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 Lyft 高管否认曾经窃取机密文件到 Uber

下一篇文章

摩托罗拉开始销售配有金属表带的 Moto 360

现任 Uber 高管特拉维斯·范德赞登(Travis Vander Zanden)声称前雇主 Lyft 指控他窃取机密文件的说法是“荒谬的”。这位 Lyft 的前任首席运营官在今天早上 发表了一系列的推文 ,他否认曾经有将任何 Lyft 的机密资料带给竞争对手 Uber,并称自己已经删除了所有跟指控内容相关的文件。

Lyft 在昨天指控范德赞登违背了保密协议和诚信义务。在这份申诉中,Lyft 称这位前任高管在离职之前曾将大量文件复制到自己的个人 Dropbox 账户中,并将他的 Lyft 电子邮件和附件备份到他的个人电脑。

根据起诉的内容,Lyft 表示以上的信息是对范德赞登上交的办公电脑进行取证分析得出的。

但是范德赞登持有完全不同的说法。他在 Twitter 上表示自己在职的时候使用个人的 Dropbox 账户只是为了与其他 Lyft 的同时进行文档协作,并称他是“被几位联合创始人直接邀请查看大部分在指控中列出的文件。”他说自己在离开 Lyft 之后意识到 Lyft 没有撤回这些文档的邀请,所以“自己删除了所有剩下的文件。”

范德赞登最后总结道,“一切真相都会水落石出,不过我想澄清这些失实的信息,并保护自己的名誉不受这些胆大妄为的攻击的侵害。”

如果没有第三方的调查结果的话,我们很难判断范德赞德是否删除了这些文件,抑或他还可以获取它们。但是从他在 Twitter 上的辩护来看,范德赞德只回应了 Lyft 的其中一部分指控。

例如,该指控称这位前任高管在离职的前一天将公司的电子邮件(包括联系人和附件)备份到他的个人电脑,他甚至还在 Evernote 上新建了一条待办事项来提醒自己这样做。该公司还称范德赞登唆使部分 Lyft 的员工离职,这是违反保密协议的做法。

正如我们在昨天的文章中所说的,这种案件在最终判决结果出来之前我们也不会知道孰是孰非。大家可以在下面查看范德赞登的完整回应:

屏幕快照 2014-11-09 上午10.09.31

Lyft 的人事部门已经完全迷失自我了,他们的起诉书上的指控是荒谬的。

 

非常明确的一点是,我没有将任何机密文件带到 Uber。

非常明确的一点是,我没有将任何机密文件带到 Uber。

跟很多其他在 Lyft 的员工一样,我也会使用我的个人 Dropbox 账户进行文档协作。

跟很多其他在 Lyft 的员工一样,我也会使用我的个人 Dropbox 账户进行文档协作。

实际上,我是被几位联合创始人直接邀请查看大部分在指控中列出的文件。

实际上,我是被几位联合创始人直接邀请查看大部分在指控中列出的文件。 

在离开 Lyft 之后和加入 Uber 之前,我意识到他们没有撤回对我的邀请,所以我自己删除了所有剩下来的文件。

在离开 Lyft 之后和加入 Uber 之前,我意识到他们没有撤回对我的邀请,所以我自己删除了所有剩下来的文件。

一切真相都会水落石出,不过我想澄清这些失实的信息,并保护自己的名誉不受这些胆大妄为的攻击的侵害。

一切真相都会水落石出,不过我想澄清这些失实的信息,并保护自己的名誉不受这些胆大妄为的攻击的侵害。

题图来自:ARIELWALDMAN/FLICKR,根据 CC BY-SA2.0 协议授权

翻译:关嘉伟(@consideRay

Former Lyft Exec Denies Taking Confidential Data With Him To Uber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