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终将成功:大卫·马奎特诠释人际关系对成功的重要性

下一篇文章

“51%攻击”引发比特币社区担忧

在畅销书《给予和索求》中,亚当·格兰特 (Adam Grant) 认为,成功的因素有 4 个方面。除了努力、幸运和才能之外,另一个元素是人际关系。

在 10 年的研究之后,他选择了门罗帕克市沙丘路的大卫·霍尼克 (David Hornik) 作为主要案例来证明他的理念,即好人终将获得成功。如果说风险投资是漫长的游戏,那么长期的人际关系就是重中之重。实际上,August Capital 的故事正是从年轻风险投资家大卫·马奎特 (David Marquardt) 和他朋友的朋友“比利·盖茨 (Billy Gates)”的长期合作关系开始的。

公司的成立

那是在 1980 年,30 岁的大卫·马奎特是风投公司 Technology Venture Investors 一名年轻的投资高手,正在寻找下一个投资目标。他听到消息说,另一名年轻的高手“比利·盖茨”建立了一家成功的创业公司微软。因此,他打电话给盖茨的员工和斯坦福商学院同学史蒂夫·鲍尔默 (Steve Ballmer),希望安排一次会面。

当时,在由银行家构成的风险投资行业,马奎特是一个另类。他曾是一名设计工程师,有着深厚的技术背景。这引起了盖茨和鲍尔默的共鸣。在随后的一年时间内,马奎特每周都会前往华盛顿州雷蒙德,会见盖茨与他的团队。

有时,他们会前往华盛顿大学观看橄榄球比赛;有时,他们会一起进行头脑风暴。那一年,马奎特完成了交易,成为了 1981 年微软 A 轮融资中的投资方之一。当时,马奎特和 TVI 向微软投资 500 万美元,获得了该公司的 5%股份。33 年之后,他仍是微软董事会成员。

开拓关系和建设公司是马奎特从事风险投资的主题,他也将这样的观念带到了 August Capital。这是他与 TVI 的同事约翰·约翰斯顿 (John Johnston) 共同创立的一家风投公司。

augustcap-marquardt

风投与创业者的关系

“风投是一种人际关系密集型业务。这一行业无法很好地扩大规模。”马奎特表示。他认为,他永远不会考虑提供增值服务,而“企业应当自己去做”。马奎特表示,比尔·盖茨不允许他带来外部公关和营销团队,因为这是创始人的工作。“我的观点是,CEO 最终要对所有一切负责,他们是最终决策者。风险投资家仅仅提供支持,并应当保持稳定。”

马奎特表示,他已经发现,许多风险投资家接近于企业运营者。他们是董事会成员,并对公司创始人的所作所为指手画脚。“这不是我们的风格。我们的风格更类似于告诉 CEO:‘你有没有考虑过这种做法,或者招聘这个人?’我们并不认为自己是决策者。”

尽管 August 并未投资过 WhatsApp 这样的高估值公司,也没有在最初就投资 Instagram,但该公司在早期创投领域取得过多次成功,例如希捷,以及不太为人所知的 Zulily 和 Splunk。这些投资在过去几十年内给 August 带来了回报。很明显,August 并不关心自己的名气,该公司专注于创业者,像马奎特支持盖茨一样给予他们支持。

augustcap-johnston

当 1995 年马奎特和约翰斯顿创立 August 时,他们已经投资了微软,并对 Sun 微系统进行了 B 轮投资。(马奎特和 Sun 微系统联合创始人维诺德·科斯拉 (Vinod Khosla) 一同前往商学院学习。) 而他们在 TVI 的同事鲍勃·卡格尔 (Bob Kagel) 则创立了 Benchmark。

August 随后完成了第一笔约 1 亿美元的融资,招聘了安迪·拉帕珀特 (Andy Rappaprot)。安德鲁·安科尔 (Andrew Anker) 于 1998 年加入该公司。马奎特表示,对风投行业来说,90 年代中期是一个转折点。由于观念分歧,许多风投公司的合伙人分道扬镳。一些风投希望更多地关注包装消费品,但另一些“风投的背叛者”则更关注技术和联网计算机。

August 早期的一笔投资投向了 Cobalt Networks。该公司是低成本 Linux 服务器开发商。Cobalt 最终完成了上市,随后以 20 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 Sun 微系统。Cobalt 给 August 的第一只基金带来了很高的回报率,也使该公司筹集第二只基金变得更简单。

