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Facebook 不会出现“踩”按钮

下一篇文章

Spotify 新功能将好友收听的音乐自动转换为播放列表

在 Facebook 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参加的 第二次公开问答活动 中,他讨论了 Facebook 不会推出“踩”(dislike)按钮的原因,但仍然希望增加用户分享情绪和反应的方式,同时还表示他并不认为与朋友保持联系是在浪费时间。

这位 30 岁的首席执行官生活低调,经常穿着一件灰色套头衫。他表示,Facebook 希望能在尽可能不对隐私政策作出频繁调整的同时,还可以跟上新技术潮流的发展。Facebook 目前正围绕用户情绪和敏感的社区展开一场试验,并密切关注着这场试验的结果。尽管 Facebook 因为让我们在现实生活中与朋友联系更少而备受诟病,但扎克伯格表示 Facebook 的目标是让突破“邓巴数字”(Dunbar’s Number,即人类认知能力限制使得一个人只能维持与大约 150 人的稳定关系)的限制,让我们与更多的人成为朋友。

在上个月的首次公开回答活动上 ,扎克伯格直面 Facebook 近来遭受的一些最棘手的问题和最猛烈的批评。他当时解释说,Facebook 将从其主应用中剥离出 Messenger,强制用户下载到手机上进行聊天,这是为了让人们更快地收到朋友的回复以及更好的体验。扎克伯格还回应了品牌页面(Page)用户自然增长下滑的问题,称由于用户“赞”了越来越多的品牌页面,同时还添加了更多的朋友,因此每个人都在分享更多的内容,但人们浏览信息流的时间有限,因此随着时间的推移,竞争自然会使得用户自然增长减少。

以下即为今天网友的问题及扎克伯格的回答:

根据“赞”按钮的成功判断,公司内部是否讨论过推出类似“不赞”按钮的事情呢?

我们正在考虑推出“不赞”按钮这件事。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因为它含有两层意思。我们正在思考和讨论做一件事情,不做另一件事情。我们不想做的那件事情就是:“赞”按钮的确很重要,因为当有人发表了某种看法并分享了某种观点时,你可以通过这个按钮来快速表达一种积极的情绪或感受。有些人一直要求 Facebook 推出“踩”按钮,因为他们希望可以说“这件事情不地道。”我个人认为,在帖子好与坏的问题上,不应该有一个表决机制。我还认为,从社交的角度讲,对于一个社区而言,帮助人们分享生活中的重要瞬间并不是特别的重要,也不一定非常好。

但我认为非常重要的事情是,人们有时想要表达的不是正面的情绪,或者说只能点“赞”。很多时候,人们会在 Facebook 上面分享生活中令人不快的事情,或者是在文化和社交上遇到的难题,人们常常告诉我们,他们点击了“赞”按钮并不代表他们很欣赏某种观点,因为当一个人失去亲人,或是正在谈论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时,“赞”并不是合适的情绪表达方式。

我们在内部讨论的一件事是,如何找到让人们表达情绪的合适方式,以便他们可以轻松表露各种情绪,从同情、吃惊到欢笑等等,我们在这个问题上已经思考了一段时间。你始终能发表评论,所以这并不是说今天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不少人总是在对有些帖子发表评论。但问题就在于你拥有“赞”按钮这样简单明了的东西。如果你发表评论,大部分时间你都感觉自己必须在帖子下面说一些有趣的东西。

不过,每个人都希望只要点击一下“赞”按钮就行了,这是在一个对方愿意分享的重要事情上,对其表示同情或支持的重要方式。让人们能以更多的方式及更多的情绪来做到这一点,将是一种体验与众不同的事情,我们需要找到做到这一切的合适方式,最终让它成为一种善的力量,而不是恶的力量,贬低人们在 Facebook 上面发布的帖子。所以,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们不会在近期推出相关产品,但这是一个重点讨论的领域。

创办 Facebook 之时,你希望能得到什么样的建议?

