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行记

[澳洲纪行] 其一:熟悉的新大陆,看似渺茫的新机会

下一篇文章

[在上海与未来对话] 其一:智能手环我想对你说:小样,换个人群重新定位我照样认识你

[澳洲纪行] 其一:熟悉的新大陆,看似渺茫的新机会

编者按:本文为 TechCrunch 中国合作方 动点科技 独家稿件,作者李书航。书航是 TechCrunch 中国的联合主编,“澳洲纪行”是他澳大利亚采访的系列文章。

澳洲 IDS Club 邀请,本周我代表动点科技前往澳大利亚的墨尔本,开始为期一周的采访行程。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我将会给大家陆续播报在路上的所见所闻。

作为科技博客的动点,为什么要去澳洲?很多中国人去澳洲的目的是为了旅游度假,另一些人的目的是留学。但是要说到做生意,就没有那么多,尤其是做跟互联网相关的工作,就更是少之又少。我这次去也是希望能够带大家从头开始认识这个国家,给自己,以及我们的创业者、投资人读者朋友们,找到一个去澳洲的理由。

中国人占领澳洲

初去澳洲,有些景象我是早有预期的。比如,飞机马上要降落在地面的时候,距离地面还有几百米的空中,孤单的漂着一朵小云彩,在茫茫的草地上显露出了阴影。即使离跑道还有很远,依然是大片大片的草坪,上面孤零零的立着几座一层的小平房,草地延伸开去,看不到尽头。甚至连一条公路都没有。

4b91f9d5jw1emep4xppf5j218g0x7gvg-1024x764

第一幕意料之外的景象,展现在图拉马琳机场的走廊当中:方向指示牌的说明文字的语言,只有英语和简体中文两种。要知道,就算是首都机场,指示牌文字也有中、英、日、韩四种;就算是香港机场,也是英文和繁体字。难道我到的不是地球的另一半,而只是去了……新加坡什么的吗?

4b91f9d5jw1emep39irlwj218g0x7jze-1024x638

 

“这是一个专门给中国乘客的通关出口吗?”我问接机的 Adrian。在当地旅行社工作的他在墨尔本生活了 15 年,他是从大连过来这边的。

“不是哦,整个机场说明文字都只有中英两种语言。”Adrian 走向停车场,“这边中国人太多了。”

这还没完。大厅的电视屏幕和入住酒店的电视机都是 TCL 牌的;接下来,走出机场的广告牌赫然是某个在国内大家很熟悉的床垫品牌,纯黑背景下,一个山寨乔布斯手扶眼镜,装出不苟言笑的样子。

中国人遍地都是。走着走着就迎面走来东亚面孔,从远处就能听到很清楚很响亮的对话,能让你毫不怀疑他们的中国身份。当天晚些时候,在去往墨尔本“母亲河”之称的亚拉河的路上,一个上海口音的大妈直接朝我问路,我彬彬有礼的拿起谷歌地图帮找,直到她走了很远我才想起来,刚才这段完美的中文对话好像有哪儿不对劲。

人力最贵

“澳大利亚真的差不多是第二个中国,至少墨尔本是这样。”Adrian 发动了车,“在 Chinatown 的商店你什么中国商品都买得到,去别的民族居住区就能买到他们的东西,总有人往两边来回跑做贸易,所以我们真是对网购没什么需求。”

4b91f9d5jw1emep4iebd5j218g0x74ae-1024x623

更关键的问题是, 在澳大利亚,人力是最贵的资源 。如果装一个箱式空调的话,机器的价钱是 700 刀(澳元,1 澳元约等于 5.5 元人民币),请人送货和安装,则需要 600 刀。在这里,网购不仅成本畸高,等待时间也很漫长,一般要等两周以上。所以,很多想托我带东西的同学的希望破灭了。

我想起在北京有一个专门给人买外卖代送的服务,只要额外一到两块钱人民币的跑腿费用。双 11 刚刚过去,看看那些快递小工辛勤忙碌的身影,你会有更深刻的认识—— 中国,真的已经是这个星球上电子商务最发达的国家之一

而这是否意味着澳大利亚很低的发展程度,等于很大的发展机会呢?刚才我们说的人力因素,已经差不多堵死了这条路。

之前我看过一个故事,有人需要向一个荒岛上的居民卖鞋,而这些居民们从来没有养成穿鞋的习惯。在故事当中,负责推销鞋子的人最终胜利了。而在现实当中你会发现,之所以他们不穿鞋,是有非常现实的原因,而且不是没有人尝试过。