马奎特表示,泡沫出现于 1996 年底。“来自斯坦福商学院的人只要拿出 PPT,就能以 5 亿美元的估值融资 1000 万美元,并在 6 个月之后完成上市。”他表示。不过,由于在最初阶段主要关注企业市场,因此 August 并未像其他某些风投一样参与到消费类互联网的狂热之中。(马奎特指出,August 并非毫发无损,但该公司的失误并非由于市场的整体低迷。)

augustcap-hornik

实际上,该公司最成功的一笔投资是在 2000 年,投资目标是硬盘厂商希捷。在 1999 年完成第三只基金的筹集之后,August 并未进行收购,而是加入了一个包括银湖在内的投资财团,以 200 亿美元的价格将希捷私有化。(August 向其中投入了约 1.35 亿美元。)

当希捷向 Veritas 出售股份之后,该公司的一部分仍是私营的。“当我们投资希捷时,所有人都认为我们发疯了。当所有人都在撤资时,向硬件业务投入如此大一笔资金需要勇气。”他表示。希捷于 2002 年再次上市。

August 随后开始思考未来,并引进新鲜人才,其中包括律师出身的风险投资家大卫·霍尼克。霍尼克当时是 August 所投资公司 Evite 的董事会法律顾问。马奎特表示,相对于大部分风险投资家,霍尼克给董事会带来了更多价值。2003 年,August 还招揽了 Cobalt 前工程副总裁维维克·梅拉 (Vivek Mehra)。2008 年,最早一批投资 Skype 的资深风险投资家霍华德·哈滕鲍姆 (Howard Hartenbaum) 也加入了 August。

对于引进新人才,马奎特认为,更广泛的多样性能带来更好的效果。“你会希望团队中的所有人都可以互相辩驳,同时确保同样的价值观。”他表示,“这里的挑战在于,在个性化之间寻找平衡。”

在投资希捷获得成功之后,该公司开始进行更多投资,尤其是创业后期投资。因此,August 创立了一只特殊机会基金,专注于这一领域。对于第四只基金,August 筹集了 3.5 亿美元用于早期创投,以及 2.5 亿美元用于特殊机会基金。利用这些资金,August 对创业后期公司进行持续投资,但该公司的关注重点仍是 A 轮和 B 轮投资。

augustcap-carlborg

为了管理这只基金,August 招揽了埃里克·卡尔伯格 (Eric Carlborg)。在卡尔伯格任职的第一天,他在合伙人会议上就提出了一个潜在投资目标:Zulily。这家随后迅速发展的母婴电商当时即将进行 B 轮融资,而 August 成功领投了此轮融资。几年之后,Zulily 完成了上市,目前市值达到 50 亿美元。

最近,August 还聘请了前私募股权投资大师特里普·琼斯 (Tripp Jones)。他曾协助对 AvantCredit、Paperless Post 和 Rocketmiles 的投资。

The Lobby

霍尼克表示,August 的合伙人都是人际关系高手。大约 10 年前,August 开始思考如何将关系拓展至 August 所投资公司以外的创业者和行业领袖。

因此,一个面向科技媒体行业创业者、CEO、风险投资家和意见领袖的邀请制活动 The Lobby 诞生了。

没有任何风投公司或其他企业能组织起类似 The Lobby 的活动。大部分其他风投活动只是为期一天的会议。值得指出的是,每年夏季,August 也会与 TechCrunch 联合举办面向更广泛科技行业的年度鸡尾酒会。

关于如何通过 The Lobby 建设持续的关系,霍尼克及其团队成为了大师。这类似于 Allen & Co 的太阳谷会议,较少地专注于生意,而更多地突出娱乐和人际关系。

augustcap-mehra

“我们认为这是一个机会,能给整体创业市场带来价值。”霍尼克表示,“这给他们提供了机会,讨论业务,解释他们的决策。此外,这也创造了一个更广泛的社区,推动了更多知识分享。我认为,在缺乏创业者、CEO 和投资人帮助的情况,创立一家公司几乎不可能。The Lobby 是会见这些人的一个场所。”

这一活动通常在阳光明媚的地点举行,较少地讨论技术,更多地突出理念和经验分享。The Lobby 提供了一些交际练习,但对话的主要形式被称作“用户制作的会话”。(这一说法借鉴了“用户制作的内容”。) 在这种活动中,参与者分小组进行讨论。霍尼克表示,一个讨论案例是关于如何建立呼叫中心。不过,这种用户制作的讨论也可能关于科技行业领导者面临的个人挑战,例如工作与生活的平衡。

august-capital-the-lobby-conference

我曾作为我丈夫的伙伴参加 The Lobby,但并未成为正式参与者。关于什么人参加这一活动,以及活动上讨论什么话题,这些没有任何记录,而霍尼克希望,活动上的对话可以公开而坦诚,谈话者不必担心自己的观点被公之于众。