不要对犯错过于担心。有人问我希望自己可以避免犯哪些错误。但你正是从错误中吸取到教训的。真正的问题在于你从错误中学到了什么东西。你必须要保持前进的动力,不要因此而感受到太多的压力。

有人说使用 Facebook 是在浪费时间,你如何看待这种观点?

我们一天天长大,然后去上学,被告知在完成家庭作业后就可以出去与朋友玩。这种思想在社会上可谓根深蒂固,现在人们认为我只有在完成了一切工作以后,才能与朋友或家人一起度过美好的时光,我认为这种看法是错的。家人和朋友在我的生命中占据着重要位置。我一点儿也不认为与他们联系是在浪费时间。

为何我不能改名呢?

如果用户使用真名而不是假名,那么他们就更容易在 Facebook 上面找到他们想找的人。有些人想要对别人实施诈骗,从事不法活动,如果你与你现实世界的身份连在一起,你会更有责任感,如果你采用虚假的身份,那么就不会有这种责任感。一切都是为了打造一个安全的社区。

zuckerberg-crowd

Facebook对公民参与和讨论作出了哪些贡献?

Facebook 在公民讨论中的作用是,给你带来更多的意见。以前,如果有重大事件发生,你可能只能在少数几份报纸上看到,但我们希望世界上每个人都具有话语权。在这个世界上,这是相当新鲜的一件事。一旦发生动乱的时候,人们会通过 Facebook 了解情况。我认为具有不同的意见十分重要。在 Facebook 上面,无论你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你都可能拥有来自另一个阵营的朋友。无论你是基督徒、犹太人还是穆斯林,你的朋友中都有可能信仰另一个宗教。所以,在 Facebook 上面,你能听到完全不同于你自己的观点。

隐私政策更新为何如此频繁?

以前,我们大概每年对隐私政策更新一次,以反映上一年度的产品和政策变动。但那时 Facebook 还只是一个网站,如今 Facebook 已经是一家提供各种不同服务的公司,旗下拥有 Facebook、News Feed、Messenger、Instagram 等不同的服务。例如,随着科技的不断进步,Facebook 可能希望围绕地理位置来开发产品,因此我们会据此对隐私政策做出调整。我们也不想经常调整隐私政策,用户搞明白和消化这些变动需要花很长时间。有时,我们作出了不错的改动,有时没有作出很好的改动,结果受到了批评。但在新的事物上,我们必须追随科技潮流。

Facebook针对附近社区的年轻人做了哪些推广教育活动,以帮助他们自主创业?

我们希望成为社区的好公民。无论是在当地中学和高中举办培训活动,还是夏季实习生项目,我都亲自上阵授课,讲述创业方面的心得。我认为,我学到的要比我教给别人的更多。这个世界始终在发生我们想要做的事情。我们为当地警察提供帮助。我个人还向当地 Ravenswood 医疗中心捐过款。如果有什么事情能让我们成为社区和整个湾区的更好公民,大家尽管说,我们会随时听取大家的意见。

你觉得是哪些习惯让你最终取得成功的?

我会积极主动地利用好时间。我会将绝大部分时间花在我想要从事的事情上。最重要的是,将时间投入到你自己而不是别人预见到要发生的事情上。你必须回馈你的社区,但我认为任何一位创业者或任何人都会说,很容易就明白你的时间要耗尽了。

你最喜欢哪种口味的比萨饼?

炸鸡口味的。

为什么说编程如此重要?

编程是极少数自律性活动之一:你一连几个小时坐着编写代码,开发出对全世界都很重要的东西。我认为对于年轻人来说,这是一个自我表达的重要方式。如果你能编程,你就能坐下来创造东西,没人能够阻止你。Facebook 员工有一半从事技术性工作。即便对那些不从事编程工作的人,无论你想要从事什么样的工作,懂工程都至关重要,所以我们会在社区提供一些支持,帮助人们学习编程。

改善产品势必会牵涉到在用户身上进行试验所引发的道德担忧,你是如何平衡两者之间的关系的?