还有一点。澳洲本是与其他大洲隔绝,那互联网总可以让其居民承担一些外包的,不那么地点相关的工作吧?“我们是有外包啊,”Adrian 说。“我们这边有 IT 企业需要外包,但都是我们找印度那些地方的给我们做工作。这边人力成本实在是太高了。”——原来不是做外包赚钱,是花钱包别人打工。

Online 没法 Offline

2C 的网络服务之所以发达,是因为有大量需求非网络无法完成,就算线下资源丰富,只要交通(像北京一样)不便的话,网络服务依然也是有空间的。但在这里嘛……

这里大多数商店下午 5 点钟就关门大吉了 ,晚上 8 点多天还没黑干净,街上已经差不多没人了。”时间是傍晚 6 点半,我和澳洲 IDS Club 的负责人倪军长途奔袭在去往当地大集市维多利亚市场的路上。“他们现在已经全关门了,每周只有周四晚上这儿有夜市,这还得说是在夏天才有。”

不只是市场,周边餐馆一个个关门闭户,感觉像是大年三十一样。最终,我来墨尔本的第一餐只好选了一家韩国餐厅——好在烤肉用的牛肉还是澳洲雪花肥牛,只是换了吃法而已。

我过来之前,有人说墨尔本治安差,有人说治安好。到了才发现,根本区别在于大家活动的时间根本就不一样啊。晚上 7-8 点钟,中国各地正是华灯初上,夜生活拉开大幕,马路变身成停车场的时候;在这边已经有荒郊野岭走夜路的感觉了,你难道不会觉得瘆得慌?

那勤劳勇敢的中国人开个晚点关门的店不就得了?“中国人开店也没人来啊,为什么要开?”倪军说,“在 Chinatown 里面没准还好一点。”这还不算,不管哪国人,你都得按照当地法律支付高昂的最低工资。加上墨尔本房价即使按照当地工资水平折算后,也跟北京差不多高,所以这个成本基本上压不下去。

乏味到没朋友的生活

澳大利亚有一个 Sky News 的新闻台。我观察了一下他们的电视广告,10 个广告里面有 5 个是关于吃的,各种快餐厅也好,海鲜饭店也好;有 3 则是卖药的,还有电视购物的。四分多钟长的广告当中,我只看到两则跟科技有关的广告,一则是宣传 iRobot 智能吸尘器,另外一个是 Wix——使用轻松的模版,在十分钟之内快速建设网站的服务。

4b91f9d5jw1emep4nl6d1j218g0x711u-1024x752

Wix 上市的时候 我其实非常不理解:建造没有任何附加功能的静态宣传网页的需求真的这么大吗?一个 Facebook 页面不够用?结果我在这儿发现了答案。这种服务明显就是一个小餐厅啥的,想要在网上给自己弄个招牌这么简单,完全不需要其他的互动功能,更不需要什么电商接口之类的。你说去 Facebook,哪有那么多人排队跟你社交?这些都不需要,就只是一个建网站的功能而已——就能够撑起一个上市公司

作为澳大利亚第二大城市(说是第一大也行)的墨尔本,2012 年统计的人口只有区区 425 万。2010 年,我的家乡内蒙古赤峰市的人口已经达到 460 万。你只有在市中心即 City 可以看到像这样的高楼大厦,而 City 区域即使用脚丈量,走半个小时也完全可以横穿。

4b91f9d5jw1emep4cnd8zj218g0x7h0f-1024x764

这样的地方,不需要网站做社交,不需要 Craigslist 做分类信息,传统的报纸、广播和电视已经可以养活全城居民的生活娱乐需求。说夸张点儿,口耳相传有时候都够用。

4b91f9d5jw1emep3u5dvfj218g0x716l-1024x764

 

“澳大利亚确实有一些好吃懒做的人的,说不客气一点。”倪军说,“这边给土著的社保补助很高——中国人习惯管土著(Aboriginals)叫‘阿布’。我以前因为要去墨尔本市政部门办手续,去他们大厅里,那不是有电视机放新闻吗?然后就看到有土著坐在椅子上,就那么看着,可以看一整天。”