类似于 Allen & Co 举办的会议,在 The Lobby 上,人们可以达成合作、融资和投资协议。与会者名单是保密的,但你可以在这一活动主页上看到熟悉的面孔。活动的宾客列表经过仔细选择,其中包括创业者,来自 Twitter、Tumblr、StumbleUpon、Uber、Dropbox、Facebook、谷歌、雅虎、eBay 和亚马逊等公司的高管,以及来自 CBS、MTV、特纳、Lifetime、福克斯、环球音乐和 HBO 的高管。

augustcap-hartenbaum

当然,从长期来看,这也有利于 August。该公司的所有合伙人都会参加,并与科技行业最火爆,或是正在冒起的创业者和 CEO 建立联系。不过霍尼克表示,这并不是 August 赞助这项活动的主要目的,而活动本身也不赚钱。在最好的情况下,The Lobby 能做到盈亏平衡,而如果出现亏损,August 也要独力承担。

今年,August 决定对 The Lobby 进行拓展,启动另一个完全专注企业市场创业和投资的会议。最初的 The Lobby 主要关于消费类市场。而将企业市场的创业者、投资人和 CEO 聚集在一起也很合理,这类公司包括 Cloudera、Fastly、Odesk、Nimble、Okta、Pure、Tegile、GitHub、Zuora、Salesforce、Splunk、Workday、NetSuite、甲骨文、SAP、VMware 和惠普。

霍尼克表示,这一会议推动了交易。“但我们的想法与许多风投不同。我们是由关系驱动的,而行业中的许多其他人是由交易驱动的。August 在关系的推动下发展,这并不是榨取最后一分钱的价值。我们并不想分走更多蛋糕,而是希望将蛋糕做大。”霍尼克表示。因此,作为竞争对手的许多风投公司也被邀请参加 The Lobby。

“这一会议的不同点在于,我们并不将其视为一种工具。”霍尼克表示。

公司的建设

August 工作的一大特点是扁平化架构,该公司只有 7 名活跃合伙人。除 August 之外,Benchmark 是硅谷唯一一家采用类似架构的风投,所有合伙人都有着相同的股份,对于投资决策也有着平等的发言权。不过,这将如何带来改变?

霍华德·哈滕鲍姆表示,所有投资人都被鼓励帮助投资组合中的公司,即使这些公司并非由某一投资人进行投资,或者说某一投资人并非该公司董事会成员。例如,哈滕鲍姆主导了 August 对 Integral Ad Science 的投资,但卡尔伯格加入了该公司董事会,因为后者是更合适的选择。

梅拉则表示,August 有意维持规模较小的投资团队,而团队成员拥有多种不同背景。这将有助于避免团体思维。他表示:“我们很少从同一角度去看待交易,这帮助我们更好地进行决策。”此外,每名合伙人都会对投资进行尽职调查。而在其他风投公司,交易最初由初级助理来判断。“我自己会拨打尽职调查电话,而其他合伙人也是这样。”

“我们的合伙制度不同于运营架构。我们是一个小规模团队,但人员流动率很低。”哈滕鲍姆表示。

到目前为止,只有几名合伙人从 August 离职。而当他们选择离职时,这是由于他们希望追寻其他兴趣。“我们希望成为一个能良好共事的场所。”他表示。此外,August 并不遵循风险投资行业的一些普遍行为。哈滕鲍姆表示,通常情况下,如果一家被投资公司的情况不好,那么总合伙人会改让更初级的员工去负责这笔投资。但 August 的情况不是这样。无论被投资公司的情况是好是坏,August 都将给予支持。

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 August 对公司和公司建设的长期理念。August 已经看到,他们投资并合作了近 10 年的公司带来了不错的回报。

August 于 2004 年投资了 Splunk,但该公司直到 2012 年才完成上市。eBates 于 2000 年获得了 August 的投资。尽管估值只有九位数,但盈利已达几百万美元。过去 14 年,霍尼克一直出席 eBates 的董事会会议。有传闻称,eBates 考虑于今年上市。

