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书

企鹅出版集团为鹈鹕鸟丛书推出云阅读器

下一篇文章

Mophie Powerstation Plus 移动电源评测:集成式数据线设计褒贬不一

你可能已经知道,传统图书出版商目前的日子不怎么好过。事实上,当说到阅读,你可以说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在今年早些时候的 一篇文章 中,TechCrunch 的乔恩·埃文斯引用狄更斯的话如是评论道——埃文斯 出版过自己的书 ,因此他是在最恰当的位置上评论这件事)。

最好的时代是指对文字的消费,这是考虑到在线信息的泛滥——它们大部分是可以免费阅读的。最坏的时代是针对传统图书出版商,他们基于纸张、带有价格标签的图书媒介受到了极大的颠覆。

此外,图书出版商还要抗衡贪婪的庞然大物—— 亚马逊(Amazon)——以及它发起的 图书战争 。当然,亚马逊或许是纸质书的大型零售商,但运送纸质书是需要成本的。如果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能够让图书回归其信息本质,让那些信息直接呈现在消费者的眼前,那么他是不会花运书钱的。

因此有了 Kindle 电子书阅读器,这是一款文字分发设备,它非常便宜(尤其是附带广告的版本)。也因此亚马逊在今天夏天推出了“图书版本的 Netflix ”,即 Kindle Unlimited 电子书订阅服务。读者只要支付月费,便能自由徜徉于一个由文字组成的世界。

亚马逊还不断尝试通过 Kindle Direct Publishing 计划 拉拢作家 。一些作家(和出版商)将之描述为“塞壬之歌”,这是因为亚马逊在拉拢作家的同时正努力把独立图书作品转变成基于订阅模式的大宗商品。

概括来说就是,传统出版商腹背受敌。这尤其是因为,历史久远的出版机构一直习惯于老一套方法,它们是最容易遭到颠覆的目标。

不过,亚马逊在施加压力,创业公司——比如 Oyster Blloon ——也在重新构想移动时代图书如何以及应该怎样被消费,在这种情况下,传统出版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有更多的动力去升级自己的游戏,即使那只意味着进行一些新的数字分发实验。

这种动力是一种好事。任何喜爱阅读和书籍的人都不应该希望图书分发机制是单一的,尤其不是亚马逊标榜的那一种。贝索斯已经在这场争斗中展示出 强大的力量 ,它的场面并不好看。

fullsizerender1

那么,说到实验,英国的企鹅出版集团(Penguin Books)也小小地涉足了数字领域,利用其恢复出版的鹈鹕鸟丛书作为实验的平台——事实上,企鹅出版集团现在已经成为一个巨型出版实体的组成部分,该集团于今年 4 月跟贝塔斯曼(Bertelsmann)旗下的兰登书屋(Random House)合并组成了 企鹅兰登书屋(Penguin Random House)。

这个实验究竟是什么呢?它让读者可以在浏览器和他们喜欢的任何设备上阅读鹈鹕鸟丛书的电子版本。这跟亚马逊的 Kindle Cloud Reader 非常相像,只不过晚了 3 年时间。而且,可供阅读的图书也只有少数几种。这仍然是迈出的一小步。(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亚马逊似乎并不对 Kindle Cloud Reader 特别上心,它只具备相对基本的功能——因此,其他公司仍有空间可以设计和打造一款更加优秀的云阅读器产品。)

鹈鹕鸟丛书的电子书阅读界面基于浏览器,它的其他功能还包括动画图表、地图以及脚注,读者可以通过点击/移动鼠标进行调用,另外还有分享和辅助学习的突出显示功能。 这些都是考虑周到的附加功能,尤其是对教育类图书来说。

share-and-highlight

鹈鹕鸟丛书背后的故事是,在经历了多年的销售下滑之后,企鹅出版集团在上世纪 80 年代停止出版这套丛书。不过,今年 5 月,在销声匿迹 30 年左右之后,该出版集团重新恢复了鹈鹕鸟丛书,并且只有数字版。这意味着这套丛书目前只有少数几本书,但这同时也意味着,鹈鹕鸟丛书在企鹅兰登书屋内部具备一种“创业公司”的地位,这使它能够承受更多的风险进行创新。具体而言,就是数字化的风险,而这正是传统出版商需要做的事情。

尽管如此,这项举措在目前与其说是大胆的新战略,毋宁说更接近于“实验性的编外项目”。事实上,这个项目的创意早在企鹅出版集团跟贝塔斯曼合并前就已经产生,但项目进展在两家公司合并之后显然受到了限制。

这个创意来自于企鹅出版集团内部一位名叫马修·杨(Matthew Young)的设计师,而不是源自公司高管为了对抗数字化颠覆创新而举行的战略会议。因此,这一事实也凸显出,传统出版商在完善自己的数字化战略时仍然需要积极行动起来。

“这个让读者可以在网络上阅读图书的创意并非出于战略、编辑或市场的定位,而是直接诞生自艺术部门。”杨告诉 TechCrunch ,“我的职业是一位封面设计师,而我实际上收藏了很多纸质书。但如今我大部分阅读都是在屏幕设备上进行的,通常是我的手机,在上班的路上以及任何我能阅读的时候。”

