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短信,二十二岁了

下一篇文章

游戏行业投资:看广度还是看深度?

手机短信,二十二岁了

半辈子之前,22 岁的尼尔·帕普沃思(Neil Papworth)发出了第一条手机短信(SMS)。这条由 15 个字符组成的短信——“merry christmas ”(圣诞快乐)——在 1992 年 12 月 3 日被发给了他的同事理查德·贾维斯(Richard Jarvis)。

这个行为被认为重要到可以举办一场派对以示纪念,但还没有重要到把短信作者邀请过来。事实上,曾经为开发短信服务而努力的人没有一个预见到它的重要意义。

在经历了 22 年时间和 10^15 条短信之后,它已经成为电子通讯之王。短信为电信运营商赚取了数百亿美元的利润,让世界各地的数十亿人互联沟通。到 2016 年时,短信的年流量预计将达到 9.4 万亿条。

那么,短信的统计数据为何不能如此令人印象深刻呢?它廉价,有效,并且使用广泛。短信服务在 2014 年“身强体健”,这一点早在 1992 年时就已经很明显,或者说后见之明是那样告诉我们的。真相要更加复杂一些……

“完全足够”

1985 年,弗里德黑尔姆·希尔布兰德(Friedhelm Hillebrand)和数十位同事曾一起开发标准化短信协议。他对短信最佳长度的想法带有日耳曼式的简洁,可以用“Perfectly Sufficient ”(完全足够)这 20 个字符来总结。

作为全球移动通信系统(GSM)的非语音服务委员会主席,希尔布兰德受命开发一种能够传输、接收和显示短信的技术。当时无线网络可以使用的带宽有限,而且主要被应用于汽车电话,这意味着希尔布兰德及其团队必须找到一种能够跨移动运营商和手机平台的数据通道,用它来发送短信。

灵光闪现的时刻源于这样一个想法,即利用一个现有的无线电信道,它已经被用于传输关于手机信号强度的信息。“我们当时在寻找一种实施起来比较节省费用的方案,”2009 年,希尔布兰德在接收 《洛杉矶时报》采访 时说,“在大部分时候,这条信道是闲置的……它是系统中的可用资源。”

希尔布兰德口中“完全足够”的字符长度是 160,它现在已经成为电子通信的标准数值,就好比 24 帧之于电影,或 12 小节之于布鲁斯音乐。这个黄金数值的得出源于对一个低科技平台的研究,即不起眼的明信片。大多数明信片包含的字符少于 160 个,这对人们来说已经是一个非常直观的信息长度,所以继续使用这一字符限制是合情合理的。

帕普沃思对此表示认同。 “我们测试你可以发送 160 个字符的信息,为了表达‘你如果 20 分钟不到家,你就别想吃晚饭了’这个意思,谁会需要更多的字符呢?尤其不要忘了,那时候输入文字预测功能还没有诞生呢。”他如是说。

偶然的成功?

我们看到,这些改变了世界的工程师在谈论短信时很随便,而且很谦虚,这暗合短信走向市场的迂回路线。人们对短信命运所做预测的准确程度就跟输入文字预测功能一开始的准头差不多(真不是非常准),那时候几乎还不存在市场调查这回事。

当帕普沃思在 1992 年发出他的圣诞节问候时,短信技术已经经过了 7 年时间的开发。早期的 GSM 手机并不支持短信功能,当它们开始支持时,短信协议只是被用来通知语音邮件的收件人。又经过了 7 年时间,跨网络的短信服务才问世。

在如今这个创业公司可以一夜成功的世界——Instagram 在从未公开宣布盈利计划的情况下即获得 10 亿美元的估值(并被收购)——我们很难理解这样一件事,即短信几乎夭折。它的起步极其缓慢,曾受到被抛弃的威胁。

据帕普沃思称,运营商过了一段时间才“意识到,他们可以通过向跨网络短信服务收取更多费用赚取利润”。

然而,我们很难体会那个时代人们的想法,那时候的科技行业还没有吸引到大笔的投资资金。这就是为什么那些欧洲开拓者显得如此特别,没有人知道短信是否能够成事,他们开发短信技术时还没有考虑到广泛的商业应用——它本来的目的是作为企业之间使用的内部工具。

可以肯定地说,运营商对短信的普及大感意外,尤其是它受到年轻用户的欢迎。在上世纪 90 年代和本世纪初,青少年对短信技术趋之若鹜。正是这些人发明了短信语言,那进一步开拓了一个家长无法完全理解的交流空间。这项技术可能是新的,但青少年想要独立的冲动却一以贯之。

甚至连帮助短信诞生于世的帕普沃思也没有完全意识到短信的全部潜力。

“作为一个技术狂,我只专注于做好自己的工作。我从未想过人们为什么会想要发短信——我的目标是,确保他们能够把短信发出去。”帕普沃思说,“我认为,甚至连 GSM 标准的制定者也没有想到过短信在过去 22 年五花八门的应用。”

尽管 WhatsApp 等即时通讯服务已经崛起,但短信创造者无可非议地认为,他们的心血结晶才是终极应用。

后起之秀可能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但在市场渗透率方面,它们无法跟早出发 20 年以及跨平台的短信服务媲美。就像帕普沃思对 WhatsApp 等应用的评价,“你无法保证自己的 300 名好友都安装了它,你甚至不能保证好友都使用数据套餐。”

如果你想跟自己的父亲、好友以及子侄进行沟通,市面上有大量的方案可供选择。但短信是唯一能够保证你能够联系到他们的选项,这就是我们还在谈论短信的原因。

那么,帕普沃思没被邀请参加庆祝短信诞生的首个派对是否仍然令他恼火呢?这个问题无从说起——他非常专注于自己的工作,以至于他并不在乎错过那些庆祝活动。对他来说,那只不过是工作中取得一项成就:“那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在 22 年之后的今天,我的所思所想还跟当年一样。”

编者按: 尼克·德诺姆(Nic Denholm )是云电话服务提供商 CallFire 的高级编辑,他在 2014 年 10 月份采访了发出第一条短信的尼尔·帕普沃思。

图片来源:Jim Fischer/Flickr

翻译:王灿均(@何无鱼

Texting Turns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