“我们并不想赚快钱。”哈滕鲍姆表示,“我们专注于建设稳定而独立的业务。”

augustcap-rappaport

“在进行投资时,我没有时间表,对被投资公司也没有目标。”霍尼克表示,“从商业角度,我会认为它们可以成为下一个微软、Splunk 或 Zulily,但发展这种规模的业务需要 7 到 13 年时间。”

August 的另一个差异化元素在于,该公司如何与 CEO 和创始人合作。August 对自身的定位是顾问,而不是黑帮老大。正如马奎特所说,August 采取的方式是在创业者需要时给予帮助。在 August 的合伙人中,并不存在“直升机风投”的观念。“我向他们提供我的选择。但我知道,我每周只会考虑他们的问题几小时时间,而创始人和 CEO 每周会思考 80 至 100 小时。如果创业者不接受我的建议,我也不会感到失望。”哈滕鲍姆表示。

梅拉则表示,他和 August 整个公司的价值并不在于招聘、营销和其他职能。“我们更倾向于希望自主掌握更多职能的创业者。我们希望在其他领域给予帮助。”

支付服务公司 WePay 创始人比尔·科勒里克 (Bill Clerico) 对此表示同意。“一些公司试图打造代理服务,但 August 与此不同。他们的组织非常精干,合伙人都在一张纸上。”他强调,August 令人感觉像是真正的伙伴,合伙人之间关于投资并不涉及任何政治因素。克莱里克还表示,尽管霍尼克主导了对 WePay 的投资,但梅拉和哈滕鲍姆给予他更具体的帮助。“August 的投资从长期着眼。”

“August 采取的长期发展模式非常少见。”混合闪存应用开发商 Tegile Systems 创始人及 CEO 罗希特·科舍特拉帕尔 (Rohit Shetrapal) 表示,“合伙人很真诚,在公司起伏的过程中一直给予支持。”

店内分析公司 RetailNext 创始人及 CEO 阿莱克西·阿格拉切夫 (Alexei Agratchev) 认为,August 是为数不多的几家愿意花时间,深入了解他公司的风投。他表示,他原本可以获得其他投资方更高的估值,但他最终选择降低估值 10%至 15%,接受 August 的投资。那么,这是为什么?

他表示,他在一家购物中心与 August 的合伙首次见面。在这里,阿格拉切夫可以展示他所开发软件的有形价值。大部分其他风投不愿意花这种时间。而当他加入 August 的大家庭之后,所有合伙人都给他提供了支持。当他开始另一轮融资时,他至少两次向每名合伙人谈论了他的策略。

“如果创业者向我们寻求参考,那么我们很少错失投资机会。”哈滕鲍姆表示。

那么,August 的有限合伙人情况又是如何?受到创业者的欢迎是一方面,那么对于渴望投资回报的投资者,情况怎么样?尽管 August 未能投资 WhatsApp 或 Instagram,但霍尼克表示,在投资历史上,该公司一直“给人们带来回报”,业绩好于公开市场。“我们仅仅只是不去讨论这一方面。”

August 的某些基金,例如 2000 年时基金,是当时表现最好的基金之一。不过另一些基金的表现则弱于竞争对手。但很明显的是,August 的合伙人认为,实现超额回报并不是主要目的。

“我们曾经的投资包括微软、Splunk、Sun 和 Zulily。不过,没有培育出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公司并不意味着你没有带来改变和价值。”霍尼克表示。该公司的核心理念在于,通过给公司带来帮助而实现价值。“这并不是为了打造有史以来最好的风投品牌。”

augustcap-jones

好人终将获得成功

这样的方式是否有助于扩大规模?或许不会。不过,“公司并不专注于规模。”梅拉表示。33 年之后,马奎特仍是微软董事会成员,August 的所有合伙人都有一条共同的核心原则:尽可能给创业者带来帮助。

在与 August 的合伙人共度一些时间之后,你会感受到“给予”的精神。一家公司选择给自己贴上“给予”的标签并不困难,而如果这家公司花费几十年时间,将“给予”作为核心理念来发展及运营,那么很不简单。

尽管过去几十年中行业已发生改变,但 August 的定位仍然未变。而他们取得的成果是,科技行业一些最顶级的创业者对他们非常忠诚。

当我刚刚开始为 TechCrunch 撰稿时,我已经学到,关系不仅能给风险投资带来回报,关系本身就是回报。如果你相信这种说法,那么可以从 August 那里得到帮助。(译:维金)

Sand Hill Road’s Consiglieres: August Capital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