Facebook 数据科学家在今年夏天发布的一份报告谈到了这个问题,我们也借此机会来做出改善。我们认为提高 Facebook 产品质量的唯一途径是,在社区展开测试活动,然后听取社区的反馈意见。我们会在信息流中尝试新的功能,以及在信息流中显示内容的不同途径。我们会竭尽所能提升 Facebook 的速度。我们还试图通过推向整个社区的任何东西来产生积极的影响。测试是 Facebook 产品的重要部分。

我妻子是名医生,有些人认为你实施的任何测试都必须有结果,每一次测试的潜在益处都必须超过风险。另外还有一些我们不应该测试的东西。在一个由年轻人组成的敏感社区,无论从事什么事情,我们都必须特别的小心,无论是情感还是心理健康方面的事情。我们要确保社区中的人没有能力去测试伤及他人的事情。

我们实施这一研究是缘于一种压力,因为有些人会在帖子中炫耀自己的幸福时刻,这让别人感到很不爽,他们觉得自己怎么就没有这样的幸福生活啊。我们并不想让人们不开心。我们有责任来了解 Facebook 的影响力。我们实施了一个规模相对较小的研究,向不同的用户显示更多或更少的“炫耀贴”,以了解他们看后的反应,是发布宣告幸福的帖子呢,还是表示不快的帖子呢。如果 Facebook 上面有什么事情对社会产生了负面影响,那么我认为我们有责任做出改变,令其产生更积极的影响,我们必须做出改变,这样,如果某位工程师想要进行试验,Facebook 的人可以确保这是他们可以接受的试验。

Facebook可能让有些人对社交反感起来。你是否想过帮助人们也在现实生活中拓展自己的人际圈吗?

Facebook 所做的许多尝试都是了帮助你与你已经认识的人保持联系,而不是试图帮你结识新人。我认为这是 Facebook 在社会上的一个重要作用。一款工具的定义性特征是,它赋予人类一种能力,并强化这种能力。我之所以戴眼镜,是因为它提高了我的视力。自行车和汽车扩大了我们的活动范围。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将电脑称为是“大脑的自行车”。我们希望借助于 Facebook 和整个社交网络来达成一种目的,即提高人与人之间维持关系的能力。研究表明,由于人类认知能力的局限性,个体拥有的稳定朋友数量只能是 150 个,我们希望扩大这一人数。有些人是我在 Facebook 上面认识的,我也看到了他们生活的每一个重要时刻。否则,如果家人到别处旅行,我就无法当面见证这种体验。我们想要增强人类的能力,能让大家感同身受,可以与更多的人保持联系。

如果我有一个亲眼看到我的妻子或母亲的选择,我会给他们打电话或在 Facebook 上面与他们聊天。亲历亲为是一种高带宽、更为丰富的沟通方式。但 Facebook 帮助我们与更多的人交流。

我是否应该教会我的孩子用 Facebook 呢?

我也在努力思考这个问题,因为我还没有孩子。一方面,我认为年轻以及会使用技术设备,是相当积极的事情。我还认为,对于那些不知道如何把事情做好的孩子,社会的态度有时一点也不宽容。

我们都想照顾好自己的家庭。欺凌弱小是一个真正的挑战,是需要我们严肃对待的问题。我们正携手当地执法部门和学校管理者,确保 Facebook 平台上不会发生这种事情,而实名制等一些政策就对此有帮助。

我会遵守我们的规定。我们不允许 13 岁以下的未成年人使用 Facebook。在这个问题上,我以后可能会与他们进行交流。我也希望自己家的孩子可以通过科技来认识现代世界,禁止使用无助于他们了解外面的世界。但你需要保持不断的对话,确保可以向家长报告任何有害健康的事情。我们必须继续全力以赴,保证 Facebook 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

总体而言,在这次现场问答活动中,扎克伯格展现出一种自信和友善的姿态,虽然他也经常回答称“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这是 Facebook 严肃对待的事情”,由此无形中按自己的好恶设定了答案。尽管如此,鉴于他愿意直接和公开地回应 Facebook 面临的一些最严厉的批评,这种态度仍然令人印象深刻。

翻译:皓岳

In Public Q&A, Zuckerberg Says Facebook Wants Diverse Expression But Won’t Launch A Dislike Button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