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车应用

毁誉参半的中国科技公司

下一篇文章

亚马逊 AWS 简化 EC2 实例定价模式

编者按:本文为 TechCrunch 中国合作方 动点科技 独家稿件,作者朱桂林

滴滴打车在 8 月低调上线的滴滴专车一边加紧攻势向乘客派送代金券,一方面在北京、沈阳多地被交通局认定属于非法营运。对于这一问题,滴滴打车辩称其合作的车辆都来自正规租赁公司。

打车软件与黑车之间撇不清的关系,从打车软件出现之时两者便已搅和在了一起。黑车就像一颗潜藏在寄主体内的毒瘤,准备在免疫力下降的那一天爆发。

现在说到打车软件,首先想到的是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

然而早在滴滴打车、快的打车出现之前,北京市场还有一款很著名的叫车软件“摇摇招车”。

2011 年底摇摇招车推出时,尚是国内第一款连接出租车司机与乘客的手机软件。不仅如此,它也是国内第一款打车软件,是摇摇招车让用户第一次知道可以通过手机呼叫出租车司机。在摇摇招车业务最繁忙的时期,每天五万出租车司机同时在线服务,早晚高峰期订单成功率 85%。

2014 年底,做得最早的 摇摇招车却面临全面转型

在转型之前摇摇招车面临的一大挑战很大困难在于,乘客使用摇摇招车时可能叫来出租车,但也有 可能叫来的是一辆黑车

滴滴打车(最早叫嘀嘀打车)则能保证只有出租车司机,没有黑车。

可以说,滴滴打车的成功部分是得益于摇摇招车的失败经验。

凭借全是正规出租车获得声誉和市场份额的滴滴打车,在超越摇摇招车后,却面临摇摇招车当初同样的困境:非法营运。

被非法营运的罪名困扰最多的要数全球打车软件巨头 Uber。这一连接私家车主与乘客的模式,在其发源地美国和邻近的欧洲皆因非法营运问题而遭到起诉。

它在进入中国大陆、台湾等市场时采取了不同的策略以避免触犯当地法律:与商务车租赁公司合作,当乘客叫车时,招来的是由正规租赁公司提供的车辆。

滴滴专车表面采用的模式与 Uber 在大陆、台湾时的模式一模一样。这一模式在我多次使用滴滴专车服务后,从司机那里等到了证实:

一般说来正规租赁公司会采购一批车,安排与其有劳动协议的司机作为专车司机,为乘客提供驾车服务。

但违规的部分在于,一些租赁公司,会允许普通的车主带车挂靠其公司名下,即便这些车主没有营运资格。《济南时报》一名记者也 获得了类似的消息

滴滴专车的王师傅介绍,他现在开的是自己的车,挂靠在一家汽车租赁公司名下,每接一单,滴滴提成 20%,自己拿 80%,每天接 6 单以上,还可拿到 100 元的奖励,“只是闲时做做兼职”。此外,记者了解到,除私家车,大部分车辆来自与滴滴合作的汽车租赁公司,而司机多是滴滴以劳务派遣形式招聘的员工。

这种避免违规的擦边球手段,不只是滴滴打车一家。快的打车在今年 7 月推出的一号专车面临同样的问题。

面对这一质疑, 两家公司将这一责任推给汽车租赁公司 ,称自己只是搭建的一个平台。

然而作为一家直接面对消费者的商业公司,将责任踢给合作方,而不澄清媒体质疑的违规行为是否属实,是否对合作伙伴做了详尽调查,这或许是一种中国特色的处理方式。

持这种逻辑的并非滴滴打车与快的打车。 一电商巨头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用同样的逻辑声称,在某宝买到假货完全是消费者贪心完全。

这种傲慢与互联网公司的硅谷同行有着惊人的相似。

11 月 19 日 BuzzFeed 报道 ,商业高级副总裁埃米尔·迈克尔 (Emil Michael) 在纽约的一次晚宴上称,Uber 应当招聘一支研究者团队,针对批评 Uber 的记者挖掘他们的丑闻。起因是 Techcrunch 前高级编辑莎拉·莱西(Sarah Lacy)经常在她的博客 PandoDaily 上攻击 Uber 造成的社会安全问题。

虽然 UberCEO 特拉维斯·克拉尼克 (Travis Kalanick) 随后在 Twitter 上表示:“迈克尔在近期晚宴上的讲话很可怕,并不代表公司。”埃米尔·迈克尔也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他对于自己所做的这番言论感到后悔,但这也折射出某此科技公司对于法规和秩序的态度。

令人欣慰的是,我曾在 Uber 的“人民优步”平台上叫来一位原来在回龙观一带活动的黑车司机为我提供了一次体验糟糕的驾乘服务 ,Uber 北京的运营团队立即向我解释,这是一个正在试验性的产品,很多地方还有待改进。

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或许不应忘记,曾受黑车困扰的摇摇招车被迫转型,还只是今年年初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