“我喜欢阅读电子书,但作为一名有些强迫症的学究式设计师,我不禁想,在屏幕设备上阅读图书的体验尽管已经足够好,但还可以好得多。因此,这正是我试图构建的东西,即阅读那些图书的最佳体验。”

“我知道一些基本的 HTML 和 CSS 知识,而且我刚刚学会如何创建响应式网站,所以我打造了一个原型响应式网站来展示这种阅读体验——排版、布局、留白、层次结构,诸如此类——如何自我调整和适应不同尺寸的屏幕。我向企鹅出版集团的同事们展示了自己的创意,他们非常支持,并鼓励我进一步开发。”

目前,鹈鹕鸟丛书的电子书实验只有 5 本书。但据杨称,明年将会有更多的书上线。 目前的 5 本书中 ,一本是关于经济学,一本是关于人类进化,一本是关于大脑,一本是关于俄国革命,还有一本是关于古希腊和古罗马的政治理念。

“从理论上讲,电子书拥有这样一种潜力,能够跟任何网站一样具备内容丰富、漂亮以及可以交互的特性。不过,目前它们还受到数字出版(尽管这一直在改进)和电子书阅读器设备及应用(它们也一直在改进)的限制。”杨补充说。animated-diagram

读者只需要在任何设备上访问 pelicanbooks.com ,就可以免费在线阅读上述书籍的其中一章。或者,他们可以支付 4.99 英镑,便能够在浏览器中阅读全书。也就是说,它采用了一种免费增值模式。

读者购买的书可以从书库中找到,这项功能需要读者登录。而且,尽管内容跟设备无关,但各种移动设备呈现的格式不会完全一致。杨表示,其团队“在所有主要设备、浏览器和操作系统上进行了测试”,并跟一家名为 Fiasco Design 的创意设计机构进行了合作——后者设计了这款云阅读器的后端,并帮助进行了测试工作。

“我们的目标是提供阅读这些书籍的最佳方式,不管你设备屏幕的尺寸和分辨率是多少。为了最大限度获得网站的最佳体验,你肯定需要使用一款现代的浏览器。”他补充道。

我在多款设备上对浏览器阅读体验进行了测试,其中包括一台古老的上网本(上图右),效果还不错,尽管格式上有一些瑕疵。Mac 电脑上的效果最好,而 iPhone 稍次(在上面显得有些轻浮)。我还在黑莓的 Playbook 平板电脑上进行了测试,结果无法登录进去(我倒不会因此怪罪阅读器不行)。

我的主要不满在于频繁的登录超时现象。企鹅出版集团的一位女发言人称,这是因为服务器无法处理所有的访问请求,导致崩溃,将所有账户登出。她说,该集团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并在寻求尽快升级。”footnotes

企鹅出版集团是否有计划,在鹈鹕鸟丛书以外将这一浏览器电子书阅读界面扩展到旗下更多的图书呢?要抗衡亚马逊的覆盖范围,规模化可以说是必要的。尽管你可以说,群起而攻之可能也富有成效。如果有足够多的出版商开始推出电子书,让有趣和创造性的内容能够被人们看到,通过任何设备进行访问,并取消格式锁定,那就可以让亚马逊的产品相对不那么具有吸引力(尽管定价仍然是一个障碍,而亚马逊会继续推动低价战略)。

不管怎样,鹈鹕鸟丛书计划目前仍会聚焦于其初生的数字化出版,这是因为它把青少年当成了目标受众。所以,尽管这个小型项目可能很有趣,并且受到欢迎,但它不会让贝索斯夜不能寐,甚至根本不会引起他的关注。

“我们认为‘在浏览器中阅读’的模式非常适合于新生的鹈鹕鸟丛书品牌,因为我们正在试图覆盖一个聚焦于数字化的年轻受众群体。”企鹅出版集团的女发言人说,“如今仍然是早期阶段,因此对于未来是否会把它扩展到企鹅出版集团的其他图书,我现在无法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

鹈鹕鸟丛书的网站在本月初(11 月 5 日)上线,而企鹅出版集团还没有公布任何销售数据。不过,自上线以来,该集团称读者在网站的平均阅读时间是 18 分钟——杨表示,“这在互联网世界算是非常长的时间了。”登录用户的平均阅读时间接近平均水平的两倍,他补充说:“因此,看到人们真的在阅读这些图书,并与之进行互动,这非常令人欢欣鼓舞。”

这是否是所有图书的未来呢?这家传统纸质书出版商称,当然不是。不过,它可能成为未来组合的一部分。“毫无疑问,纸质书总有容身之地。重要的事情在于,这些书阅读起来简便、愉快和舒服,不管它们是纸质书还是电子书。每一种载体都各展所长:平装书拥有出色的纸张、彩色油墨以及装帧具有立体感的封面,这是你在线上无法得到的;而网络电子书可以提供全彩图片/地图、动画以及动态脚注,诸如此类,这也是纸质书无法做到的。”杨如是说。

“这是一场实验,由于企鹅出版集团之前从未尝试过这样的东西,我们不知道读者会对此作何反应。我认为这是一种很棒的阅读方式,希望其他人也跟我一样。”

翻译:王灿均(@何无鱼

Penguin Hatches A Cloud Reader For Pelican Boo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