真要上网怎么办?门户有雅虎和 MSN,社交有 Facebook 和 Twitter,微博和微信用起来毫无压力,找餐厅推荐用 Yelp 和……大众点评。是的,就是这么了无新意,一点想做个本地化产品的心思也没有。

甚至连动动脑子学习一下的心思也没有——倪军说,有中国人打着“帮当地企业进军中国”的旗号,帮企业注册微博帐号加蓝 V,一个收费差不多 1000 刀。好像对国人来说这还真算是新大陆上罕见的淘金机遇呢。

希望仍在

在这样的情况下,倪军还是选择放弃在北京的职业和生活,全家来到澳大利亚,继续搞推动两国 IT 互联网创业者交流的工作。他是怎么想的呢?

倪军和妻子之前在北京工作,只是几个月前才决定正式搬来墨尔本。被称为中心城区的 City,他带我过去时候,其实自己都是第一次去。觉得北京实在是不适合人类居住,加上妻子即将生产当然都是原因,但在他看来,澳洲确实存在机会,只是正如澳洲和美国历史上都有过的淘金热一样,想要抓住机会,一定要有人来做开拓者的努力。

在澳洲,本土的针对消费者的产品机会非常有限,但这里也走出过非常好的游戏产品,最出名的大概要数水果忍者(Fruit Ninja),制造商 Halfbrick 位于悉尼。

“澳洲也有很发达的 IT,在澳洲工作的中国人有,很多也是过来做 IT 工作的。他们主要是面向企业去做一些服务,比如我知道的,有一家公司是负责给大型的跨国公司做进销存业务,类似于国内的金蝶和用友。澳洲地广人稀,也非常适合开展云服务。”

但是最有吸引力的应该还是电商。中国人的消费购买力真的是爆棚,“我之前就亲眼在一家超市见到过这样的情景。有一个中国人过去指着一排货架说,把这台货架上的东西都给我清空掉,我全都包下。旁边的老外都看呆了——啊不对,在这里我们才是老外。”

正好在这一天,中国的国家主席习近平到访澳洲,跟澳大利亚签署了两国的自由贸易协定,将会有 80 多种产品从澳洲零关税输入中国。未来,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土豪产生对澳洲产品的强大需求。因为机票原因不敢直接过来的人,恐怕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希望跨境电商的存在。这并不是需要冥思苦想的念头,而是已经被证明了的机会。

4b91f9d5jw1emep43iyhfj218g0x7qhl-1024x710

在我行程的第二天,也就是周二,我将会去参加一场阿里巴巴的发布会,他们要宣布与 IDS Club 的合作关系,而这一合作是早已实现之后才宣布的。在刚刚过去的双十一当中,两家联手建起了天猫的澳洲馆。我也会向他们询问最新销售数据。

总体来说,在澳大利亚的科技产业呈现这样的情况:针对消费者的服务非常难做,没有人去做,市场也不大。针对企业的服务和云服务,不管是澳洲本地企业还是别的大型跨国公司发展澳洲业务,都还有空间。而对于中国企业来说,最好的发展方向是跨境电商,把澳洲的产品卖到中国去,已经是看得见摸得着的机会了。

“在这边,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适合创业投资的环境还没有完全地建立起来,基础设施和软件支持也都不像中国那么丰富。”倪军说,“最直观的一个例子就是在这里办会。我之前曾经在国内,国内如果想办活动的话,租个场地一天最便宜的话,两千块钱就能下来,在这里租用会议室,两千澳元都不一定下来,两万澳元才差不多吧。”

“这边做一些东西跟中国不一样,中国是先有产品做好了,政府看到了,再加入扶持的力度,在这边的话必须先有政府支持,提前从他那里获得关于场地的一些赞助什么的,这样你才有可能去做其他事情。我们要想成功,获得包括政府在内的各方面的支持是必不可少的,而媒体的宣传又是其中重要的环节。所以我们寄希望于媒体,能够多一点宣传澳洲的环境,不仅是我们这边找维州的政府努力,也能有中国国内的资源参与,共同让大家去进一步认识和开拓澳洲市场。”

来时的路上,Adrian 这么问我:“你们开互联网大会为什么要在这边开?这边根本什么互联网都没有,你们应该回去北京开嘛。”

这周末行程结束时,还是他会过来送我去机场。我希望到时候,这个问题我可以给他一个还不错的回答。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