措。

本周在澳大利亚悉尼,当人们纷纷在人质危机期间逃离市中心商业区时,Uber 却以数倍的价格收费,由此 陷入另一场性质更为严重的公关危机中 。在社交媒体因此对 Uber 进行声讨之后,它采取了一系列补救措施,答应退款并提供免费搭乘服务,但此举对公司声誉造成的危害已经无法挽回。

目前还不清楚这些官司和法律问题会对 Uber 的未来发展带来哪些冲击,但 Uber 必须要明白它已不再是一家涉世不深、资金短缺的创业公司,而是一家估值达 400 亿美元的“巨无霸”,一切行动都应配得上这种地位,否则可能会失去这份来之不易的成功。

投资者因爱而蒙蔽了双眼

uber-request-ride尽管麻烦缠身,Uber 仍然是风险投资者的宠儿,他们不停地向这家公司投钱。

本月早些时候,Uber 以 400 亿美元的估值完成了一轮 12 亿美元的 大规模融资 。考虑到今年 6 月份 Uber 的估值还只有 180 亿美元左右,这意味在短短 6 个月里 Uber 的估值增长了 220 亿美元。

在估值为 180 亿美元的时候,Uber 在全球 37 个国家的 128 座城市投入运营。根据该公司在其网站上公开的信息,Uber 的服务如今覆盖全球 53 个国家的 200 座城市。这种模式甚至具有更大的潜力,因为你最终可以扩大至世界上每一个重要城市——这绝对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它还必须消除当前在监管和法律上面临的所有障碍。

当你不断抛出这样的一个个数字时,那定会受到相应的关注——只是 Uber 发现这些关注并不是总是正面的。

实际上,Uber 现在面临大量问题,我们还特意制作了一个 幻灯片 来概括 Uber 犯下的十大错误。对于 Uber 来说,不幸的是,找到 10 个同该公司有关的糟糕事故,同样也不难。

傲慢自大,脾气见涨

当然,Uber 身上的一些伤完全属于“自残”,该公司傲慢自大的名声似乎随着估值增长也越传越广。

今年 11 月份,BuzzFeed 网站 披露 了 Uber 的一个计划——它打算聘请调查人员挖掘一些记者的丑事。与此同时,Uber 搜集乘客个人数据的事实也越来越明显。此外,Uber 还没有推出明确的隐私政策。据称,Uber 将其数据搜集和分析工具称为“Godview”(因为员工可以实时看到任何一名乘客的驾驶模式,所以乘客一旦有不当行为,就成了他们的把柄),这使得该公司的隐私政策进一步遭到质疑。更让问题复杂化的是,Uber 员工似乎正利用这一工具自娱自乐。

对于许多用户来说,BuzzFeed 的报道让他们 忍无可忍 。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面临的一个问题是,无论 Uber 之前的名声有多差,毕竟 Uber 提出了一个伟大的创意并付诸于实施——而且到目前为止,一连串的负面消息似乎并未对其业务带来太大影响。

uber-driver-on-route正如一名 Uber 司机(以前是出租车司机)告诉我的,以前他要随时留意道路两旁的情况,以寻找打车的顾客。现如今,顾客会主动联系他,因此他将此看作是一个更好的谋生方式,但相比后者,他更喜欢前一种模式。

在 BuzzFeed 有关 Uber 对记者进行调查的报道曝光以后,数据分析公司 Sherpa 实施的 调查 结果显示,这一消息还让 Uber 司机们感到不安。实际上,正是因为这条新闻,有 13%的司机表示将不再为 Uber 服务,还有 32%的司机表示将减少出车次数。我们无法知道这是不是“头脑发热”式回应,因为如果你有钱可赚,很容易忘记派系之争,但这项调查的确表明,Uber 必须小心从事了,以免疏远了司机或乘客,毕竟,Uber 的成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能否让这两个群体感到满意。

此外,司机往往同时为多家搭车服务公司工作。如果 Uber 真的惹恼了他们,后者很有可能会倒向 Uber 竞争对手的阵营,此举将在某个时候给 Uber 带来伤害,因为若想保持高效运营,它必须依赖于一个庞大的司机网络的帮助。

