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游戏审查制度——致蒂姆·库克的公开信

下一篇文章

iOS 版 Kindle 应用升级:整合 GoodReads 和 Kindle Unlimited

编者按 :泰格·凯利(Tadhg Kelly)是一名游戏行业咨询顾问,自由设计师以及知名设计博客 What GamesAre的作者。你可以点 这里 关注他的 Twitter。

蒂姆:

我是苹果产品的超级粉丝,这里的产品也包括我的新 iPhone 6 Plus。它真是光彩照人。过去五年里苹果公司为游戏行业所做的事情更是让我崇拜。在苹果应用商店诞生之前,面向大众市场销售游戏产品是非常烧钱的事情,还很难获得当权者的批准,游戏厂商往往处于极其不利的劣势。苹果公司打开了封闭的商店,这反过来又催生了这个行业的多次革新。苹果公司为游戏产业带来了许多新的游戏种类、新的游戏势力、新的经济体,还有其他各种类型的创新。

我举这些例子是为了给我的赞赏和不满定一个范围。我认为你所做的工作十分了不起,但有一个领域你让我很失望:审查制度。

一些电影可能会需要观众满足年龄要求,一些音乐也可能会被贴上标签来警告人们歌词中有带侮辱性词语,但他们并没有被禁掉。从早期的纸质书如《尤利西斯》,到漫画准则(Comics Code)再到“视频污秽物”,每一种媒介都不得不面对一些罪行或猥亵的指控。每个人都不得不为自己的材料辩护,让它们值得被看做是一种自由表达。谢天谢地,他们最后都赢了。除了游戏是个例外。

游戏开发者通常被视为二等媒体公民。直到 2011 年,在游戏产品出现了 40 年之后,最高法院终于宣布视频游戏也是受言论自由保护的一种形式。在整个行业的历史上,我们经历过自我监管、法律打击、来自发行商、平台和零售商对在审查制度的基础上进行创造性改变的要求。有些东西是荒谬的(禁止展现流血的禁令),有些是对欲望的指控(游戏中的裸体),而有些是对腐化堕落毫无根据的恐惧(电子游戏暴力)。

无论是一台游戏主机还是大型零售连锁企业,长期以来我们游戏厂商不得不忍受其他媒介所没有面对过的干预。一直有人,通常是些对游戏没有什么认知的人告诉我们游戏应该是什么样子。我们经常被指责用不合法的方式将整个世界导入歧途。这一切都发生在第一代游戏制造商将游戏火炬传递给后来者之时(愿电玩之父拉尔夫·贝尔(Ralph Baer)在天之灵安息)。第二代游戏制造商通常希望制作有趣的游戏,但他们中的一些人也想将游戏用作其他用途,比如像 Depression Quest 和 dys4ia 这样的游戏。还有《请出示文件》(Papers Please)、《血汗工厂》(Sweatshop)和 Howling Dogs 这样的游戏。

但即使苹果在解放游戏产业经济方面(在此致以诚挚谢意)做了许多令人惊叹的事情,苹果公司也采取了压迫游戏产业的一些措施。这在道义上是不对的。蒂姆,我不相信这会是一个你想要积极参与的工作。我认为这是由于一些相关的问题导致了这一结果,这些问题产生了一个尴尬的审查制度。

首先一个问题是苹果公司试图通过清除色情内容来保证 iOS 对消费者来说相对友好。苹果的工作一直以来是鼓励人们在外面上网并且他们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如果人们真的想看成人内容,Safari 就是他们的通道。第二则是因为游戏是用软件制作的,这一事实经常让许多人混淆了媒介和产品的概念。对软件的批准本质上是清查哪些内容是允许的,而哪些不是,比如审查技术要求、违规行为、故障等。这里(大部分)的内容完全是二进制的。

我们游戏厂商所面临的问题是我们通常无法使用 Safari 这条通道。iOS 设备也不允许通过网络下载软件,因为这样会给恶意软件以可乘之机,而那在如此受人瞩目的平台上将是一个严重问题。其次以审查软件的清单形式评估游戏剥离了游戏的情景。比如对于卢卡斯·波普(Lucas Pope)的《请出示文件》(Papers Please),这种评估就变成了“这个游戏里出现了乳房”。游戏要么被禁要么就改。

虽然人类乳房可能出现在其他媒介上,但这种审查并不关心这些乳房合适与否。今天我可以通过苹果产品购买《权力的游戏》剧集或是《查泰莱夫人的情人》,尽管这两者都包含了在当时看来存在争议的内容。为什么他们可以?因为苹果公司理解了这些内容出现的情景。尽管有人会觉得这些内容不合适,但因为它很重要所以还是受到了保护。除了游戏以外。如果一款游戏被视为一款类似应用的产品,那么它归属于一定的范畴。如果一款游戏被看做是一本书或一张专辑,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转换观点是必要的改变。

我想《请出示文件》的审查团队所拥有的经验就有点像是福克斯公司《辛普森一家》里的审查员。那个角色在查看一个剧本时会加上“不行,不行,不行”的标记,然后看到一个笑话,在做标记之前会放声大笑。我想这是在对《请出示文件》和许多其他 iOS 上被禁或被审查的游戏进行审查时所发生的事情,审查团队也知道这游戏不错,但就是没法批准它。因为它不符合审查清单要求。

我并不是要你从中获得什么启示,但是蒂姆,你知道什么是表达真我。你知道享有自由很重要,特别重要。然而由一名突破传统的设计师所创建的公司在经历了一系列的状况后,它把自己放在了审查员的位置上,要对游戏进行限制,降低其文化地位。也许这些游戏可以获得丰厚的收入,但在你们公司的平台上,他们都不再是他们本来可以成为的样子。

一些人是不是认为游戏是一种媒体,因此不对他们进行审查会改变应用商店的营收?我对此表示怀疑。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进行年龄分类和适当的处理?是的,我也是这么想。实际操作起来很有可能阻碍重重。但无论如何你应该这么做。

对业内的一些人士来说,让大家觉得我们不是毒品贩子或是对小孩子施加不良影响的怪物,光做到这一点就已经是一场硬仗。我们希望能够改变漫画准则那种认知,尽管会遇到来自内部与外部的抵触,我们正慢慢走向成功。大的平台通常阻挡着我们的前进步伐,他们仍然觉得游戏应该只存在于特定的地方,但是他们也在慢慢转变观念。

蒂姆,你控制着世界上最大的游戏平台。移动端的游戏很快就会超过 PC 端和游戏主机,而当这一天到来时,移动端的游戏将成为新的核心游戏。虽然游戏不会永远都只是《糖果粉碎传奇》和《部落战争》,但也不会比 1960 年代经典造型之后的电视更多样。围绕着游戏以某种方式形成的社区和文化对整体文化而言也很重要,并且重要性只会越来越大。

鉴于你目前的职位所拥有的权力,你真的觉得你应该阻碍游戏这个媒介的发展之路吗?说“游戏开发者你们只能生活在这个盒子里”。我不认为你真的要这么做,但你现在差不多就在这么做。蒂姆,我需要苹果公司来领导游戏产业的发展,就像它以前常做的那样。

题图来自:卢卡斯·波普的《请出示文件》

翻译:曹木

An Open Letter To Tim Cook About Game Censorship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