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
产品设计

Facebook 工程师回击 BuzzFeed:用户不在乎浏览量

下一篇文章

微软平板 Surface RT 降价 昭示硬件细分市场难见起色

康斯汀 (Josh Constine) 毕业于斯坦福大学,是一位专注于社会化产品深度分析的科技记者,现供职于 TechCrunch。他曾是 Inside Facebook 网站的主要作者,关注 Facebook 产品更新、隐私性、广告 API、页面管理、电子商务、虚拟货币和音乐技术。

新媒体网站 BuzzFeed 在周四一篇《Facebook 不想让你看到的数据》的文章中称,Facebook 隐藏用户更新的真实阅读量是为了让用户在更新评论很少时,仍能感觉良好。今天上午,一位 Facebook 工程师撰文对此进行了反驳,称那篇文章“完全错误”,而 Facebook 的测试表明,大多数用户更关心好友的反馈,而不是浏览量。

BuzzFeed 引用了斯坦福大学的一项研究了 22 万 Facebook 用户的 报告 ,称这些人以为看过自己更新的人数是实际浏览更新人数的三分之一。事实上,平均每条 Facebook 更新可以覆盖到该用户 35%的好友,而每月则平均覆盖到 61%的好友。

BuzzFeed 的文章认为,如果你有几百个好友但只收到很少的几个“赞”,并不是因为他们没有看到你的更新,而是选择了忽略或者对你不够关心。作者沃泽尔 (Charlie Warzel) 表示 Facebook“完全清楚没有听众,要远远好过面对一屋子对你漠不关心的朋友和家人”。虽然这一说法并不悦耳,但其中的逻辑很有道理——Facebook 这样做是不想让用户觉得朋友们对自己漠不关心而伤感情。从我自己的角度来说,确实有时发了一个自己觉得很有意思的内容但得不到多少回应,我就会猜测,到底是朋友们觉得我很无聊,还是 Facebook 根本没把这条更新推送出去。

grid-cell-1391-1373484082-40 然而,Facebook 的动态新闻工程师巴克斯特姆 (Lars Backstrom) 引用了自己的数据对此进行了反驳。虽然这不是 Facebook 的官方数据,但我是从公关部获得的消息。

针对 BuzzFeed 指出的浏览量问题,他写道:“我们确实制作并测试过这一功能,结论是:用户明显对“谁”赞了他们的更新更感兴趣,而不是有多少人看过他们的内容。事实上,在我们每月收到的成千上万份动态新闻用户反馈当中,几乎没有人提及这一数据。因此我们认为这和许多其他的原始数据一样,并不需要浪费有限的屏幕空间来展示。”

看来,Facebook 并不是有意隐藏用户数据,而是简单的价值选择:Facebook 可以加上这一数据,但有些得不偿失,尤其是对于移动端宝贵的屏幕空间来说。

然而,对于广告主、公关页面和群管理者来说,浏览量是很有必要的参考数据, Facebook 并不吝提供。例如一个读书俱乐部发帖公告见面地点的改变,成员可以通过浏览量来判断其他人是否看到了这条消息,是否还需要通过电话或者短信进行通知等等。因此相对于所占据的展示空间来说,其实际用途更大。

但沃泽尔忽略了一点:并不是每个人都希望其他人知道自己看过了某些更新。如果和“群”一样,显示浏览量的同时会“留下脚印”,那么还会引起一些隐私问题——例如被某人知道你突然翻看了他最近的所有更新。这也是为什么在有些人认为群中的“脚印”功能只是一个开始的时候,我坚信这个功能不太可能推广。

groups 巴克斯特姆认为,“BuzzFeed 的文章说我们在做动态新闻相关决策时别有用心,但事实是我们只是想更多地展示有意思的内容。”沃泽尔坚信用户感情受到伤害就会导致用户量减少,因此不显示浏览量是出于 Facebook 的利益。但我认为,如果在显示浏览量的同时留下访问用户帐号信息,那么用户量才真的会减少。

当然也有一些人会觉得浏览量数据很有意思,但翻看成百上千的浏览记录相当浪费时间,而且会占据大量的显示空间,不会成为常用功能。然而,当访问页面会留下脚印时,用户随意浏览 Facebook 时就会有所保留,整体的浏览活跃度将会降低。

沃泽尔说他设想的是“匿名的”用户浏览量。他在 twitter 中写道“不同意这是价值取舍问题,算法可以分开,不需要在每条更新上都显示。”他认为我们对自己的社交网络受众了解得太少,匿名的聚合浏览量则可以改变这一状况。如果 Facebook 支持巴克斯特姆的观点,那么他们大可以选择一个不会影响多数用户体验的位置,例如每篇日志的永久链接页面——这样,感兴趣的用户可以深入挖掘这些数据,而主页也不至于太拥挤。

但问题在于,公布这样的数据到底只是为了增加透明度,还是我们实际的需求?

最后,我坚持认为不显示浏览量数据并不是因为 Facebook 想蒙蔽用户,而是源自他们的理念:做出对广大用户真正有用的产品。不显示浏览量有可能符合 Facebook 的利益,但其根源还是因为用户会觉得这个数据没有意思,也没有参考价值。选择一个合适的位置来公开这一数据,或许会是最好的平衡。(译:Zay Xu)