数字创业公司中的异类

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教授艾伦·桑达拉拉贾恩(Arun Sundararajan)从事共享经济研究已有多年时间,他指出 Uber 面临的外部压力完全不同于硅谷传统软件公司。

他说:“Uber 是第一批用数字技术颠覆现实世界的创业公司之一。”桑达拉拉贾恩还将 Uber 与 Facebook、谷歌和 Twitte 做了比较,他们都未像 Uber 那样对现有业务模式直接进行颠覆。他指出,这三家互联网公司的员工都来自于相同的人才库,而 Uber 在壮大过程中必须独力应对各类复杂问题,毕竟它的商业模式是基于现有业务。他们不一定做好了应对这种挑战的准备。

这或许能解释 Uber 为何每次进入一个新的城市,都面临更多问题的原因:由于 Uber 服务更易用,更受乘客青睐,传统出租车行业将它视为死敌。这种竞争以抗议的形式爆发了,有时甚至还演变为暴力事件——有报道称 Uber 试图在法国站稳脚跟时, 他们的汽车和司机都在当地遭到攻击

很显然,Uber 在多条战线陷入了苦斗,作为一家对传统行业模式带来冲击的公司,Uber 最不应该做的就是授出租车行业以口实,令其可以借助媒体、政治家(可能尚未体会到搭车服务概念的妙处)以及用户的力量来抑制它的发展。一旦司机或 Uber 行为不端,该公司将被迫转入守势,到目前为止,Uber 在每次遭遇危机时都应对不当。

Uber 肯定已经意识到这个严重的公关问题,即便是在本月新一轮危机爆发前。今年 9 月份,在 TechCrunch Disrupt 大会上接受迈克尔·阿灵顿(MichaelArrington)采访时,Uber 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克拉尼克(Travis Kalanick)努力展现出亲和的一面 ,但他不应该仅仅是做表面文章,必须以身作则,率先垂范,在公司内部推行更为谦逊的企业文化。阿灵顿旗下风险投资基金 CrunchFund 还是 Uber 的投资方。

成长的烦恼

乔恩·埃文斯(Jon Evans)上个月曾在 TechCrunch 网站撰写了题为《UberÜber Alles》的文章。他在文章中指出,Uber 需要静下心来,承认这种企业文化问题,无论硅谷向它传递了什么样的复杂信息:

之所以有 Uber 这样的企业,硅谷文化恐怕也难辞其咎。一方面,我们强调“不惜一切代价保持增长”,但当创始人将这一信条铭记于心,甚至在这些代价包括“价值观”和“道德”之类的东西时,我们又感到无比震惊。Uber 惊人的高速增长显然让他们对一个事实视而不见,即在一个信任至关重要的行业,该公司正在营造一种令人非常不爽的企业声誉。

Uber 眼下应该要明白,获得投资和高估值是一回事,应对让你成为众矢之的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是另一回事,Uber 必须在公司内部培养一种高度责任感,消除伴随这种成功而来的复杂问题。

Uber 还必须要学会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向前走,避开一个个法律和监管雷区,它越成功、规模越大,面临的监管和法律问题会越严重。出租车行业变得越来越孤注一掷,他们对 Uber 的打压会越猛烈,它必须要聪明地应对这种情况,今后要尽量避免在公关方面犯下严重错误。

Uber 已经克服了一个巨大的障碍,成为竞争激烈的搭乘服务领域最受欢迎的公司。现在,Uber 必须想法设法不要再把事情搞砸,要逐渐走向成熟,成为一家成功的企业。如果 Uber 能克服骄傲自大的心态,那么它就具备了成功所需要的所有必备元素。毕竟,一切都有利于 Uber 的发展,如果最终未能做到这一点,它应该感到羞耻。然而,鉴于迄今它给我们留下的印象,很显然该公司实现这一目标还有很长路的要走。

题图来源:ooznu/Flickr,根据 CC BY-SA2.0 协议授权

翻译:皓岳

An Uber Valuation Comes With Uber Probl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